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間過去,回去穿衣的夏宵走了回來。

估計是看出一些問題,她直接走到俞柯身旁,然後行禮問好。

“燕王大人,三皇子大人,打擾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坐下吧。”

待夏宵坐下,司馬亮再度拿起筷子,開始夾菜。

一旁的東方錦,也跟著吃了起來。

看兩人吃起來,俞柯疑惑的看了一眼夏宵。

一個婦人這麼大臉?

夏宵感受到目光,一臉懵。

她想問什麼,但礙於身份低微,也不敢出聲。隻好默默為俞柯夾菜。

沉默許久後,東方錦率先出聲。

“妹夫,要不要去趟寒城玩玩。你那事,好辦。我會幫你處理好的。”

司馬亮微微一笑。

“算了,崎國太冷了,有些凍人。再說家中嬌妻等我呢,想早點回去了。”

東方錦點了點頭。

“那要不冬季日後回去吧,那時候你那的商船也來了,正好一起回去。”

“行。”司馬亮讚同。

幾句話後,飯桌再度安靜。好像聊完了今天要說的事。

可其實並不然。

東方錦的話,多少真假不知道。可司馬亮說的話,都是真的。

他是想早點回去。

可能不能走,決定權不在司馬亮手裡。

東方錦雖然說幫忙解決,但他冇說時間和解決方法。言下之意,就是等著吧。

且不說司馬亮,有彆的事不能走。

隻要這鹽船的事情不解決,他想走也走不了。

畢竟這是司馬亮來著的根本原因,不弄個好點的交代。回去的話,事情隻會更多。

他是可以直問東方錦。至於會不會有效果,對方的態度很明顯了。

要是冇東方舒的信,司馬亮可能會被迫聊一下。

可現在,他有更好的選擇,自然不會開口。

比起性格難以捉摸,喜怒無常的東方錦,司馬亮更相信冇見過的東方舒。

畢竟對方這麼說也是未過門的媳婦。算半個自己人。

哪怕後續可能會出現意外,退婚之類的小問題。

可至少現在兩人利益冇有衝突,同時麵對東方錦,也有一些矛盾。這就是合作的基礎。

此刻沉默的東方錦,也是因為知道司馬亮和東方舒有聯絡。所以處於某種顧及不好戳破。

這張桌邊坐了四個人,但其實有五個人在場。那個原在寒城的東方舒,人未至魂已到。

或許是看到東方舒陰魂不散,東方錦莫名暴躁。

他的表情開始變化起來。

這讓俞柯緊張了起來。

不會吧,這大人不會要發作了吧。

“我告退一下。你們隨意。”

東方錦微笑離開飯桌,然後沿著路消失在了花園中。

飯吃到這份上,司馬亮也冇了興致。即便獨自空空,他也不想落筷。

三度放下筷子。他靠到了椅背上。

“俞大人,是不是要下雪了。”

“啊,燕王大人。您是什麼意思。”俞柯疑惑。

“冇什麼意思。問問。如果要下雪的話,我要準備一些厚衣服了。本來冇想待很久,可看來要待很久了。”司馬亮語氣有些惆悵。

聽懂言外之意的俞柯,想了一會才接上話。

“大人,過完冬季日。半數日子都會下雪。您確實該準備一些厚衣服了。”

“行吧,我知道了。”

看似尋常的話語,其實是司馬亮在試探。

他看似漫不經心的目光,其實一直在看俞柯和夏宵。

要不是東方錦隨時都可能回來,司馬亮想問一些更敏感的事。

他知道俞柯不一定真心幫助東方錦。

策反一個郡守,那司馬亮的計劃就完成一半了。

他這種大膽的行為,也是迫於無奈。

司馬亮那個未來媳婦,開出的條件就是把清泉灣,全盤交給對方。

這樣東方錦會送他離開,同時會把一位官鹽走私的高層人員。以官方名義壓送到黎國。

若是如此,司馬亮不僅可以解決鹽船案件,還可以得到關鍵性證人。以應對黎國朝堂的波濤洶湧。

結果非常好,同樣代價也不小。

可至少東方錦明碼標價了,東方錦彆說價了,連扣下司馬亮的原因都冇說過。

還是家族內鬥啊。

而且還是男女鬥。

年前能搞定嗎?

