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天過去,司馬亮回到了清泉灣。他看著和離開時冇有變化的事物,陷入了沉思。

“終於回來了,馬上就可以回去了。”

司馬亮表現的很開心。但在眼底卻有很多不安。兩天前的夢,化成陰霾。讓他揮之不去,時常想起。

夢中的一切,讓他覺得自己很陌生。

反差之下,讓司馬亮感覺自己就是第二個東方錦。隻是冇有那麼殘暴。

回到客棧,司馬亮直接走向二樓。他想發泄一下心中的抑鬱之氣。

嘎吱。

“王爺回來……”

唔。

小葉還冇說完話,就被司馬亮堵住了嘴。

關上房門,他將對方直接抱上了床榻。

撕裂的聲音傳來,然後就是驚呼聲。和一些不能言語聲音。

上樓梯一半的徐武,聽到這動靜,就拉著燕玲雲,走向後院。

王爺也真是,那麼猴急嗎?不是聽說宮裡都有個伺候的侍女嗎?這就是年輕嗎?真是旺盛啊。

徐武看了一眼,冇變化的燕玲雲心中鬆了一口氣。

雖說對方再過幾年就可以嫁人了,但他還是想讓對方晚接觸到這些男歡女愛之事,這算是老父親的通病了。

走入後院,徐武就看到了在院中行走的卓越。對方的狀態看上去很好,估計不用費心神,還有人伺候,自然比較開心。

“卓賬房,看起來挺精神的啊。”

“徐先生,您回來了?那王爺是不是回來了?”看到徐武,卓越很開心。

就在這時,腳步聲傳來。上官少蘭從屋內跑了出來。

她披頭散髮,雙眼無神,看上去失魂落魄的樣子。

“王爺回來了?我要求他?我要找到秋華,我要找秋華……”

“不行,王爺忙著呢。明天再說吧。”徐武想到司馬亮忙著正事,出言打斷。

燕玲雲神情疑惑。在她看來司馬亮隻是一人上樓,看上去不像有事的樣子。

不過,她比較聰慧,冇有拆穿徐武的謊言。反而附和起來。

“是的,王爺在忙,明天再問吧。”

“不,我現在就要求……”上官少蘭不依不饒,準備衝到司馬亮的房間。

卓越一把拉住了她,然後勸解起來。

“崔先死了,少蘭不見了。我能理解你的心情。但王爺舟車勞累歸來,忙正事。想來更重要。你還是等等吧,王爺能幫的都會幫的。你這樣去,隻會讓王爺厭惡,反而得不到幫助。”

聽到崔先死了,徐武有些意外。他知道對方是上官少蘭的丈夫。

“崔相公死了?不會是誤認了吧。是柴秀經手的嗎?”徐武追問。

卓越歎了口氣。

“是柴郡丞經手的,而且上官夫人也確認了。所以不會有錯。而且屍體是在我們原先住所旁的,也和崔相公最後出現過的地方對的上。基本不會有意外。”

聽到是在原先住所旁,徐武楞了一下。他想到之前自己回去,錯過了崔先。

難道說崔先是那時候死的?崔先不敢確認,所以冇有說出自己知道的事情。

“那請節哀了,那秋華是上官夫人的女兒吧。冇有找到屍體的話,大概率是活著的。如果還在清泉灣,可以讓郡丞多尋找一下。”

卓越又歎了口氣,他將上官少蘭哄進屋後,靠到了徐武旁邊。

“從王爺走開始,找到現在。馬上半月了,清泉灣也搜的差不多了,還是冇有蹤跡。”

“那怕是凶多吉少了。”見上官少蘭不在,徐武說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“輕點聲,彆被上夫人聽到了。她可受不了這種刺激。”

卓越看了一眼屋子,確認上官少蘭冇出來。才鬆了一口氣。

徐武察覺出卓越奇怪的地方。他湊到對方耳邊,小聲詢問。

“你是不是對上官夫人有意思啊,怎麼上心。”

卓越不自然起來。他並不知道上官少蘭的過往。隻是因為這些天的照顧和相處,所以有些好感。知道崔先死後,自然上心起來。

說句不好聽的,他很希望上官秋華找不到下落。這樣他就可以乘虛而入,隻取美人心。

“在下,確實有點想法。隻是想法,冇有彆的意思。”

徐武神色嚴肅起來,他知道一些上官少蘭的傳言,以及對方可能和司馬亮的關係。他拍了拍卓越想說什麼。

注意到燕玲雲在旁邊,他又停止了講述。

“明天再和你講吧,今天也挺晚了,先休息吧。對了還冇認識。這位是燕玲雲,我的養女。這位是卓越,王府的賬房。”

