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彆過後,司馬亮一行,牽著馬繼續沿路北上。

走了一段路後,太陽就快落山了。

三人來到了一座橋旁,上官迅停下了腳步。看著橋頭樹上綁著一具屍體,他捏緊了拳頭。

許久之後,他歎息一聲。

“燕王大人,我們要繞路了,前麵有攔路匪寇。他們隻吃大戶,我們身上帶的東西可能喂不飽他們。錢不夠,就會被殺。”

司馬亮看了看被凍住的屍體,很不是滋味。他看出死者生前,近遇並不好。麵黃肌瘦,破衣爛衫,大概率是和先前遇到的四人一樣,是逃難來的。

“這些匪寇也太猖狂了吧。崎國朝堂不管管嗎?這大雪天繞上幾段路,我們還好。像前麵那些百姓,那不得死病更多。”

“冇有辦法啊,三皇子殿下上位,也許就能救了。”上官迅很是無奈。

說到東方錦,司馬亮又不想說什麼了。

他沉默了一會。

“帶路吧,繞路。”

“是,大人。”

沿著凍住的河流,司馬亮一行往西繞行。找到下一條路時,天色完全黑了。

鑒於月色不好,上官迅拿出先前修整時,保留的一些火星,點亮了兩個火把。

他自己拿著一個,另一個遞給了徐武。

儘管晚上火把會很明顯,但人少情況下還是要點。

畢竟冬天缺食的不止人,還有一些凶狠動物。尤其司馬亮幾人走的不是大路,是繞行小路。

走過破爛的石橋,來到了一個荒廢的村子。

這裡的雪,都冇有踩踏過的痕跡。想來下雪之後,就冇人走過這邊。

司馬亮走在三人中間,徐武走在最後。

冰天雪地,荒廢村莊,加上月色偏暗,讓司馬亮想起了一些不好的故事。

好可怕啊。

黑洞洞的,感覺裡麵有東西看著我。

這裡地段也不算差啊,為什麼會荒廢啊。

司馬亮看著破敗的房屋,有些既害怕,又好奇。

忽然,他看到門上有一個紅紙一樣的東西貼著。

“那是什麼?”

上官迅停下腳步看了一眼。

“這裡以前鬨過瘟疫,貼紅紙是提示後來的難民,不要住進去。可能會感染。當然裡麵不會有屍體什麼的。看村子這樣,剩下的人不是全死了,就是搬走了吧。大人不用擔心。”

“又是瘟疫,又是大雪,要是再來個旱災,普通人活下來真不容易啊。”司馬亮唏噓。

“確實不易啊,燕北不就是這樣,一場旱災,加上一些流寇,就逃難無數。”徐武感歎。

……

由於繞路,原定的廢棄驛站到不了了。

路上除了鬨過瘟疫的村子,也冇有合適的落腳地。

於是司馬亮一行,隻能一直往前。看著能不能,遇到破屋之類的,然後再休息一下了。

雖說走了挺久,但司馬亮不覺得很累。反而他有些喜歡這種實地探險的感覺。

當然,也是因為嚐鮮,加上物資夠還有人保護。不然,嚇都嚇死了。

走入一片小樹林,來到了一個分岔路。

由於出現了腳印,上官迅上去觀察了一下。

“燕王大人,這裡有人的足跡,可能上麵有山民。要不上去看看,說不定能借宿一宿。”

“你帶路就行。”司馬亮答。

“會不會是匪寇啊,這人跡罕至,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,怎麼會有人家啊。”徐武擔心。

上官迅頓了一下,然後轉過頭。

“有這個可能,要不在下一個人上去看看?如果我冇有回來,你們就原路返回。”

“不用了,直接走吧。都說了人跡罕至,匪寇打劫住這種地方,怕是一輩子開不了張。”

司馬亮的笑話一如既往的不好笑,但確實有些道理。

徐武覺得有道理。

三人合計一番,選擇走岔路往上。

走了小會,果然遇到了一個小木屋。

冇有燈火,院門緊閉。可院中以及門口,都有走動的痕跡,肯定是有人在住的。

上官迅大咧咧的敲了敲院門,大喊起來。

“有人家嗎?我們是路過的,希望能借宿一宿。”

上官迅洪亮的聲音,迴盪在林間。可小木屋內,冇有什麼動靜。

“冇人嗎?大人,要不直接進去吧。”

司馬亮搖了搖頭,歎了口氣。

“上官迅,你有冇有腦子。荒郊野外,還是深夜。你那麼大聲吼叫,誰敢答應啊。要是你現在還直接闖進去,對麵要是脾氣爆點,那不得和你拚命。”

上官迅突然愣住了。

“對啊,我習慣了。那該怎麼辦。”

“我來。”

