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小的院子,很少的人,除風景不一樣,司馬亮真感覺回到了兒時。

他坐在院中的凳子上,腳邊放著腳爐,手上捧著手爐。宛如一位看破塵世的老者,安靜地看著天空。

這樣清心寡慾的日子,司馬亮過了兩天。他不知道還要過多久。

“馬上一個月了,這次出來也太久了,好想回去。”

“燕王大人,嘴巴乾嗎?要喝點水嗎?”小夢拿著茶杯走到了司馬亮身旁。

張開嘴,溫水入喉,司馬亮再度躺倒在椅子上。他儼然一副廢人模樣。

“大人,要不奴婢伺候一下您?”

司馬亮冇有回答,看了一眼小夢。然後伸出了手。

溫香軟玉入懷,他的心情好了一些。

司馬亮將腦袋埋到小夢頭髮中,深吸了一口。

他不喜歡自己長髮,但是很喜歡聞女人的長髮。為此原本束髮的小夢,特地放下了頭髮。

陶醉了一會,司馬亮歎息一聲。

看他這樣,小夢很是難過。

“要不,奴婢去求求公主吧。這樣一天天不出門,確實太無趣了。”

司馬亮抓住小夢的手,把玩起來。

“不用了,讓她忙著吧。算算時間,三皇子應該回來了。我不太想見到他,還是躲著點吧。”

見司馬亮這麼說,小夢不再堅持。她對於這種囚籠式生活,早已習慣。現在不用做事,還能和司馬亮親昵,小夢很滿足了。

甚至她有一點小小的野望,希望這樣的日子能更久一些。畢竟司馬亮出了宮,可能就不回來了。作為公主的婢女,她不可能也離開皇宮隨行。

砰砰砰。

敲門聲打斷了安寧時刻。

“何人?是公主殿下有吩咐嗎?”小夢問。

“燕王大人,是我上官迅。”

門外傳來的回答,讓司馬亮精神一震。

“開完門,你進去待一會。”

“是,大人。”小夢乖乖走到屋內。

司馬亮正了正衣衫和神態。

隨後,院門被打開,上官迅走了進來。

司馬亮正準備說什麼,就發現對方身後還跟著一個人。他想到另一個可能。

不會吧,想誰就來誰?

這個跟著的人,就是東方錦。對方一臉笑意的跟了進來。

“妹夫好啊。住在我曾經的院中,感覺怎麼樣啊。”

“燕王大人好。”上官迅一臉不好意思。顯然他對故意冇說東方錦來,稍稍有些愧疚。。

司馬亮露出笑容問候。

“三皇子,好。你怎麼有閒工夫來看我啊。王上大喪,你不是應該挺忙的嗎?”

東方錦露出一副憂傷的模樣。然後緩緩走到司馬亮身邊。從他手中拿過手爐,對方直接烤了起來。

“兩位哥哥和妹妹都包下了事,我想看看父王都做不到。加上許久未見妹夫,這不來看看嗎?順道看看故居,找尋些往昔的回憶。”

司馬亮纔不信這番鬼話。他知道對方一定有彆的目的。

他搓了搓微涼的手,看著東方錦。

“三皇子殿下,直說吧。

司馬亮的直率,在東方錦的預料之中。他正起神色,直視司馬亮。

“妹夫,你可以回黎國了。崎國的東西,你就彆操心了。至於你想要追查的東西,我會幫你解決的。崎國馬上要變化了,你在這不太合適。”

司馬亮嘴角抽搐。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心想:你早這樣,我還來寒城乾嘛?

想到和東方舒的請求,他陷入了沉思。

沉默一會,司馬亮露出微笑。

“若是殿下能解決我的煩心事,還願意放我走。那我自然想早點離開。”

“那好,一言為定。我現在就找人幫你解決。”

聽到司馬亮答應,東方錦很是開心。他將手爐還給了司馬亮。

“那我先走了,上官迅你不是還有事要說嗎?你待會來找我就行。”

說著東方錦走出了院子。

司馬亮看到這種情況,很是不理解。

明明讓我留下的是你,現在讓我走的也是你。

真不知道為什麼?

還是說他本來就不像我待著,但因為有彆人想讓我待在這裡。

忽然,司馬亮想通了一些東西。

黃昏會,小順子,李家,或許是他們故意讓我留在崎國那麼久。那麼他們可能在燕城,謀劃什麼。得趕緊回去啊。

想到可能會出的事,司馬亮不免擔心起來。他離開快整整一個月了。王府裡現在隻有一個剛上手的小三子,要是出點事可能真擋不住。

“王爺,王爺……”上官迅呼喚。

“啊。”

司馬亮看了上官迅一眼。雖說回過神,但他還是有些心不在焉。

“你說吧。”

“按照吩咐下去,燕玲雲有些傷心,但接受了現實。徐武也決定收養對方,可以說一切都入大人預期。”

要是平時,司馬亮可能會高興一下。現在跟他關係不大的事,他並不是很在意。

“那樣就好啊。對了你出宮的時候,幫我跟他們說一下。讓他們跟著我一起回清泉灣,寒城可能有動盪,留在這邊不太安全。”

“是大人。”

上官迅知道司馬亮的意思。神情有些複雜。

“冇彆的事,你先走吧。”

準備要走之際,上官迅又轉頭。

“大人,我希望您以後能幫幫三皇子殿下,他真的很不容易。他冇有你們想象的那麼殘忍無情。很多時候,隻有這樣,才能保護好自己。”

上官迅的說辭,司馬亮並不苟同。他知道上官迅就是這樣的人。溫和的表象,纔是他偽裝的模樣。

不過,他不會多說什麼。畢竟一個深信的人,不會相信彆人的解釋。

“知道了,你走吧。”

“再見,大人。”上官迅,走出院子。

司馬亮坐在椅子上,看向院子。馬上要離開這裡了,他覺得院中的一切變得可愛起來。

“終於要離開了。希望燕城的一切都好吧。”

司馬亮又喜又憂之際,屋中的小夢複雜了起來。

她不想司馬亮離開。她知道公主也不希望他離開。可現在的事情,並不是她這個侍女能左右的。

“燕王大人,進來一下。小夢有話想說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司馬亮走進屋內,然後小夢將門拴上。

“怎麼……”

唔。

火熱的一吻,讓司馬亮有些猝不及防。

注意到小夢眼角的淚水,他清楚對方偷聽到了一切。

司馬亮倒不在乎這些,畢竟他就冇想隱藏什麼。

他和東方舒的合作,僅限清泉灣的所屬權。剩下的和他冇有關係。崎王崩了的這些時間,他冇添亂,很不錯了。

如果東方舒,在權利鬥爭中失敗死去。司馬亮不會多內疚,隻會稍稍惋惜。同樣,對小夢和小葉的態度也一樣。

兩人願意跟他走,他會好好照顧。可若不願,那他也冇辦法強求。畢竟他對於崎國的人來說,隻是過客。黎國燕城,纔是他後半生的家。

司馬亮推開小夢。

“你願意跟我走嗎?”

小夢冇有回答,再度獻上一個吻。

司馬亮明白了對方的選擇。他不再多說什麼,而是迴應對方的這份感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