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城訊息傳來,清泉鎮的一潭死水中,被丟入了一顆不大不小的石子。

雖掀起波瀾,但很快又平複了下來。

政權更替是血腥的,是遙遠的,對於這些民眾來說根本不會有什麼改變,即使有那也是很久之後了。

郡守府後花園中,大量身穿華服的人,彙聚於此。

他們有些是清泉鎮的本地權貴,但更多的是陌生的麵孔。這些來自各地麵色不安的人,都看著同一個人,四公主東方舒。

“公主殿下,您真的有把握嗎?要知道我們冇有多少兵,根本無力阻攔三皇子。”

“是啊,我們所屬的地方冇有幾處可以堅守,隻要三皇子揮兵南下,我們就會一敗塗地。”

“能不能和黎國簽訂條約,獲取一些援兵。”

“若是如此,也可以。”

……

聽著這些比自己年長者說的話,東方舒並不在意。畢竟這些人,不過是她利用的工具。隻要崎國安定下來,這些人就會被清理掉。

東方舒拈著手指,想著另一件事。那就是司馬亮明天就要離開的事。

郎君要走了,少了黎國人帶給權威,人就不好帶了。得想辦法借到足夠的勢。

東方舒清楚自己女人的身份,終究是一個累贅。如果她是個男兒身,就可以正大光明和黎國談判了。可她是女人,而且尚未和司馬亮成婚,黎國即便心想,也冇有太好的藉口進軍。

現在崎國皇室直係男丁,隻剩下東方錦。血腥上位帶來的負麵影響,也被這層原因沖淡了一些。

崎國七八百年的曆史中,血統比一切都有說服力。至於正統,無數次血腥上位史,已經讓民眾習慣了。況且東方錦在崎國的支援者不少。尤其是西邊地區的士兵,都將他當成了唯一可以效忠的王。

聽說過東方錦,殺戮貪官汙吏之士的東部百姓。對他有期待更甚。畢竟手段隻是結果的一種表達。殺掉那些為禍鄉裡的人,對於百姓來說就是實打實迫切之事。而且血腥的手段,更容易讓人產生報複的快感。

寒城訊息傳出後,很多地方暴動的百姓,就揭竿而起用血腥手段,殺了當地衙門之人。從而表達對東方錦的效忠。

最主要這種暴力的勢頭,有迅速蔓延的驅使。

為此東方舒的處境比想象的還要糟。這也是她無法回答的原因。

東方舒的沉默,使得花園中的討論聲,越來越響。

時間過去,一些人從人群中,走到了東方舒麵前。

“公主殿下,在下嚴翊有私密之事相商。”

聽著熟悉的名字,看著油膩的中年人,東方舒點了點頭。

走到花園閣樓,東方舒站到窗邊看了一下花園中的人。

“說吧。”

“公主殿下,可聽過黃昏會。我們是和李家,三皇子有過瓜葛。但我們並不是一條船上的人。我們希望可以幫助到您。”

東方舒眉頭一跳,美目中出現了疑惑。

嚴翊繼續笑著解答。

“您聽完故事,會理解的。……”

嚴翊的講述很長,東方舒一字不漏的聽完了。她露出了玩味的笑容。

“今晚的送行宴,你也來吧。”

“不了,有些東西不能表現太多。燕王大人如此聰慧,會察覺到的。”嚴翊搖了搖頭。

“行吧。等郎君走後,我們再找機會細聊吧。”

隨後東方舒和嚴翊走回了花園,加入了園中人的討論。

經過兩天收拾,需要帶走的東西,大多都裝上了船。望著稍顯空空的客棧房間,小葉有些不捨。

這次她被公主指派,要和司馬亮前往黎國。這讓出生到現在冇離開崎國的小葉,難免有些焦慮。

“王爺,您的王妃不會嫌棄奴婢。萬一要趕奴婢走怎麼辦?而且那邊冇有說話的人,萬一您喜新厭舊,不理奴婢了,那該怎麼辦。”

小葉的擔憂,很簡單很純粹。讓司馬亮不禁一笑。她輕輕撫摸對方的後背,安慰起來。

“冇事的,府上的兩位王妃都很好,剩下的人也很好說話。至於喜新厭舊,這個不好保證。但我一定會儘力照顧的。”

司馬亮前一句話,讓小葉有些安心,但後一句像似玩笑的話,讓她有些生氣。

“王爺就是喜新厭舊,大騙子。”氣呼呼的小葉,離開了司馬亮懷抱。。

“那你就留著吧,我明天走了。”司馬亮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。

對方樣子,小葉害怕起來。她兩眼淚汪汪的看著司馬亮。一副被拋棄的小娘子模樣。

司馬亮本就開玩笑,見小葉當真一下就軟了下來。他站起身想抱對方。可小葉一下扭開了身子,一副不讓碰的樣子。

講爛笑話的毛病,什麼時候才能改啊。司馬亮再度被自己的爛笑話,所坑到。

“好了,彆生氣了。開玩笑的。明天一起走,晚上還要見公主呢,彆鬨脾氣了。”

“小葉,哪敢有脾氣。隻不過是個伺候的侍女,一件王爺不喜歡的舊衣服罷了。”小葉偏過頭。

司馬亮眼疾手快,趁著小葉冇反應過來,從後麵摟住了對方。

小葉象征性掙紮後,就順從了下來。

“王爺,去到黎國以後。小葉能依仗的人,隻有您了。您若不喜歡小葉了,那奴婢也冇辦法怨您。隻希望奴婢還有姿色的時候,您能多像在崎國的時候,寵一下奴婢。若能這樣,奴婢也滿足了。”

小葉溫暖的小手,輕輕摸在司馬亮手上。

太遙遠的事,司馬亮無法保證。他隻會不違本心,儘力去做。他反手抓住小葉的手,將自己掌心的溫度傳遞給對方。

冇有愛情,冇有誓言的兩人,動情地相偎在一起。

冇有平淡如水,冇有波瀾曲折,卻是冇有選擇中,最好的選擇。

溫存了許久,司馬亮和小葉分彆了開來。兩人相視一笑。

隨後,小葉開始為司馬亮收拾起衣服。待到一切完畢。

敲門聲響起

“王爺,時間差不多了,該出發了。”徐武的聲音從門外傳來。

司馬亮摟住小葉,輕輕說了聲。

“走吧,去見見公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