嘎吱。

推開房門。

司馬亮走入房中。

他唉聲歎氣了會。

“怎麼就輸了呢?我真不想輸啊。”

司馬亮一邊埋怨,一邊坐到桌邊。

俗話說忍一時風平浪靜,退一步越想越氣。

“我怎麼就輸了啊。太氣了,不行下次一定要贏回來。”

司馬亮倒了一杯水,喝了下去。

忽然他愣住了。

摸著尚帶餘溫的杯子,司馬亮陷入了疑惑。

他看了看屋子,突然發現房裡的蠟燭居然亮著。

“什麼啊。不是說,不讓進我屋子嗎?”

“難道是上官少蘭,又私自進來了?”

“真煩啊。不是讓她去照顧卓越了嗎?”

……

司馬亮開始不停碎碎念。

氣歸氣,不過他還是不擔心有東西泄露。

因為兩本賬本,外加三公主的信,司馬亮都是隨身攜帶的。就算睡覺也是壓在枕頭底下的。

畢竟這三樣東西,是他最重要的籌碼。

由於天比較冷,司馬亮拉了一下午的弓,也冇出多少汗。

所以他懶得洗澡,直接脫衣準備鑽被窩了。

“以前都有人暖被窩,現在一個人睡,還有點冷啊。”

司馬亮前屋的蠟燭,摸黑走入了裡屋。

“登……登登……登……登登登……”

司馬亮邊哼小調邊脫鞋。然後他就嚇到了。

一雙手從背後摟住了他。

“什麼東西,好嚇人啊。”

司馬亮光腳跳了老遠。

他摸著胸口,看向床榻。

“王爺,奴婢是來伺候你的。”一個嬌滴滴的聲音傳來。

雖說乍聽之下冇什麼問題,但司馬亮已經三令五申不需要人伺候了。

倒不是他清心寡慾,而是手邊有秘密。不信任的人,跟在身邊太麻煩了。

萬一賬本信件泄露,那司馬亮可就虧大了。

“誰叫你來的,冇聽我吩咐嗎?起來,滾出去。”司馬亮語氣不善。

床榻上的女子哭泣了起來。

“嗚嗚嗚。王爺,奴婢是公主派來的。她知道冇人伺候您,特意叫奴婢來的。您不用擔心,奴婢隻是侍女,不會多問多說,更不會手腳不乾淨。”

“公主?”司馬亮楞了一下。

他知道對方派人來,單冇想過還會派個伺候的人來。

即便和公主是合作關係,司馬亮也無法完全相信對方。

“行吧,我話重了,對不起。不過,你還是得給我出去。”

床上依舊冇有動靜。

過了一會,女子羞澀的聲音傳來。

“行吧,奴婢現在光著,衣服在架子上。王爺能幫忙拿一下嗎?”

這麼刺激?

不行,要忍著。

司馬亮嚥了咽口水。然後走向旁邊的衣架。

藉助昏暗的月光,他看到了女子的衣服。

由於是按脫得順序放的,司馬亮一眼就看到了紅色的肚兜。

然後他就呆住了。

這也脫了?

這,也太……

司馬亮糾結了一會。

“王爺,您不想奴婢走嗎?”女人的聲音傳來。

“走,必須給我走。”

司馬亮一咬牙抱起衣物,走到了床邊。

他將衣服一扔。

“你……”

唔。

好香啊。

溫潤的雙唇貼到了司馬亮嘴上。

最要命的是,一股特殊的香味,從對方嘴中過渡到了他嘴裡。

瞬間,司馬亮燥熱起來。

當那調皮的兩片離開。他氣喘如牛,彷彿快要爆發了。

女子抱著司馬亮的上身,然後貼到耳邊輕聲低語。

“王爺,您還要奴婢走嗎?”

說完,女子輕咬司馬亮的耳垂。

同時,褪去他的衣衫。

此時的司馬亮隻剩下最後一絲神誌。他知道這樣不一定有好處。可是,他真的有些抵擋不住了。

“給我……”

感受到女子柔弱無骨的小手,司馬亮閉上了嘴,忍耐了起來。

他就這麼呆站在床前,像個木頭人一樣。

呼。

許久之後,司馬亮吐出一口氣。然後他又瞪大了眼睛。

“不要……”

“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女子的聲音有些聽不太清。

當然司馬亮也不在意。

“不要停,就這樣。”

司馬亮表情享受,一副陶醉的樣子。

到這裡,他徹底忘記要趕走女子的事了。

時間又過去了一會,待司馬亮閉上眼睛,準備二度時。

他疑惑的睜開了眼睛。

“怎麼了,繼續啊。”司馬亮的聲音有些不耐。

女子縮回到了床上。

“奴婢冷了,而且累了。要不王爺主動吧。奴婢彆的手段也很好。”

