著急忙慌的郡尉俞柯,跑入郡守府。

他一路跌跌撞撞,來到了花園中的閣樓。

哐哐哐。

“郡守大人,不好了。”

“搞什麼啊,什麼事啊。”郡守上官傅的聲音,很是不耐。

“啊。”

聽到屋內的女人聲,俞柯也知道自己來的不是時候。但他真的很急。

“大人,您趕緊穿一下衣服吧。三皇子他已經到燕王大人的住所了。”

“什麼?三皇子到了?還到那司馬亮那了?”上官傅驚呼。

“是的,大人。您抓緊時間吧。三皇子大人,屬下真的擋不住啊。”

話音剛落,閣樓的房門被打開。

袒胸露乳的上官傅,從裡麵走了出來。

他一邊穿衣服,一邊往外跑。

跑了一段後,上官傅發現俞柯冇跟上。轉頭問了一句。

“愣著乾嘛,趕緊跟我一起去啊。”

“啊,好大人。”郡尉有些心不在焉。

“快快快。”

“是大人。”

郡尉看了一眼閣樓裡的女人,神情落寞的跟了上去。

馬車從郡守府出發,很快就到了司馬亮的住所。

當上官傅和俞柯從馬車上下來時。一旁又到了一輛馬車。

上官傅看了看馬車的樣子,點了點頭。

“他們兩個也挺快啊。”

“屬下通知了。”

上官傅看了眼俞柯,然後整理起自己的儀容。

“做的不錯。幫我看看,衣著冇問題吧。”

“是大人。”

俞柯像個下人一樣,幫上官傅打理起衣服。

就這個功夫,另外一輛馬車。一前一後也走出來兩人。

上官傅瞟了一眼兩人,然後就指揮了起來。

“付孫,費院。你們先進去看看情況。我和俞柯馬上進去。”

“是大人。”

付孫和費院臉上有些酒氣,看上去剛剛還在喝。

兩人拍了拍自己的臉,然後深呼吸了一下。

隨後,並行進入了府中。

“好了嗎?”上官傅問。

“可以了大人。”

“趕緊走吧。”

“是大人。”

上官傅和俞柯,火急火燎的往裡走。

兩人走到主廳,發現並冇有人。於是他們繼續往裡走。

一進後院門,上官傅就看到了東方錦坐在院中。而先前進來的付孫和費院,兩人正跪在對方腳下。

見此,他趕忙上前行禮。

“三皇子殿下駕到,下官未能及時趕到,請您恕罪。”

說著上官傅跪了下去。

“下官郡尉俞柯,也請三皇子殿下恕罪。”俞柯跟著下軌行禮。

東方錦看著四個酒囊飯袋,也不生氣。反而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。

“你們倒是挺快的啊,訊息很靈啊。是不是一直盯著我妹夫的住所?還有聽說你們限了我妹夫的足。還私自降了招待禮儀?”

溫和的話語,直擊上官傅內心。

他抖如篩糠,抱住了東方錦的腳。

“殿下,我們可是遠親啊。求您饒了我吧。要怪就怪俞柯,他出的餿主意。不止他,還有付孫,是他說能賺大錢。對了,費院這監禦史也不提醒我,他最有罪。”

上官傅滿臉鼻涕眼淚,可以說是醜態儘出。

可即便他這樣推卸責任,一旁的三人一個字都不敢說。

東方錦笑得更開心了。

他輕輕勾起上官傅的下巴。然後觀察對方的醜態。

“你倒是會撇清關係啊。你們壓下那麼大的事,還瞞住我妹夫來,確實該死。但我現在不是問這件事。”

話到這裡,東方錦的語氣變得越來越重。

“我現在問的是。你們是不是限我妹夫的足,同時還降了招待禮儀。”

東方錦近乎咆哮般的聲音,讓上官傅顫抖了起來。

他趴在地上磕頭。

“殿下,我……我隻是……被豬油……”

“我要你回答我的問題,你聽不明白嗎?”東方錦出言打斷。

同時,纖細的手指抓住了上官傅的頭髮。然後瘋狂往地上砸。

一旁的三人,被嚇的磕起了頭。

“殿下,饒了小的吧。”

“殿下,我們都是聽郡守的。”

“殿下,我冇權利啊。”

……

哐哐哐。

伴隨著磕頭聲,上官傅的頭,不停砸地。

“殿下,饒了我吧。”

“殿下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隨著,上官傅的呼喊聲越來越微弱。

俞柯,付孫和費院,磕頭更賣力了。

他們求饒都不敢,生怕下一個輪到自己。

哐哐哐。

砸地聲,液體飛濺的聲音,持續了很久。

直到上官傅很久冇有發出聲音,身體也隻是無意識的抽搐時。

東方錦鬆開了手。

哐。

上官傅麵目全非的頭,重重砸在地上,然後再也冇動過。而他的四肢,卻還在不停在抽搐。

過了一會,作嘔的味道傳出,上官傅失禁了。或者說,他的腦子冇法控製身體了。

看到這番場景,俞柯,付孫和費院,早已磕出血的頭。再度加速起來。

大量血液沿著額頭的傷口,流到三人臉上,看上去很是駭人。

可東方錦並冇有看三人。

他拿出一張手帕,慢慢擦拭手來。

擦乾淨後,東方錦將手帕扔在上官傅依舊抽動的身體上。

他看著微紅的手帕,有些可惜。

“不能用了,真浪費啊。”

“哎呦,真噁心。可要在妹夫回來前,收拾乾淨。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回來。”

“這妹夫真是有意思啊。”

“好想和他玩玩啊。”

……

東方錦自言自語了一陣。

他說話的這段時間,俞柯,付孫和費院,依舊在磕頭。

等付孫和費院磕不動了,東方錦看向快撐不住的俞柯。

他微微一笑。

“看來你最厲害啊。行吧,那你就是新的郡守了。剩下的,去陪上官傅吧。”

說著東方錦掏出匕首,將趴在地上的付孫和費院,抹了脖子。

滾燙的血液,飛濺而出。

本就滿臉是血的俞柯,感受到了同伴的溫度。

由於長時間磕頭,他已經不能正常思考了。

“謝,殿下”

俞柯強撐起身體,行禮感謝。

當他做完這些,就直直的倒了下去。然後不省人事。

哈哈。

東方錦笑出聲。

他抓住俞柯的腳。然後將其拖拽出了後院。

一條血液畫成的線,一直延伸到了正廳。

坐到座位上,東方錦用俞柯的外衫,擦拭匕首。

收起匕首,他用俞柯的內衫擦拭手中的血跡。

做完這些,東方錦陶醉的聞了一下手掌。

“血腥味,真棒啊。說來也要感謝這幾個人,不然我怎麼可能被放出來。”

“清泉灣可是個好地方。這裡的爛人,夠我玩一段時間了。”

東方錦靠到椅背上,然後睡了過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