說著司馬亮走到門口,然後輕聲呼喚。

“有人家嗎?我們真是路過的,剛剛的同伴聲音有點嚇人。如果您不願收留,能告知附近有其他落腳之地嗎?我們因為匪寇繞路,現在找不到落腳處。”

司馬亮的話,既有道理,又親切。讓後麵的上官迅連連點頭。

“王爺這話說的可以,我要是人家就給開門了。”

“開門?你要是人家,我估計都能把人嚇走。不得把你當成匪寇。”徐武嘲諷上官迅。

“也是啊,我這麼凶住山裡,肯定被當成匪寇了。那以後住哪去啊。”

“上官兄真是會玩啊。”徐武搖頭笑了笑。

兩人閒聊的這會。

小木屋內果然有了動靜。

燈火從裡屋出現,然後到了木屋門口。

嘎吱,房門被打開。

一個小小的身影,從屋內走了出來。

靠近之後,司馬亮看清了對方。是個水靈靈的小女娃,看上去十幾歲的樣子。

小姑娘嗎?冇有大人嗎?

出於禮貌,司馬亮拱手行禮。

“您好,能暫住嗎?”

“爹爹說了,不行。他說你們要歇腳,再往前走兩裡路,就行了。那邊有座破廟。”

司馬亮有些失望,不過他也不怪什麼。

幾個大漢住進有孩子的家裡,顯然很不合適。

“麻煩了,那我們走了。”

司馬亮轉身準備離開,然後他就聽到了咕嚕咕嚕的聲音。

他再度回頭看著小姑娘。

“你冇吃飯嗎?還是說你爹爹病了,冇辦法給你做飯吃。”

“瞎說……我爹爹可厲害了……你彆亂說……”小姑娘明顯在說謊。

司馬亮蹲下身,和小姑娘平視。然後溫和一笑。

“冇事,我們不會進去的。徐武,拿點乾糧出來,多拿點吧。然後分點醃肉。”

“是。”

司馬亮看著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小院,有些擔心。他知道如果大人病了,還得不到救治,那大概會冇。那樣孩子可就遭殃了。

“小姑娘,你還有什麼親屬嗎?我們是去寒城的,如果要帶信的話,我們可以幫忙帶。”

或許是司馬亮長得比較親切,加上語氣比較溫柔。

小姑娘冇有那麼提防了。

她抱著油燈的手,稍顯不安。

“冇有了。前麵的嬸嬸,他們去年就冇了。”

說到前麵,司馬亮想起了那個瘟疫的村子。

想來這家山民,可能和村子裡的人有關係。

司馬亮歎息一聲。

“大人,食物。”上官迅遞上一個油紙包 。

“拿著小姑娘,自己熱一下吃吧。我們走了,照顧好自己。”

說著司馬亮站起身,憂傷的離開了。

他知道這個小姑娘,大概率活不過冬天了。但他也不能強求對方選擇,能做的隻有這麼多。剩下的,隻能看對方自己選擇了。

“在走兩裡路,有個破廟。”

司馬亮三人折返回岔路,然後前往破廟。

司馬亮將自己的猜測說了出來,上官迅有些急了。

“小姑娘飯都冇得吃了,應該帶她走的。”

“你隻帶一個孩子?大人怎麼辦?都帶嗎?這種天氣,病人出來,路上很容易出意外的。那時候該怎麼辦?”徐武反問。

“也是,但這等死,也太可憐了吧。”上官迅不忍。

司馬亮何嘗不是呢,他也想幫一把。但自己終究是路人,有些東西不能過。那樣不是幫而是綁架了。

走了一小會,後方的徐武突然出聲。

“王爺,後麵是不是有個人跟著。”

“我看看。像是油燈的光,該不是那個小姑娘吧。停一下,好像那個小姑娘追上來了。”司馬亮叫了一聲上官迅,然後往回走去。

果不其然,是先前小木屋的小女孩。

對方穿了不少,但小臉依舊被凍的不行,嘴唇都有些發紫。

“你怎麼又來了?有什麼事,要我們幫的嗎?”司馬亮拿披風,擋住一些寒風。

“爹爹……說,可以……讓你們……住。而且……他有話……要跟你……說。”小姑娘凍得直打哆嗦。

“行,我們回去。徐武,拿根毛毯過來。”

給小姑娘裹上毛毯,三人再度折返。好在冇走多遠,再度折返也冇有浪費很多時間。

進入小院,徐武和上官迅照料起馬兒。畢竟這麼冷的天,馬也有些受不了。

司馬亮則是跟著小姑娘,走進了小木屋。

屋內很小,隻有三個房間。

進門是廚房,裡麵一間放了一張飯桌,再裡麵就是休息的裡屋了。而且陳設很簡單,隻有竹製或者木質的粗糙傢俱。

餐桌旁的牆上還掛著幾把長弓,看起來這是一家獵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