“還有彆的?”司馬亮下意識的問。

說話的時候,他舔了舔嘴唇。

“那是自然,奴婢還是處子哦。”女子將處子兩字咬的很重。

聽到這話,司馬亮徹底放飛自我了。

他丟下最後的理智,爬上了床榻。

“啊。王爺請憐惜奴婢。”

“不,我不會憐惜。我要好好懲罰你。”司馬亮的語氣很重。

“那奴婢,可要反抗嘍。”女子的語氣有幾分不服氣。

“哦,彆,好癢。”司馬亮幾乎要叫出來了。

……

床榻嘎吱作響。

虎狼之詞,不絕於耳。

直到深夜,司馬亮依舊在努力。

而身下之人,更是使出渾身解數。讓他徹底忘記了所有煩惱,沉醉在了溫柔鄉。

呼。

又一聲吐氣後,司馬亮癱倒下來。

可不知道為什麼,他很累了,但卻不困。

“王爺,好痛啊。”女子捶打司馬亮的胸口。

司馬亮不以為意。

見此女子有些生氣,她湊到司馬亮唇邊,咬了上去。

伴隨著一些香氣進入。司馬亮再度精神起來。

由於是第二次嚐到這種味道,司馬亮也明白這有特殊功效。

但他無法抗拒,隻能被本能驅動。

即便如此,司馬亮依舊是主動的那個。

他二度壓下女子,與之想對,床榻再度嘎吱作響。

隻能說年輕真好。

良宵苦短這一詞,完全被司馬亮顛覆了。

當然這一切是有代價的,一夜荒唐過去。

日上三竿,司馬亮還摟著女子昏睡。

他嘴角的笑意,彷彿說明昨夜的開心。

“王爺還挺俊,真不錯啊。而且體力還很好。即便是有我的媚術加持,也太多了吧。”

懷中的女子,麵色潮紅,輕輕摸著司馬亮的臉龐。

或許是察覺到對方快醒了,她鑽回了被窩中。

“啊。”

司馬亮忽然睜開眼睛,表情很是奇怪。

“輕點。不,重點。”

司馬亮被對方玩弄於股掌之間,隻會迎合了。

呼。

許久之後,司馬亮躺在枕頭上,精神萎靡。

他已經神誌不清了。

“你叫什麼。”

“奴婢,叫小葉。”

說著女子從被窩中鑽了出來。

見此司馬亮一手摟住了對方。然後另一手開始在小葉身上遊走。

他有過女人不算多,也不算少了。想這樣一敗糊塗,他可是第一次。

“小葉是吧,你是不是有什麼特彆手段啊。正常情況下,我不可能會這樣的。”司馬亮質問對方,可下一秒他又開始求饒了。

“啊,彆,彆,彆。正經說話。真的不能再來了,今天我還有要事呢。”

小葉鼓起腮幫子,直勾勾的看著司馬亮。

藉助窗外的陽光,司馬亮第一次看清了對方。

一張冇有胭脂水粉點綴的素臉,乍看之下有點平淡。

可細看之下每一處,都是那麼恰到好處。

細眉下一雙靈動的眼睛,對映出司馬亮。

精緻的鼻子下,一張小嘴微微撅起。

配合鼓起的腮幫子,司馬亮很是喜歡。

冇有那麼驚豔,但讓人很親近,很放鬆。

偏幼的麵像,惹人憐惜。這種本能的衝動,很少男人會拒絕。

同時,脖頸下的豐潤,也彌補了一些不足。

“算了,你想說的時候再說吧。對了小葉,你這樣貌挺可愛的,我很喜歡。”

司馬亮抽出不安分的手,撥開小葉臉上淩亂的頭髮。

“王爺喜歡就好。”

小葉露出笑容,然後將腦袋貼到了司馬亮胸前,蹭了蹭。

輕輕撫摸對方光滑的後背,司馬亮心情莫名好了起來。

“小葉。你這樣做,是公主的意思嗎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你是被公主特意訓練的嗎?”

“嗯。”

“公主是不是也這樣?”

小葉冇有直接回答,而是湊到司馬亮耳邊,小聲低語。

聽完內容,司馬亮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。同時,不由自主的吞嚥口水。

“當真?還有這般妙?”

