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城皇宮內,大量白布被染成了血紅色。同時,大量屍體被抬運到一個地方。

朝殿之內,東方錦渾身是血坐在王座之上。他成功了,冇有人阻攔他了。可他並不開心,反而覺得很孤獨。

望著朝堂外的景象,他陷入了追思。

一位麵生的人,跪倒在東方錦腳下。

“殿下,不,往上,有一個壞訊息。上官迅大人,重傷不治殞命了。”

“什麼?上官迅死了?”

東方錦有些意外,可他突然狂笑了起來。

哈哈哈。

“死了?你也離開我了嗎?好啊,好啊。都走吧,走吧。”

東方錦陷入了癲狂,他拿起手邊刀,一刀砍死了彙報的人。

鮮血噴濺,他染上了更多血液。

緩緩走出朝堂。

東方舒扔下手中的刀,然後跪了下去。

“我做到了,我是崎王了。接下來,我要殺光一切反對我的人。”

皇宮的肅殺結束了,寒城的肅殺纔敢剛開始。

慘叫聲,呼喊聲,不絕於耳。

寒城中心最高的茶樓上,一個黑衣人默默看著城中變化。

“開始了。黎國也該開始了。”

伴隨著茶杯落到桌上。

破廟中的司馬亮,拿起了茶杯。喝下一口熱茶,他長呼一口氣。

看著淋著雪的馬車,他想起了來時的經曆。

經過一晚大雪,馬車不再好走。過了一天時間,司馬亮一行才穿過不毛原。原本預計的兩天半行程,又需要增加了一天。

“王爺,喝湯。”徐武像往常一樣,遞上了肉湯。

司馬亮喝過一些,然後詢問起來。

“燕玲雲呢?”

“她說有事,馬上就回來。”徐武答。

“這樣啊,那隨她去吧。我吃的差不多了,想出去看看。”

司馬亮放下空碗,然後走了出去。

走了一小圈,他就來到了馬車旁。正準備鑽進去,然後就看到雪中發呆的燕玲雲。

“她在乾什麼,過去看看吧。”

本來司馬亮想看看,東方舒這邊要不要一些幫助。畢竟雪大了,馬車上還是挺冷的。冇有太多取暖或者熱湯,坐一天還是很難受的。

現在注意到燕玲雲,難免又好奇起來。司馬亮慢慢走了過去。

“你在乾什麼?是在追悼嗎?”

司馬亮注意到燕玲雲所在的地方,有很多無名木牌,猜測是埋葬死者的地方。

“大人, 我的孃親就埋在裡麵。之前瘟疫,爹孃都染上了。爹撐過去了,可娘冇有撐過去。預防傳開,所有瘟疫死的鄉親都被燒了,埋在此地。焚燒是官府的人主持。大家也分不出自己的親人,隻得插上無名木牌,當做墓碑。”

看著一地木牌,司馬亮有些悲涼。他輕輕拍了拍燕玲雲。

“冇事的,都過去了。以後和徐武好好生活就行了。我會給你一些照顧的。不要多擔心了。”

“謝謝,燕王大人。”燕玲雲行禮感謝。

看著得體的對方,司馬亮突然想起了那枚玉璽。正巧有單獨相處的機會,他想問問看,或許會有些收穫。

“玲雲,你見過 爺爺那輩的人嗎?”

燕玲雲疑惑了一下,但還是如實回答。

“見過,但見得不多。此前我和爹孃是住在村裡的,爺爺住在那個小木屋。我經常去找他玩。”

司馬亮眼前一亮。心想:可能能瞭解到一些東西。

隨後燕玲雲講述了一些,關於她爺爺說過的故事。

故事不是很多,但也足夠司馬亮瞭解到一些事情。聽完這一切,他表情複雜了起來。他感覺是真的。畢竟講給小孩的故事,冇必要摻假。

回到破廟,司馬亮拿出了那枚燕國玉璽。此時的玉璽,被他清洗乾淨,冇有了汙泥。

“受命於天,既壽永昌。”

忽然,一聲驚雷響起,把司馬亮嚇了一跳。他趕忙收起了玉璽。

“燕王大人,天生異象啊。”徐武驚呼。

司馬亮走到屋外,看向天空。

即便烏雲蔽月,他依舊能看到一顆非常亮的星星,在不停閃耀。

“這是什麼異象。”司馬亮隻覺得詭異,但不知道為什麼。

“大人帝星式微,旁邊的子星奪目。這是帝星隕落的前兆,估計不久帝星就要隕落了。這是不祥之兆。”徐武答。

“不會吧,這隻是星象。怎麼可能會出事呢?”

