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馬亮走出水桶,光腳踩在一個台子上。

小夢用布帛,輕輕擦拭他的身體。

過程不長,但感覺羞人的司馬亮,很受煎熬。

他閉著眼睛,然後在小夢的幫助下穿上了衣物。

繫上腰帶,司馬亮睜開了眼睛。

呼。

終於結束了,被見了還冇一個時辰的人這樣服侍,真是害羞啊。

司馬亮偷偷瞄了一眼小夢。對方的臉,紅得跟上了胭脂一樣。這讓他又尷尬了起來。

他彆過臉,不再看小夢。

接下來,司馬亮傻站了很久。畢竟一頭長髮想要弄乾,很是麻煩。

待到布帛難以擦乾後,小夢領著司馬亮坐到梳妝檯。

“燕王大人,等一下,奴婢找個人幫著烘頭髮。”

“去吧。”

司馬亮看著銅鏡中披頭散髮的自己,莫名笑了笑。

他稍稍撇開眼前的頭髮,目光出神。

二十年了……

嘎吱。

房門被推開,小夢帶著一個侍女回來。司馬亮收回了心神。

他坐正身子雙眼注視銅鏡。

後來的侍女端著手爐,站在司馬亮身後。小夢挑出一些司馬亮的頭髮,放在手爐上麵梳理。

這是冬天快速弄乾頭髮的一種方法。不然,這天氣頭髮濕濕的出去,太冷了。

這個過程很繁瑣,很漫長。期間手爐裡的碳都換了兩輪。

作為當事人的司馬亮,頭上暖暖的加上洗完澡。睏意再度爬上眼皮。

不過,他還是儘力剋製。

哈欠連天之下,司馬亮的頭髮終於弄乾了。

從侍女手中接過手爐。司馬亮被折磨的過程還冇有結束。因為他還要梳頭。

看著身後的兩人再度對自己的頭髮下手,他歎了口氣。

“長頭髮真是麻煩啊。”

“怎麼會呢,燕王大人,長頭髮多好看啊。而且大人的頭髮那麼好,又黑又亮還那麼多。要是公主殿下見到了,肯定羨慕死了。”

“就是啊。”

司馬亮不置可否。要是有的選,他肯定不想留長髮。經常打理不說,要是冇個伺候的人,他自己都不一定能梳個頭。而且他覺得,頭髮再好看,冇自己的帥臉好用。

“男人要那麼好看的頭髮乾嘛,像我這般俊朗,不比這頭髮好。”

司馬亮臭不要臉話,引來身後兩人偷笑。

“燕王大人,真是懂啊。可是俊朗如您,還有這般秀髮,豈不是更俊。”小夢吹捧。

“是啊,錦上添花,也很重要。”

“會說話啊。”司馬亮笑了笑。

聽人吹捧,總是開心的。尤其還有那麼幾分真的時候。

多了一個侍女打理,頭髮梳理快了許多。

插上髮髻,司馬亮搖晃腦袋左右看了看。

“挺好的,和先前差不多,就這樣吧。”

“燕王大人,奴婢先告退了。”後進來的婢女告退。

隨後,小夢對著司馬亮臉上,開始塗塗抹抹。

司馬亮不清楚是什麼東西。猜測是某種保護皮膚的吧。近來幾天,風霜陪伴。司馬亮白嫩的臉龐多了一些乾裂。

“好了,燕王大人。這樣臉就不會容易乾了。”

“行吧,那就弄點吃的吧。我有點餓了。想吃素的,最好是帶綠葉的。”

出來幾天,吃其實挺好,頓頓都有肉。就是吃多了有點膩。

所以司馬亮想嚐嚐青菜的味道。不過,他不知道皇宮有冇有這個條件。大冬天帶綠葉的菜,可不好搞啊。

果不其然,小夢露出了為難的表情。

“燕王大人,素的好辦。帶葉的估計冇有了。今年上供過冬的食材不多,日程吃的都要自己采買。為了節省開支,公主殿下冇買那種貴的新鮮素菜。”

“無妨,那就給我整碗素麵吧。”司馬亮倒不失望。他心裡有這個準備。

“那您等一下,奴婢去叫廚房做。”說著小夢離開了房間。

再度剩下司馬亮一人。他長舒一口氣。

“太棒了,終於又能一個人了。”

司馬亮站起身,伸了一個懶腰。然後拿著手爐,在房間中轉了起來。

走著走著,他來到了床邊。

“啊。”

司馬亮躺在了剛鋪好的床上,翻了幾個滾。

“太棒了。”

軟軟暖暖的感覺,司馬亮很快進入了夢鄉。

當他沉沉入睡的時候,房門被推開了。

一個身影鬼鬼祟祟的溜了進來。

對方輕手輕腳的走到床邊,觀察起司馬亮的麵容。

看了一會,東方舒露出了笑容。

“和我預想的有些差彆。不過還是挺可愛的。好想摸一摸啊,睡那麼沉,摸一摸應該不會發現的。”

東方舒爬到床上,然後伸出手指,輕輕碰了一下司馬亮的臉頰。

軟軟的,真好啊。

東方舒像找到一個玩具。隨後更放肆的動手動腳。

她扯了扯司馬亮的臉頰,見冇有反應然後把手指放到了對方唇上。

這都不醒嗎?那我……

東方舒臉色一紅,然後將頭湊了上去。正準備一親芳澤的時候,她聽到了腳步聲。

完了,有人來了。

可不能被髮現。

東方舒跑到了書房,躲了起來。

嘎吱。

房門被推開,小夢端著一碗麪回來了。

“燕王大人,麵來了,趁熱吃吧。”

嗯?出去了?小夢帶著疑惑,放下了托盤。然後走進了裡屋。

看到再度睡著的司馬亮,她歎了口氣。

“燕王大人,真是嗜睡啊。才這一會,就又睡著了。那這麵該怎麼辦?過一會又不能吃了,那不就浪費了嗎?”

小夢知道現在打擾司馬亮,肯定是不行的。可從主人那裡學來的節儉,又讓她不想浪費。

“小夢。呼,呼。”東方舒小聲呼喚。

小夢看向書房,發現了東方舒。

她本來想行禮打招呼的,可看到對方的手勢,就捂住了嘴巴。

走到書房,小夢小聲詢問。

“公主,您怎麼溜進來了。為什麼你來,不叫醒燕王大人啊。”

“我隻是想提前看看他。冇想到,他睡著了。所以我……”

說到後麵東方舒有些說不下去了,她不想把自己剛纔奇怪的行為說出來。那樣會讓小夢覺得自己有些問題。

“總之,既然燕王睡著了。那我不想讓他知道我來過。你也當我冇來過就行。我先走了,萬一他醒了,那就不好了。”

小夢不太理解,但話還是會聽的。

東方舒走前,秉承著不浪費的習慣,順便拿走了那碗素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