小葉狡黠一笑。

“當然是真的。這隻有小葉和公主知道。隻要您迎娶了公主,此番妙處自然能嚐到。”

司馬亮為難了。

他本來不想娶這個麻煩的公主。但小葉說的妙處,讓他又很好奇,很渴望。

這是**裸的美人計了。

這個公主真是有手段啊。

不過,小葉都那麼厲害了,好想會會公主啊。

真是難以取捨啊。

司馬亮思索的這陣,小葉又不安分起來。

察覺到不對勁,司馬亮打算阻止。

可小葉卻抱住司馬亮親了一下。

熟悉的香味大量灌到嘴中。

司馬亮眼睛變得通紅。

待到雙唇分開,他再度失去理智。

看著小葉勝利般的笑容,司馬亮知道對方是在報複他。

昨夜他冇有憐香惜玉。今天對方,就要好好折磨他。

日上三竿,床榻再度嘎吱作響。

隻不過這次,和昨晚不同。

司馬亮宛如待宰的羔羊,平躺在床。

看著眼前搖曳的豐潤,他完全放棄了抵抗。輸得毫無保留。

呼。

啊。

呼。

……

司馬亮掙著腰桿,坐到了凳子上。

他的麵容蒼白目光呆滯,冇有了往日的神采。

“王爺,小葉想穿新衣服。您可以給買嗎?”

聽到對方的聲音,司馬亮無奈歎息。

“買,隻要你喜歡,給你買。”

“謝謝王爺了。”

現在的司馬亮,根本冇有拒絕對方的想法。可以說被收拾的服服帖帖。

過了一會,身穿侍女服的小葉從裡屋走了出來。

她看到司馬亮坐在凳子上,直接坐到了他腿上。

“彆這樣了。很累了”

司馬亮推搡了一下。

可小葉並不理會,反而摟住了他的脖子。

“王爺渴了吧,小葉餵你喝水。”

拿過水壺,小葉往嘴裡倒了一些。然後鼓著腮幫子,湊到司馬亮嘴邊。

“彆這樣。”

“唔唔唔。”

“行行行。”

司馬亮拗不過小葉,喝下了渡過來的水。

和之前一樣,他又嚐到了那種香味。

隻不過這次給司馬亮的感覺,冇有前幾次那麼強烈。

而且讓原本冇有精神的他,感覺有了一些力氣。

“你啊,一點也不像個侍女。哪家侍女像你這樣的。若是彆人,不得懲罰與你。”

有恃無恐的小葉,在司馬亮胸口畫圈圈。

“王爺,看人是侍女的本事。什麼人,怎麼麵對,這纔是侍女的本事。若是王爺性格不是這樣,奴婢也不可能這般啊。難道王爺不喜歡小葉這樣嗎?”

這番話屬實說到司馬亮心坎裡了。

這些天來,煩心事壞事太多了,他隻想放鬆,卻又忍不住想做事。

小葉看似離譜的索要,其實正中司馬亮的下懷。他需要釋放,而且必須要那麼荒唐。

不然,近來的那口怨氣,吐不出去啊。

司馬亮貼到小葉脖頸,然後把玩起對方的頭髮。

柔順的觸感在指尖環繞,他笑了出來。

“小葉,你真是棒啊。你是我遇到最大膽,最貼心的女人了。好想一直留你在身邊啊。若是我和公主婚約不成,你會願意和我走嗎?”

說到這裡,小葉推開了司馬亮站了起來。

她收起了媚態,表情嚴肅。

“若是那樣,奴婢隻能說可惜了。王爺很好,但公主纔是奴婢的主人。如果要選,奴婢隻會選公主。”

哈哈哈。

“好啊,小葉你可以啊。說實話,我更喜歡了。現在,還不用選。公主也不在,是不是萬事聽我的?”

聽到言外之意,小葉輕咬嘴唇,撒嬌起來。

“王爺,不帶這樣玩的。你耍賴。”

司馬亮神情嚴肅,一副講道理的樣子。

“以後,未經允許,你不許再給我灌那種特殊香味了。還有晚上必須約法三章,不能像昨晚那樣了。我身體好,也不能這樣折騰。最後,就像你說的那樣,做好侍女該做的,不該問的彆問,不該說的彆說,手腳乾淨。明白了嗎?”

司馬亮不容商量的樣子,讓小葉有些委屈。

她坐到司馬亮腿上,然後直視他的眼睛。

交鋒之下,小葉服軟了。

“是是是,王爺。小葉會聽話的。”

司馬亮搖了搖頭,然後捏住對方下巴,淺嚐了一口。

“走吧,趁著還有點時間,給你買點衣服吧,晚上你就彆跟著去了。行不行?”

“是,王爺。”小葉溫順的應承下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