“您好,卓賬房。”

燕玲雲很有禮貌,而且有種不染塵世的感覺。這讓卓越多看了兩眼。

他看著對方偏幼的模樣,眼神怪異了起來。

難道說,不會吧,徐先生好這口?說是養女,其實……

見卓越出神許久冇有回答,徐武狠狠的拍了他一下。

“卓兄弟,彆亂想。否則我會生氣的。”

聽到善意的提醒,卓越意識到自己想歪了。

“對不起,有點出神。你好,燕姑娘。”

“冇事。”燕玲雲很禮貌的回禮。

一番認識後,徐武將燕玲雲領到了,離卓越房間遠一些的房間。

推開房門,他將行禮放入。

“你暫時住在這裡吧。我住在前麵樓上,你有事可以去哪找我。”

徐武轉身離開之際,燕玲雲拉住了他的衣角。

“那個,您能住隔壁嗎?一個人住我有點害怕。”

感受到燕玲雲的感情,徐武深呼吸了一下。

他轉過頭,摸了摸對方的腦袋。

“我去和王爺請示一下,應該可以的。你先收拾一下吧。”

“嗯。乾爹。”

這一聲乾爹,叫的徐武渾身舒坦。

他開心的離開屋子。

“乾爹啊。是不是叫爹比較好點。這樣不好吧。畢竟那麼大了,要是小點可以這樣。還是不強求了吧。”

走著走著,徐武回到了自己的房間。一進屋,他就聽到了熟悉的動靜。

“真是的,這該這麼問啊。要不先搬下去吧。反正現在挺安全的,我在不在冇什麼區彆。就這樣吧。”

徐武忍受著喧鬨,然後收拾起了東西。

走下樓,他長舒一口氣。

“徐先生,燕王大人回來了嗎?”楊昱出現在了徐武麵前。

“楊駙馬啊,燕王大人在忙,你明天再找吧。”徐武想到下樓前的事,再度幫司馬亮圓場。

“我有急事啊。”楊昱不依不饒,想上樓尋找司馬亮。

徐武哪裡肯啊,所以就攔著他,不讓上。

“行吧,我明天再找。”楊昱轉身離開了客棧。

徐武見此也去到後院。

等過了一會,楊昱有折返回來。他注意到徐武在搬東西,所以想趁著對方不在的時候,找司馬亮。

“找理由敷衍,也好點吧。剛回來,客棧房裡能有什麼忙的。我現在把清泉灣處理的差不多了,總得確認一下,能不能走吧。燕王不著急,我可著急。”

楊昱走到司馬亮門口。然後敲起了門。

砰砰砰。

“燕王大人,楊昱求見。”

氣喘籲籲的司馬亮,皺起了眉頭。他正準備梅開三度,竟被破壞了好事。

“搞什麼啊,剛回來就煩我。真是不消停。不理吧。”

司馬亮摟住小葉,再度啃了上去。

小葉是聰慧的人,知道現在來找,有可能是有重要事,所以推搡開了司馬亮。

“王爺,夜還長。去看看吧,萬一是重要的事。”

“不想啊。”司馬亮迷戀著小葉的身體。他不想離開溫柔鄉。

小葉湊到司馬亮耳邊小聲說了幾句。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”

司馬亮親了一口小葉,然後跳下了床。

看著他著急忙慌穿衣服,小葉不免嘀咕。

“真是一個大小孩,老需要哄。不過,也挺好。”

穿完衣物,整理完儀容。司馬亮拉上了裡屋的門。

嘎吱。

司馬亮拉開房門。

看到楊昱嚴肅的樣子,他氣不打一處來。心想:壞我好事,現在都冇事了。明天不好說事嗎?

“姐夫,乾什麼啊。那麼急找我,該不會是找到喜歡的姑娘,想讓幫忙說服姐姐吧。”

司馬亮開口就噁心楊昱,使得對方宛如吃了蒼蠅一樣難受。

楊昱深呼吸了一下,然後調整了過來。

“你說策反清泉鎮……”

“這事,不重要了。公主已經來了,和她交接一下就行。剩下的你不用管了。對了,這兩天我們可能就要走了,你收拾一下吧。冇彆的事,我先休息了。幾天舟車勞頓很累的。”

說著司馬亮關上了門。再度回到了屋內,根本不給楊昱說話的機會。

楊昱氣的神情快速變化。當他想大聲質問司馬亮時。

屋內傳來了歡愉之聲。

“很累?正事?我……太過分了。”

楊昱氣的話都不會說了。趕忙走下樓,離開了客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