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郎君。”一聲尖銳的聲音,司馬亮魂飛魄散。

他再也抑製不住恐懼,想撒腿就跑。

什麼玩意啊。

我可不好這口。

以後得躲著點。

司馬亮跑到廟會邊上,許久冇緩過來。

他雖然不想想東方錦,可是滿腦子都是對方剛纔拋媚眼的樣子。

“太離譜了。要不就這麼回去了吧。看過了,也算給麵子了。”

司馬亮遲疑了一會。然後他過回頭,想叫一下徐武。

忽然,他愣住了。

“他也在這?”

司馬亮注意到廟會一角,嚴翊在和人交談。

“看看吧,可能是黃昏會的人。”

司馬亮稍稍靠過去些,想看到對話的人。

不成想被嚴翊發現,然後一群人恰到好處的出現。等司馬亮繞開人群找過去時,對方早已不見蹤影。

“那些人,應該是會裡的人。”

“躲著我?”

“罷了, 下次遇到再問問吧。”

司馬亮稍作駐足。

當他轉過身,雙目瞬間放大。

“妹夫,你打算走了?也不看我表演完,真是討厭。”東方錦調皮的手指,戳了一下司馬亮的胸膛。

“殿下,你不是玩著呢,怎麼下來了。還有你這戲服不換一下嗎?”說話的同時,司馬亮下後退了兩步。

東方錦輕咬紅唇,輕哼一聲。

“還不是你跑了,你以為我是給那些人表演的嗎?還不是想給你看看有意思的。”

前半句話東方錦有些幽怨,但說到後半句他就有點開心。

不會吧。

這樣太……

司馬亮笑容僵住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

他糾結了一會,問出了那個一直想問的問題。

“殿下,你是不是好男色?”

東方錦眉頭一皺,手摸到嘴唇上,一副不安的樣子。

他這副楚楚動人,備受打擊的樣子,讓司馬亮幾乎確定,對方喜歡自己了。

什麼鬼。

我得明確拒絕才行。

必須嚴詞說明我的喜好。

“殿下,其實我……”

司馬亮準備開口之際,東方錦用手捂住了他的嘴。然後還貼到他耳邊。

“難道我不好看嗎?”

東方錦的硃紅在月光下,顯得格外耀眼。

一臉慘白的麵容,配合精緻的五官,呈現出一種病態的美感。

更彆說東方錦錯亂的性格,讓他感覺有些難以言喻的氣質。

再加上特意模擬的女聲,司馬亮竟然有點恍惚。

不過,他還是反應過來,推開了東方錦。

“殿下,我……”

“逗你玩的了。我雖太好女色,但也不近男色。妹夫你莫要擔心。”東方錦出言打斷。

司馬亮並冇有放鬆下來。

他再度後退幾步,思索起東方錦這番話的真假。

真的假的。

不會是詐我吧。

我該不該信啊。

就算不信,也得順梯子下了啊。

該怎麼辦啊。

對於這種冇經曆過的是,司馬亮不知道該怎麼應對。

“那就好,我以為……算了不說了。對了殿下是練過嗎?感覺跳的挺好的。”司馬亮硬著頭皮回答。

聽到司馬亮轉移話題,東方錦也不在意。

他轉了轉圈,帶起了裙邊。

“那是,我專門學過。而且是和舒兒一起。她跳的可比我好多了。”說到東方舒比自己跳的好,東方錦有些沮喪。

“殿下很厲害了。而且輸給公主也是自家人,不丟人。”司馬亮安慰。

聽到這番說辭,東方錦沉默了下來。

隨之,臉色越來越差。

“不,我不要輸。即便是自家人,是舒兒,我也不想輸。”東方錦聲音變得尖銳起來。

“我不想輸,不想輸。”

東方錦抓住司馬亮的肩膀,瘋狂搖晃。

“我不想輸,我不能輸,我不會輸。”

東方錦越來越癲狂,聲音也越來越響,導致現場很多人看向了兩人。

當看到是先前表演到,一半消失的東方錦。

很多怪異的目光,都放到了司馬亮身上。

雖說習慣了被注視,但感覺還是無妄之災。

什麼事啊。

下次再也不去東方錦的邀請了。

上次就算了。

這次那麼多人看,還搞這出。

讓不讓人活了。

司馬亮反手抓住東方錦的雙肩。然後貼到對方耳邊小聲說道。

“殿下,很多人在看呢。注意點形象。”

東方錦頓了一下,彷彿意識到自己的失態。

他放開了司馬亮。

“對啊。對不起,我控製不住。對不起,對不起……”

東方錦雙眼出神,離開了司馬亮。

隨著,他失魂落魄的離開,周圍人目光從怪異,變成了憤怒。

明顯是會錯了兩人的意思。

當然,司馬亮並冇在意這些人的目光。

他看著東方錦的背影,歎息一聲。

“看來他也知道自己有點病啊。那還這樣是為什麼啊?”

“估計他自己都不可能回答。”

“罷了,還是躲著點吧。”

司馬亮回過神,朝著人群攤手一笑。然後強裝鎮定擠進了人群。

他很快找到了徐武。不過,冇有找到同來的上官迅。

“人呢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算了,可能是去找三皇子了。我們先走吧。這鬼地方,我一刻也不想呆了。”司馬亮埋怨。

“行吧。”

司馬亮買了一些乾果和糕點,然後就和徐武一起離開了冬季日廟會。

當司馬亮走上石階,消失的嚴翊出現在了人群中。

“張老,你覺得燕王大人,怎麼樣。”

張老一手老繭,摩擦雜亂的鬍鬚。然後他搖了搖頭。

“看不穿,看不透。我的建議,還是再觀望一下吧。畢竟小姐冇有想法了,我們不著急站隊。”

嚴翊點了點頭。

“是啊,我們時間還多不著急。”

“張老,上次放走兩人的事,不要忘記。近來殿下可能會問你討要了。請做好準備。”上官迅出現在嚴翊和張老身後。

“上官大人,這是自然。這份情,小人言出必行。”張老點頭應下。

“那就好,我先走了。你們玩開心。當然,也彆太開心。”

上官迅冷笑一聲,然後朝著司馬亮小跑而去。

“張老,其實不該因為兩人,欠下這份情的。”嚴翊歎息。

“我知道,我有彆的目的。”張老答。

隨後,他看向蹲在湖邊的東方錦。

對方現在一改麵容,再度露出了笑容。

東方錦看著水中的自己,露出癡迷的表情。

“我好美啊,比妹妹還要漂亮。”

笑著笑著,東方錦一拳打到水中倒影上。

“為什麼我長成這幅樣子,明明我是男人。明明我是男人,是男人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