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就一個活著的?”徐武疑惑。

“怎麼會啊,就算燒到也不會死那麼多吧。”胡老也有些詫異。

為了以防有詐,兩人往後靠了一些。然後讓弩手瞄準好門口。

“冇事,就我一個人。”

“刀在我手上。你們看。”

領頭者高舉直刀,慢慢從屋內走出。

“屋內剩下的人呢?”徐武問。

領頭者遲疑了一下。

“他們不想投降,被我殺了。”

“全殺了?”徐武驚訝。

“冇錯。當然,在下知道的很多,足夠為大人解惑。若是您怕小人詐降,我這就把刀扔了,束手就擒。”

說著領頭者把手中的刀,扔到了弩手麵前。

徐武蹲下身,撿起了它。

噌。

藉著月光,徐武拔出直刀看了一下。

他看著上麵還殘留的一些血跡。覺得領頭者說的,可能是真的。

好刀啊。

不過,這人也太狠了吧。

自己人說殺就殺?

敵對勢力,說投降,就投降?

這種人說的話,可信嗎?

要不讓王爺定奪吧。

徐武決定將領頭者束縛起來,然後帶給司馬亮。

“胡老,你綁人吧。我帶刀去求見一下王爺。這段時間,你們求證一下木屋裡麵的情況。”

胡老點了點頭。

“去吧,這裡交給我吧。”

徐武騎上馬,前往了茶樓。

路過一片沙灘時,水中一個黑影,露頭看了他一眼。然後再度潛入水中。

看著偏西的月亮,司馬亮望向遠處濃煙所在。

“不知道順不順利。看著火已經滅了。應該不會出問題吧。希望能抓住個活的,這樣能解開一些問題。”

馬蹄聲傳來,司馬亮看向漁村入口處。

這目光過去,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背影。

“齊瀾?她還冇走嗎?”

司馬亮想再度確認,卻再也看不到那個身影。

“還是說我看錯了?不會啊,晚上就這點人。”

“難道說相思成疾?不可能吧。”

……

“王爺,好訊息。”徐武在樓下呼喊。

司馬亮收起思緒,看向對方。

“什麼好訊息?抓到活的了?”

“正是,而且是個貪生怕死之輩,想來能問出不少。”徐武答。

“那可太好了。”

司馬亮露出笑容。

雖說英雄受人敬仰,小人被人唾棄,但若是對手都是鐵骨錚錚,那對於司馬亮來說,可不是好訊息。

他巴不得遇到的對手,都是膽小如鼠之輩。這樣省時省力,多好啊。

由於街這邊屬於普通商鋪區,不適合拷問。

司馬亮也冇打算送衙門,打算就近去胡老地盤,盤問一下抓到的人。

他一下樓,徐武就迎了上來。

“王爺,有份戰利品。當做紀念品吧。”

司馬亮接過直刀,然後他就聞到了血腥味。

他抽出刀看了一下。

“好刀,飲過血。就是戾氣有點重。”

司馬亮倒不忌諱殺人兵器。

對於他來說死物就是死物,隻有使用者才能賦予其彆的意義。

將刀插到馬鞍上,司馬亮騎上了馬。

隨後,他和徐武一起進入了漁村。

順利開始,順利結束。即便還冇收尾,司馬亮已經開始想起之後的事了。

畢竟那麼多人,外加一個貪生怕死之輩,還有東方錦的軍隊保護。怎麼看都不會有意外。

找出買凶之人。就能知道,是不是和太子有關了。

如果有證據,再配合官鹽走向的證據。

那太子我可就不怕你了。

當然這是東方錦,冇殺上官傅的情況下。

不過,感覺那麼久過去,有些不樂觀啊。

實在不行,讓東方錦幫忙捏造點證據,唬一下太子也是可以的。

反正異國他鄉,也不好求證。

即便查證了,我也可以開脫啊。

先前怎麼就冇想到呢。我還是太正直了。

司馬亮的下限,又突破了一些。

勒馬停下,司馬亮進入胡老的飯館等待。然後徐武前往支會胡老。

跟門口之人打完招呼,司馬亮走到二樓。

他想先和江三聊一聊。畢竟抓到的刀客,很有可能就是殺掉船工的那個。

“江三,在嗎?”

嘎吱。

推開房門。

司馬亮走入其中。

“不在嗎?”

司馬亮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屋子,然後走到了窗邊。

“這是?他跑了?”

看到窗邊的桌布,司馬亮傻眼了。

他不知道江三為何要逃跑。

“難道說,他說的東西有假?還是說,他從頭到尾都是假的?這也太離譜了吧。”

司馬亮並不認為江三是人身受到威脅,所以才逃跑的。

而且時間點太巧合了,很難不讓人聯想。

司馬亮看著窗外歎息一聲,然後轉頭走下樓。

透過窗戶,他看到還在站崗的人。

“江三逃跑了。你叫人幫忙找一下吧。”

話說完,並冇有人迴應。

司馬亮忽然後背發涼。

他感覺到了殺意。

司馬亮撒腿往二樓跑去。

就在這時一旁屏風後,竄出來一人。

他手持司馬亮馬上的那把刀,追了過來。

完了,完了要死了。

司馬亮害怕極了。

他不覺得正麵對敵,自己有什麼勝算。

搶先一步關上房門,司馬亮趕緊找來東西抵住。

可外麵的殺手,確不依不饒的踹起房門。

司馬亮看著視窗的桌布,猶豫了一下。

下去感覺也跑不過啊。

門馬上要破了。

罷了。

砰。

房門被踹開。

殺手持刀,慢慢進入。他稍稍打量了一下房間,然後就走向開著的窗戶。

看到桌布,殺手疑惑。

“這也太快了吧。是早有準備嗎?”

“真下去了嗎?”

殺手有些猶豫,因為他在屋外冇有聽到太多動靜。

忽然,他注意到窗下有鞋子。

遲疑之後,殺手順著桌布爬了下去。

房間再度安靜下來,司馬亮從床下鑽了出來。

他下意識的走往窗邊,想看一下殺手是否走遠。

忽然,司馬亮注意到桌布是緊繃的。

和我玩這套是吧。

好。司馬亮輕輕拿起一個花瓶。然後躡手躡腳的走到窗邊,然後用力砸了下去。

砰。

殺手被砸到了地上。

司馬亮順勢收起桌布。然後開始大聲呼喊。

“救命啊,有人要殺我。”

或許是不知道徐武何時歸來,殺手遲疑了一下, 然後就跑進了森林之中。

見此,司馬亮壞笑一聲。

“希望林中的鐵軍,能伺候好你。”

“不對,江三會不會也跑裡麵,被當成刀客殺了啊。”

“那等徐武回來,得趕緊去問問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