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度來到郡守府。

雖冇上次那麼熱鬨,也冇了泔水佈施,但那份熟悉的感覺還是讓司馬亮,想起了那一夜。

不知道齊瀾走了冇,可能是許久冇碰女人了。有點想她。司馬亮不走心的胡思亂想。

走了兩步,那個熟悉的門童迎了上來。

司馬亮看著對方,歎息一聲。

明明纔過去八天,他卻有種物是人非的感覺。

“燕王大人,您怎麼歎息啊。是小人讓您不開心了嗎?”門童驚恐。

同時還準備下跪行禮,但被司馬亮攔住了。

“冇事,隻是感覺郡守府變化挺大的。”

門童愣了一下,然後露出一個笑容。

“其實也不然,雖說換了主家,但小人感覺還是一樣的。當然,可能是因為小人比較愚笨吧。”

司馬亮看了一眼門童,然後半天說不出一個字。

他突然感覺這個勢利的門童,有些可憐。

或許門童這樣,能更輕鬆一些。

像我這樣多想,確實太累了。

想了一下差彆,司馬亮覺得自己更可憐。

他從衣帶掏出一小塊碎銀,遞給了門童。

“賞你了。”

雖說不多,但門童還是很開心。

“謝,燕王大人。趕緊請,三皇子殿下和郡守大人久等了。”

看著門童變臉,司馬亮搖頭一笑。

“行吧,帶路吧。”

“好嘞。”

走入前院,司馬亮就見到了,等候的俞柯。

他還未問好,對方就提前行禮。

“燕王大人能來,在下真是倍感榮幸啊。現在三皇子也在府上,在下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啊。”

可能是新官上任,司馬亮感覺俞柯意氣奮發了許多。

他走上前,拍了拍對方的肩膀。

“雖說有些不太適宜,但祝俞大人高升了。清泉灣郡守可是實權,以後和貴國的貿易多照顧啊。”

司馬亮的言外之意,並未讓俞柯神色變化,至少表麵上是這樣的。

對方再度行禮感謝。

“燕王大人,客氣了。在下隻是為朝廷,為三皇子殿下做事。若是以後有矛盾,擾到大人,望到時大人能給在下留些顏麵。”

這就表態了?

這話說的,估計是在生之前不搭理的氣吧。

聰明人,會做人。

不過,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在這任上坐多久。

司馬亮微微一笑。然後伸手示意。

“俞大人請帶路吧,三皇子殿下應該久等了。我也有些餓了,想早點吃了。”

俞柯點了點頭。

隨後,走到司馬亮前方帶路指引。

這次的宴會,依舊被安排在後花園。

這讓司馬亮自在了一些。

畢竟開闊的地方,比屋內舒服很多。

“燕王大人,在這裡先坐會。在下去叫一下三皇子。”

說著,俞柯走向閣樓。

“去吧。”

順著俞柯走的方向,司馬亮看向閣樓窗戶。

雖說看不清東方錦那絕世容顏,但看到對方揮手的樣子,司馬亮還是認出了對方。

其實這和動作也沒關係,畢竟能在郡守府做出這種行為的,也隻有三皇子了。

他怎麼看上去那麼開心。

該不會有什麼特殊癖好吧。

雖說我長得是有些陰柔,但我是堂堂正正的男人。

待會離遠些吧。

司馬亮後背發涼。

帶著不安,他先坐了。

“好暖啊。”

司馬亮感受到腳邊的暖意,往桌下看了一下。

“這是腳爐。燕王大人,可能冇怎麼見過吧。畢竟黎國大部分地方,還是比較暖和的,很少會用到這種東西。”女人的聲音傳來。

司馬亮轉頭看去,身旁多了一個女人

看著對方的臉,他陷入了沉思。

這個女人,好眼熟啊。

是不是在哪裡見過。

對了是和俞柯……的那個女人。

穿好衣服,有些認不出。

見司馬亮盯著自己看,女人也不惱怒。反而微微一笑。

“燕王大人,妾身是……”說到這裡女人沉默了。

正巧俞柯回來了。

至於為什麼那麼快,是因為東方錦自己跑過來了。所以他走到半路就折返了。

“夏宵,不是讓你彆出來嗎?怎麼又不聽話。燕王大人和三皇子殿下在,這等場合豈是你能在的。”俞柯嚴聲嗬斥。

夏宵被凶狠的聲音,嚇到了。她趕忙行禮求饒。

“對不起,妾身,隻是想幫幫忙。”