司馬本身就是不信神佛之人。這種東西,他更是不信。可不知道為什麼,他的手伸向了袋中的玉璽,不停摸著上麵的刻字。

“子星奪目,帝星隕落。天下隻有一帝,那就是父皇。若是真的,子星豈不是代表……”

司馬亮阻止了自己的想法,然後長舒一口氣。

忽然,他眼前的一切,開始變化。

司馬亮來到了黎國朝堂之內。

“原來是夢啊,我說徐武這麼會知道這些東西。這樣就好說了嗎。”

司馬亮知道是夢後,瞬間放鬆下來。看著陰暗的朝堂,他將目光看向唯一放光的龍椅。

那上麵空空如也,卻彷彿承載著一切。

司馬亮轉頭背對龍椅,想要離開。可走了幾步,他又轉過頭。

“這是夢,應該沒關係吧。”

司馬亮對著龍椅伸出了手。然後慢慢走了過去。

一步兩步,他走上了台階。

撫摸到冰冷的觸感,司馬亮莫名興奮。那是一種心底的渴望,獲得滿足的感覺。

他躊躇良久,最終他轉過身,緩緩坐了下去。

然後,司馬亮醒了。看著頭頂熟悉的車頂,他患得患失。

一種莫名的失落,爬到了心間。

“還是放不下啊。能勸東方舒,卻勸不了自己。人啊,說總比做簡單。”

司馬亮出神了一會,然後拉開了車簾。

“雪停了?”

司馬亮看向天空,然後他愣住了。雖說冇有烏雲遮蔽,能看清整個星空,但司馬亮一下就注意到了那顆熟悉的星星。

“子星耀目,帝星式微。帝星將隕,不祥之兆。不會是真的吧,難道那個夢是真的?”

司馬亮拿出衣兜中的玉璽,然後看起上麵的刻字。

“受命於天,既壽永昌。”

一道天雷落下,司馬亮摔倒在地,然後玉璽跌落到了地上。

當他去撿起的那一刻。

一雙腳出現在了司馬亮麵前。

“小六啊。你終究還是想要這個位置啊。我做了那麼多,終究還是冇讓你放下啊。你最終還是要造反啊。為什麼,為父真的不想殺你啊。”

皇帝的聲音,讓司馬亮顫抖起來。

他知道還是在夢境之中,可他卻不受控的跪拜下來。

“父皇,我冇有這種想法。我隻是撿到了這枚玉璽。我想交到祖廟去的,真的。還有我是黎國皇室,為什麼要造反啊。”

皇帝一腳踢翻了司馬亮。他毫無感情的眼神,直視司馬亮。

“你是黎國皇室,可你身上還有燕國皇室的血。你就是個雜種,養不熟的白眼狼。我仁慈了,就該在當年,把你一併殺了。你看看,你釀成的一切。”

聽到皇帝的話,司馬亮抬起頭。然後他傻眼了。

皇帝身後的黎國皇宮,燃起了熊熊大火。地上出現了一具具屍體,這些人,司馬亮都認識。每一個都是他的兄弟姐妹。

忽然,他看到一個人出現在皇帝身後。

“小心……”

噗呲。

冇等司馬亮說完,一把刀穿過皇帝心口。然後對方就無力的倒下。

“不。”

伴隨著司馬亮的尖叫聲。他看清了動手的人,那是一張再熟悉不過臉的。因為那個就是他自己。

呼。

司馬亮再度從馬車中景象。此情此景,讓他有些恍惚。

拉開車窗,看著依舊下雪外麵,他放鬆了下來。

“還好隻是夢,還好隻是夢,……不……為什麼……隻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