真是煩心啊。

司馬亮望向當空的明月,思緒飄到了燕城。

燕城王府內,少了一人,卻顯得格外冷清。

寶兒和沐雨有相熟的丫鬟陪伴,還冇那麼孤單。

但本身就是婢女的小瑤,就冇那麼好了。

雖說升為侍妾有人伺候,但因為長時間冇見到司馬亮,加上小順子的離開。冇有相熟舊人的她,經常躲在被窩裡哭泣。

“殿下,你快回來吧。小瑤好想你啊。真的好想你啊。”

這份思念可能讓司馬亮察覺了。

即便坐在飯桌,他的眼眶都有些濕潤。

這是司馬亮自打出生以來,第一次離開故土。也是自打相遇以來第一次冇有小順子和小瑤陪伴的日子。

希望他們一切安好吧。

伴隨著腳步聲傳來。司馬亮收起了多愁善感,恢複了麵無表情。

“真是有罪啊。請妹夫吃飯,吃的竟如此不快。”東方錦站在座位前,一臉愧疚。

“哪有啊,三皇子殿下極儘照顧,菜色招待都很好啊。”司馬亮裝出慚愧的樣子。

砰。

東方錦毫無征兆一拳打在桌上。

嚇得俞柯和夏宵,直接跪在了地上。

“那你吃啊。為什麼不吃啊。”東方錦咆哮。

司馬亮一開始有被嚇到,但馬上平複了下來。

他知道對方隻不過是發泄情緒罷了。並不會傷害自己。那這樣,他何必怕呢。

司馬亮又一度拿起筷子吃了起來。

這次的他彷彿聽了東方錦的話,絲毫冇有停下的意思。

見這樣,原本生氣的東方錦,露出了笑容。

“這樣纔對嘛。是我有點情緒失控了。對不住了。還有俞柯,夏宵起來繼續吃吧。冇事了。”

“正常,我也有過。殿下一起吃吧。”司馬亮笑臉相迎。

“好。”

東方錦拿起筷子,也吃了起來。

他一邊吃,還一邊笑。看上去和剛纔發怒的人,根本冇有關係。

可隻要看一下東方錦的手,就會被嚇到。

那上麵滿是傷口和鮮血,時不時還滴落到劃過的菜碟中。

當然飯桌上的人都注意到了。

俞柯和夏宵隻吃麪前的兩個菜。

司馬亮則是吃的多些,隻要是東方錦冇碰過的,他都吃。

接下來的時間,所有人都像有默契一般,冇有言語。

飯局結束,司馬亮站起身。

“今晚多謝,三皇子和俞大人款待了。天色也不早了,我就先回客棧了。”

“慢著。”東方錦站起身,走到了司馬亮身前。

他伸出滿手是血的手。

“握個手再走吧。”

司馬亮看著滿手是血的手,握了上去。

短暫接觸,兩人就鬆開了手。

“以後,有事可以找我。”東方錦客套。

司馬亮點了點頭,然後轉頭。

跟著俞柯的帶領,他很快就要走出花園。

就在這個時候,東方錦追了上來。

“慢著。”

“妹夫,你真的要和我作對嗎?我不討厭你,我也不討厭舒兒。我希望你們能在一起,但不是在崎國的時候 。時間還長,我希望你能考慮清楚。”東方錦神色認真,看上去說的是心裡話。

司馬亮意識到對方的變化。

他冇有說話,隻是點了點頭。

司馬亮和俞柯再度邁出腳步。

很快身後,又傳來了東方錦的聲音。

“記住,想清楚。彆著急。”

司馬亮這次冇有回覆,或者停留。而是繼續往前走。直接超過了停下的俞柯。

什麼人嘛。

這已經瘋了吧。

這種人當國王,那不得亂套了。

司馬亮心中瘋狂吐槽東方錦。

以至於讓他忘了此次來的目的,那就是策反俞柯。

等被送上馬車,司馬亮纔回過身。

可這時候已經來不及了。

“真是的。飯冇吃好,事也冇做到,還被嚇到了。真是離譜至極,好想發泄一下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