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馬亮和徐武騎著馬,然後慢悠悠的前行。

進入稍顯破舊的北城區,兩人前行的速度愈發緩慢。

看著周圍越來越多逆行的崎國百姓,司馬亮稍稍有些出神。

時刻關注的徐武,以為他在想待會剿殺刀客的事。

於是靠近了些。

“王爺,您該留在住所的。萬一出什麼事,那就不好辦了。”徐武安慰。

司馬亮回過神,看了一眼根本不看自己的崎國百姓,然後看向徐武。

“冇什麼,我擔心的不是這個。或許我有點……算了,冇必要說,走吧。”

司馬亮自嘲一笑,然後繼續前行。

徐武不明白意思,隻得跟隨。

與此同時,與他們兩街之隔,一些特殊的人,混跡在人群中。他們穿著普通,神情肅然,即便同行,卻沉默不語。

更北邊的山林中,人跡罕至的山路上。伴隨著馬蹄聲,林鳥被驚起一片又一片。

這些不速之客,前往的方向和司馬亮一致,都是清泉灣的漁村。

“燕王大人,您還是彆進去了。難免會有誤傷。到時候,不好交代啊。”胡老規勸。

司馬亮走到視窗。

他現在所在,是離漁村一路之隔的茶樓二樓。

聽著腳下的喧鬨,看著對麵的蕭條。

司馬亮不停用手指敲打窗沿。

過了一會,他歎息一聲。

“行吧,那我在這看著吧。”

司馬亮這次出來,主要是為了避開東方錦。對於隻身涉險,他纔沒那麼蠢。

當然,還有一重原因,就是他在府裡憋壞了,想出來透透氣。

見司馬亮答應了。

徐武和胡老互視一眼,然後雙雙鬆了口氣。

“隔壁要動刀子了。”

“真是可怕啊。郡尉那些不來管管嗎?”

“交錢了的,管什麼。”

“離遠點吧,殃及池魚就不好了。”

“確實, 遠點看吧。”

……

湊在漁村口的一些路人,看著漁村一直喋喋不休。

一位尋常模樣的人,看了一眼漁村。然後回頭看了一眼司馬亮所在的茶樓。

不過,他並未看到司馬亮。

“卸磨殺驢嗎?不行,得混進去。”

說著這個人,往後逆行,消失在人群中。

嘎吱。

嘎吱。

伴隨著腳步聲,一位身形魁梧的壯漢,出現在了二樓。

胡老有些意外,但見徐武和司馬亮,神態自若,所以也冇問什麼。

“燕王大人,集結完了。為了避免誤傷,在下的人都集結在退路上。料想您手下的人,也不會跑到這些地方。不知道在下這樣安排可好。”

司馬亮點了點頭。

“好。勞煩您了。對了未請教。”

“在下,上官迅。和郡守是遠親,不過冇聯絡過。”壯漢答。

司馬亮稍稍有些意外。

不過,既然東方錦用人,應該冇什麼問題,他也懶得多問。

司馬亮這次求援,最主要是讓郡守那邊閉嘴,實際上東方錦一個人到就行了。多要些兵卒主要還是為了保險。

他看了一眼疑惑的胡老。

“這位上官軍士,是三皇子東方錦的人。如果不是皇子來了,我可能還被限製出入。”司馬亮笑了笑。

可聽到東方錦的名字,胡老狂咽口水。

他彷彿看到了非常可怕的東西。

胡老握住茶杯的手不停顫抖,連帶著茶水也開始抖了起來。

他欲言又止了幾次。

這讓司馬亮覺得有些奇怪。

難道說胡老是怕官方勢力介入?

不對啊,那為什麼會這樣。

難道說他怕的是東方錦?

想到這裡,司馬亮看了一眼上官迅。

“上官軍士,我們有些私事要聊,您能迴避一下嗎?”

“好的,燕王大人。”上官迅乾脆利落的離開。

待對方離開,胡老開始大口喘氣。

“燕王大人, 您怎麼把那煞星叫來了。這怎麼收場啊。”

“煞星?”司馬亮疑惑。

“您不是瞭解崎國一些資訊嗎?難道不知道三皇子東方錦,是出了名的暴虐。基本所到之處,都要虐殺好多人。尤其是對於一些,違反朝堂規則之人。”

司馬亮愣了一下。

“殺有問題的人,有什麼不對嗎?”

胡老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司馬亮。

然後他就明白過來了。

“我忘了,你們是不合法的存在。”司馬亮尷尬死了。

他潛意思裡,將胡老和東方錦算成自己可用勢力。並未想到兩類人的根本差彆。

“東方錦確實有些異於常人的地方,但真的想你所說這般恐怖嗎?”

胡老將顫抖的雙手放到司馬亮眼前。

“大人,在下做走私的。認識不少朋友,都死在了東方錦手裡。而且死相淒慘,每每想起,在下就會做噩夢。如果您早說說會和此人合作,在下斷然不可能答應的。”

司馬亮沉默了。

看著胡老顫抖不止的手,他意識到自己請來的是瘟神。

司馬亮閉上眼睛,敲了敲額頭。

“對不起,我真的不知道。我確實也冇想過那麼多。我隻是把訊息傳到了國王耳中,冇想到……”

“罷了,現在說什麼都是廢話。胡老你們的安危,我一定會死保。若東方錦偏執,我也會想辦法,讓你們平安離開崎國。”

司馬亮不清楚東方錦的手段,但從胡老這種曆經風雨之人,都怕成這樣。他明白對方的暴虐,一定到了很誇張的程度。

可事到如今,他也隻能補救,不能改變東方錦來到的既定事實。即便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補救是否有用。

但司馬亮真的會去這樣做。

他是一個信奉對等交易的人,如果欠了彆人,他一定會還。

徐武看出了司馬亮的窘迫。

他拍了拍胡老的肩膀。

“胡老,我們認識也有些年了。雖說兩年未見,但我的性格你是瞭解的。王爺是可信之人。東方錦的到來,應該不是他想到的。”

“既然王爺給了許諾,你應該相信他。”

徐武重新倒了一杯熱茶,遞給胡老。

司馬亮並未說話,而是誠懇的看著胡老。

或許是感覺到幾分誠意。亦或是冇有回頭路。

胡老拿起熱茶喝了一口。

隨後,他看向司馬亮。

“燕王大人,希望您真的能阻止東方錦吧。同時,我們之間的交易,我希望在事後就能生效。我不想留在清泉灣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