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是小葉惹的禍,害我一天天腦袋裡都是這些。

冇錯,就是她,回去得好好懲罰一下。

一想到小葉,司馬亮小腹就有邪火。可以說身體養成習慣了。

畢竟學好百日不見效果,學壞一時立竿見影。

窸窸窣窣的穿衣聲停止。

司馬亮心神安寧了一些。

“好了嗎?”

“好了。”

“帶路吧。”

“是燕王大人。”

一陣香風飄過,侍女走到了司馬亮前頭。

嘎吱房門被拉開。

司馬亮看到了,崎國皇宮內部的景象。

似曾相識的高牆,庭院格局和壓迫感。司馬亮有種回到黎國皇宮的感覺。

“看來皇宮都是大差不差的。看上去冇太大區彆。”

“燕王大人,會這樣很正常。因為黎國皇宮的工匠,有部分就是崎國過去的。”侍女答。

“還有這種事?”司馬亮詫異,他第一次聽說這種關係。

“那是好幾百年前的事了,具體奴婢也不太清楚。就是聽公主提起過一次。”侍女答。

“看來公主還挺博學。”

司馬亮嘴上誇著,其實心裡把對方的麻煩程度,更提了一級。

這種知道多,好學的女人,隻會更麻煩。

能不接觸,還是不接觸好啊。可到都到了,現在多說無用了,先糊弄著。然後找機會接觸一下,李家那邊的人吧。

說到自家公主,侍女眼中出現了小心心。

“彆看公主那麼聰慧好學,其實她也是個女孩子。她知道燕王大人來了,可緊張了。為此,她都推掉了今天的政事,特意去沐浴打扮了。公主為了燕王……”

什麼鬼?

沐浴打扮了?

也就是說,更快見到這個麻煩的女人?

司馬亮無語了。他以為公主會正經一些,冇想到和東方錦一樣不靠譜。

果然是一個父母生的,真是差不多啊。

司馬亮心中感歎,同時為自己的前路擔憂起來。

走過一道宮門,司馬亮停下了腳步。

一道之隔,對麵的高牆不僅漆麵脫落,而且上方的瓦片都缺了不少。

見司馬亮停下腳步,侍女歎息一聲。

“後宮中,除了公主殿下和陛下所住的宮殿,剩下大多都年久失修,破舊不堪。讓燕王大人見笑了。”

“無妨,肯定是有難處,不然也不會這樣。繼續帶路吧。”

“是燕王大人。”

司馬亮饒有興致的看著宮牆,雖說隻是一道牆,但他看出了彆的味道。

進入一座老舊,但冇那麼破的院子。

估計是許久冇人住了,院子中有不少打掃的宮人。

“燕王大人,這是三皇子殿下搬出去前住的地方。雖說有些舊了,但還是不錯的。您稍稍將就一下吧。”

“啊。”

司馬亮愣住了。

他本來還覺得這邊和自己當初的小院有點像,還挺滿意的。一聽到是東方錦住過的,瞬間不想呆著了。

“怎麼了?大人不滿意嗎?”侍女詢問。

司馬亮猶豫了一會。他是不想住,但後宮都破成什麼樣子了,估計是冇得選了。

總得給人麵子吧,想來許久冇住了。應該冇有太多痕跡了吧。

司馬亮隻能這樣安慰。他擠出一個笑容看向侍女。

“冇有,隻是有點意外。三皇子住的地方竟如此簡陋。”

侍女點了點頭。

“確實,外人很難想象,現在撐起崎國半邊天的三皇子。當初也是個不受待見的小皇子。”

司馬亮看了一眼,碎嘴的侍女。心想:或許可以從她這邊,打聽點彆的見聞。

“你叫什麼名字。”

侍女一愣,然後咬了咬嘴唇。

“奴婢叫小夢。”

“小夢是吧,記住了。就你照顧我起居了。剩下的人,打掃完就離開吧。我不喜歡很多人在跟前。”

“是,燕王大人。”小夢的聲音變輕了許多。

“洗澡是在裡麵嗎?”

“是裡麵,您進裡麵稍等一下吧。我叫人打水過來。”小夢答。

“好。”

司馬亮走過小院,進入了屋內。雖說許久未住人,但他並未聞到太多黴味。反而能聞到一種淡淡的檀香味。

“泗水國的香,想來定期這裡有打掃修繕。不然,維持不了那麼好。”

司馬亮住了十幾年宮裡,知道這種建築其實經常需要保養,不然一兩年過去,就不能馬上住人。

看著書房滿滿的藏書和字畫卷,司馬亮點了點頭。

“都是字畫啊,看上去挺符合他氣質的。”

走進一些,司馬亮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。他眉頭皺了一會,然後舒展開來。

看到一副風景畫,他停下了腳步。

司馬亮左看看,又看看,感覺很是熟悉。

“這不是南湖和湖心島嗎?難道說三皇子偷偷去過黎國,不應該啊。”

司馬亮順著畫卷看到下方。

忽然一個熟悉的名字,出現在了眼前。

“李業?看來李家人果然坐到了高位啊。有可能東方錦走上現在這條路,就有對方的影響啊。”

看過這副畫,司馬亮還看到了很多彆的李業署名的東西。

雖說不知道對方和東方錦什麼關係,但猜也能猜到不少了。

“這是,冇畫完的畫嗎?”

看著蓋在桌上的宣紙,司馬亮看到下方還有一卷遮蓋住的紙。

他猶豫了一會,最終出於好奇,他還是掀開了紙。

果然下麵是一張未完成的畫。

上方完成的女子,讓司馬亮看得有些出神。

即便隔著黑白水墨,他都感受到了對方的調皮可愛。

女子造型很是叛逆,一雙眼睛俏皮的看著頭頂,小嘴微微嘟起,纖細的手指撐著稍尖的下巴。

“明明端正姿勢是個端莊美人,竟畫成這副模樣。不過這樣也可愛的。而且有種莫名的熟悉。”

司馬亮這話一出,瞬間頓住了。他想到了哪裡見過畫中人了。

“東方錦?”

司馬亮看著畫作,腦中東方錦的樣子對照起來。然後真的對上了。

“如果這畫是臨摹,那東方錦不是第一次穿女裝?”

司馬亮細思極恐。

“燕王大人,水好了,可以洗了。”小夢的聲音傳來。

司馬亮瞬間慌了神。他將宣紙蓋回到畫上,連忙跑回正廳。然後裝出一副冇什麼的樣子。

“好了?我的衣物拿過來了嗎?”

“拿來了。”

“行吧,那我洗澡了。你不用伺候。”

司馬亮知道宮裡的規矩,所以提前說了一句。

可小夢卻不乾了。她一臉委屈的看著司馬亮。

“王爺是嫌棄小夢嗎?”

司馬亮看到這架勢,瞬間想到當初和小瑤的初識。他知道宮裡的女人,都很講規矩。他長歎一口氣。

“行吧,伺候吧。關上門。”

司馬亮搖了搖頭,走入裡屋。看到熱氣騰騰的木盆,他開始脫起衣物。

每當他脫下一件,小夢就會撿起一件。

待到隻剩下大褲子時,司馬亮坐入澡盆。

呼。

溫熱的感覺傳來,司馬亮感覺渾身舒坦起來。

他癱倒在澡盆,許久冇有動彈。

“泡熱水澡太舒服了。熱乎乎的感覺真好啊。”

司馬亮捧了一把水倒到了頭頂上。

呼。

“太棒了。”

司馬亮享受之時,腳步聲傳來。

很快一雙柔軟的小手,摸到了司馬亮身上。

司馬亮頓了一下。然後適應了下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