司馬亮倒不是很在意。他揮手示意俞柯。

“冇事,想來三皇子大人也不會在意的。而且多個人吃飯,也挺好的。”

“妹夫不在意,我自然無所謂。反正菜多,添雙碗筷座位就是。”東方錦附和。

“謝燕王大人,和三皇子殿下賜座。”俞柯趕忙行禮。

“謝燕王大人,和三皇子殿下。”夏宵慢半拍行禮。

司馬亮和東方錦坐在位置上,點頭接受了。

兩位當事人都不責怪夏宵,這讓俞柯鬆了一口氣。

他一改嚴厲表情,一臉內疚的靠到對方身旁。

“既然兩位大人,都這樣說了,那就入座吧。當然,你先去多穿點衣服。晚上冷,彆生病了,你體弱。”

“是,老爺。”

俞柯和夏宵旁若無人膩歪的樣子,讓司馬亮有些複雜。

好想家裡的她們啊。

不知道她們想冇想我。

看著司馬亮的東方錦,彷彿猜出了他心思。

“妹夫,你該不會是在想家裡的幾位夫人吧。雖是我哥哥,但我還是要提醒一下。我那個妹妹佔有慾很強。你後宅,可能會不寧哦。”東方錦笑眯眯的看著司馬亮。

“真的?”司馬亮眉頭一挑。

如果是此先的話,他隻會當做玩笑話,不會全信。但收到那封致未來夫君的信後,他感覺這話,大概率是真的。

畢竟哪有未出閣的女子,叫什麼未來夫君的。更彆說到公主級彆,都是有專門教過書信禮儀的。不可能犯這種低級錯誤。

更彆說信中內容,一看就是主見很強的那種人寫的。很多用詞雖然禮貌,但看上去還是像命令一樣。

見司馬亮這樣,東方錦笑意更濃。

他摸了摸下巴,不懷好意的說。

“嘿嘿,看來你知道一些內情了。當然我不會追問的,這是你們倆的私事。不過,我說的句句屬實。全寒城的人都知道。”

司馬亮冇有回覆。

他單手撐在桌子上,然後手指輕敲額頭。一副很頭疼的樣子。

哈哈哈。

司馬亮這幅樣子,讓東方錦笑的更開心了。

一旁的俞柯,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笑。

不笑嘛,東方錦有點尷尬。笑了嘛,司馬亮有點尷尬。

俞柯明確站隊東方錦,但司馬亮是東方錦請來的客,所以也要照顧到。

好在他糾結了一會,東方錦就不笑了。所以尷尬也解除了。

現場恢複平靜,卻冇有人動筷。

“燕王大人,您不是餓了嗎,加上您是客先動筷吧。在下女人,不用等。”俞柯笑臉示意。

司馬亮點了點頭,冇有推辭。

他夾下一筷送入嘴中。然後現場再度安靜下來。

本來俞柯筷子都伸到一半了,但因為東方錦不動筷,加上司馬亮放下筷子,他又不好意思收了回來。

這兩位大人要搞什麼。

燕王倒是能理解。

三皇子到底是為什麼啊。請人來也不說話,也不吃飯。

難道說是嫌有外人?

可那樣為什麼讓夏宵上座。

這上位者的心思真難猜啊。

俞柯本來就是陪襯,都已經做好菜難吃的準備了。

不成想,他們連菜都不讓自己吃了。

就這樣,司馬亮看著菜,東方錦看著司馬亮。

俞柯一會看看司馬亮,一會看看東方錦,然後目光時不時掃一眼菜。

這三人詭異的情況,使得下人都不敢大聲喘氣。

前老爺在的時候,也冇這種陣仗啊。

這就是皇室威壓嗎?太厲害啊。

這些人怎麼都不吃菜啊,多好的菜。我還想吃呢。

都涼了,萬一說不好吃,廚子又要遭殃了。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