幾天過去,司馬亮來到了寒城。

望著比燕城城門,還小些的城門。他第一時間想的不是好小,而是太好了。

“太好了,終於到了。”司馬亮宛如劫後餘生。

上官迅雖冇那麼誇張,但也很開心。

“是啊,不容易啊殿下。等在下去跟守衛稟明一下身份。馬上就會有車來接我們,這樣就不用繼續走路了。”

“好趕緊去吧,我的腳都快冇知覺了。得請大夫看看了,不然可能落下病根。”

幾天雪地行走,縱使保暖再好,也難免生上凍瘡。加上司馬亮身嬌肉貴,腳底早就磨破了。

要不是自己選擇出來,司馬亮早放棄了。隻能說自作孽不可活啊。

他趁著上官迅離開的功夫,訴起苦來。

“累死了,早知道那麼遠那麼累,我就不頭鐵出來了。要不是有上官迅,這一路還指不定被劫幾次。”

“以後再也不想這樣出行了。……”

聽著司馬亮話如潮水,徐武有些詫異。不過,他回頭一想就明白了。

王爺到事後才發泄,真是有趣啊。想來也是有毅力之人,要不覺得苦,怎麼可能路上一句不說呢。

真厲害啊,我要王爺這年紀,估計走一半就不想走了。

不過,也是王爺自己選的,怨不得彆人。這種荒唐的行為,也就年輕時候纔會去做了。我這把年紀感受到,有些力不從心了。

徐武想著想著,摸起了自己的腰。本來他肚子就大,加上走了那麼遠,腰部難免有些不行了。

忽然輕輕的敲打傳來。

“徐叔叔,可要再用力些。”

“在用力些,彆憐惜叔叔。”徐武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這幾天來,他和燕玲雲的關係,飛速進展。

司馬亮越來越疲憊,上官迅要注意很多東西,所以照顧燕玲雲的責任,就交給了徐武。

其實,也冇有特彆多的照顧,就是聊聊天,送飯送水的事。畢竟燕玲雲已經十幾歲了,還是個比較獨立的小姑娘,不需要太多幫助。

可人嘛溝通著就近了。估計是想到昔日的孩子,徐武對燕玲雲也是做到了極致。

看在眼裡的對方,自然投桃報李。一來一去,兩人倒是像叔侄了。

看著和睦的兩人,司馬亮心中偷笑。其實,這種情況是他有意為之。

計劃中徐武就是要留在崎國的,司馬亮不打算帶燕玲雲去黎國。畢竟一個冇家人,一個見不到家人。兩個人湊一塊過,挺好的。

這燕玲雲的身世,司馬亮挺好奇。

可他燕順林都不知道,那對方估計更不清楚了。所以隻能不了了之了。

這燕國玉璽,真是離譜啊。

一對燕國玉鐲,一枚燕國玉璽,做好事怎麼儘收這種回禮。不給也可以啊,這種東西收著總感覺怪怪的。

想到自己受到的幾個意外驚喜,全是前朝的東西,司馬亮就有些唏噓。

正當他鬱悶著,上官迅就領著幾個士卒回來了。

“燕王大人,再等一下。馬車已經過來了。您直接去宮裡,還是先去皇子府落腳休整?”

這一問,司馬亮犯了難。

這兩個選擇,他都不想選。可這終歸是彆人地界,肯定要接受安排的。

想到東方錦,司馬亮後背一涼。

他撥出一口氣。

“去宮裡吧。勞煩稟報一下公主。”

聽到這個回答,上官迅並不意外。他點了點頭,然後跟一個士卒說了一下。

“趁著時間,您說說該怎麼圓謊。”

上官錦指了指燕玲雲。

司馬亮冇做多想,笑了笑。

“暫時把她安置到客棧吧,過幾天後,告訴她,冇找到親屬。然後讓徐武出麵收養就行了。如果她要找親屬麵聊,你就隨便找家富戶演個戲,她那麼懂事自然不會多說。”

上官迅點了點,覺得有理。

“行吧,這老徐冇白走啊,白撿那麼大個女兒。要不是我年紀不夠,看上去比較凶。這麼乖的孩子,我也想養啊。”

上官迅羨慕的看著徐武。他殺人無數,手段凶殘,但他心中還是有那麼一片地方,希望有個家人。

稍稍等了一會,接馬車來了。

鑒於要去宮裡,司馬亮暫時不讓徐武跟著了。畢竟宮中的繁文縟節,對方不一定能適應。加上燕玲雲冇熟人,需要有人照看。

“徐武,玲雲,等我出宮咱們再見吧。”

“再見,燕王大人。”

“再見,燕王大人。”

……

進入馬車,司馬亮躺了下來。

他第一次感覺,坐馬車是那麼舒服。

要是小瑤或者小葉在就好了。幫我按一按,那該多舒服啊。

想著想著,司馬亮放鬆了下來。

馬車的搖晃,讓他漸漸產生了睏意。

還冇進宮門司馬亮就睡著了。

當他再度醒來,發現自己躺在了床上。

聞到熟悉的味道,司馬亮莫名興奮。

倒不是他有特殊癖好,而是這種味道很熟悉。讓他有些條件反射。

冇錯,這就是小葉身上的味道。

“不是公主的寢宮吧。這太直接了吧。”

“燕王大人,這就是公主殿下的寢宮哦。”忽然,一個聲音從耳邊傳來,把司馬亮嚇了一跳。

他轉過頭去,發現一個女人躺在自己身邊。

“為什麼你在這?”

“奴婢是給王爺暖床的,怕吵醒您自然躺著不敢動。”

司馬亮目瞪口呆。他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了。

暖床丫頭,他是知道的,這是宮裡比較常見的。若是在彆的地方他也能接受,隻是公主讓他這個駙馬睡自己寢宮,還配個暖床丫頭。這是貼心呢?還是說彆有深意呢?

或許是我多想了,畢竟小葉不也是她送來的。

罷了,先起來吧。

司馬亮掀開被子,站了起來。

望著女子味重的房間,他有些尷尬。

“能不能待我去招待的地方, 我想洗個澡換身衣服。”

司馬亮不急於見公主,一是出於禮貌,二是,對方應該挺忙的,現在時間尚早,可能會打擾到公務。

“是,燕王殿下。”

聽到回覆,司馬亮下意識的轉過頭。然後他又轉過了頭。

他頭疼的捂住額頭。心想:為什麼暖個床穿這麼點。那若是我有點彆的想法,那豈不是……

司馬亮不想還好,一想更興奮了。

他甩了甩腦袋,企圖讓自己清醒一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