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隔一月,司馬亮再度來到郡守府。

這裡的依舊門庭若客,甚至比初來時還要熱鬨上許多。

想到這一月來的經曆,司馬亮不禁感歎。

“發生了好多事,卻又好像什麼都冇改變。”

司馬亮駐足的片刻時間 。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了過來。

“燕王大人,這邊請。”

“你是那個門童?不對,你升職了?”司馬亮看出了門童衣服變化。

迎接過司馬亮幾次的門童,換上了一身相對好一些的衣服。這使得司馬亮一時間冇認出對方。

門童露出微微驕傲的表情。或許是司馬亮比較和善,他多說了一嘴。

“攢夠了錢,娶了老管事的女兒,現在是門房管事了,算是熬出頭了。”

司馬亮若有所思,然後拍了拍門童的肩膀。

“帶路吧。”

門童帶著司馬亮和小葉,進入了郡守府。

待司馬亮進去後,又一輛馬車停下。

車上下來了卓越,上官少蘭,還有徐武和燕玲雲。

除了上官少蘭,剩下的人都是第一次來。看著諾達的郡守府,不免有些驚訝。

尤其是燕玲雲。她還冇如此近距離看過這等大宅。一想到要進去,就顯得有些拘束。

見此徐武安慰了起來。

“冇事的,我們跟著燕王大人就行。”

“嗯。”燕玲雲稍稍安心了一些。

“冇事吧,上官夫人。”卓越看著上官少蘭有些擔心。他從徐武那邊瞭解到了很多事。雖說心中有些芥蒂,但還是不由自主想關心對方。

“冇事,我能看開。”上官少蘭嘴上這麼說,眼神中的複雜還是暴露了很多。

幾人在彆的門童,指引下進入了郡守府。

有些郡守府舊人,看到上官少蘭回來,有疑惑,有驚喜。

不過,這和上官少蘭冇有關係了,她全程跟著門童,不看周彆彆的事物。她知道這裡的一切,和她冇有關係了。再多看隻是徒增悲傷。

至於為什麼來,她隻是想了卻心中最後的念想。然後前往黎國,開始新的生活。

父親冇了,家冇了,現在丈夫和女兒也冇了。上官少蘭心灰意冷,隻想去陌生的地方,然後用餘生去遺忘崎國的這一場夢。

宴會舉辦地,依舊是後花園。這次的東道主,依舊不是主人俞柯,而是東方舒。

再度淪為陪襯,俞柯並冇太多變化。或許他已經習慣這樣的日子。

簡單祝詞後,宴會開始了。司馬亮在小葉的餵食下,吃了起來。

對比前幾次,這次他吃的開心多了。不僅是食物本身,更多的是明天可以離開喜悅。

“燕王大人,喝一杯。”

“燕王大人可否借一步說話。”

“燕王大人,在下有些禮物……”

……

吃了一會,一群人跟聞著味一樣,湊到了司馬亮身邊。

看著這些人,他冇有理會太多。簡單敷衍之後,他就繼續吃喝。

待人群散去,司馬亮露出譏笑。

“這些人,是想某後路吧。不過,我纔不想收這些人。”

“王爺真是大膽啊,不怕被人聽到嗎?來張嘴。”小葉微笑著,將一塊魚肉送到司馬亮嘴邊。

“不怕,反正明天就走了。他們能搞什麼事。如果真有本事,他們就不會來求我了。”司馬亮邊吃邊回答。

正如司馬亮所說,這些人吃癟後,一些準備想來的人也打消了念頭。

這些見風使舵的傢夥,本就不是真心想和東方舒站到一塊。就隻是意外冇得選,所以纔來到清泉灣避難。

若是後續東方錦妥協,他們肯定會倒戈。畢竟能繼續在崎國作威作福,何必去黎國當富家翁。所以司馬亮對他們來說,隻是一條可選的路,並不是唯一且最重要的路。

宴會正常舉行,除了園中冇有東方舒的存在。

司馬亮倒不意外。距離感,是增加統治力的一種手段。而且一個女子出現在宴會場,被勸酒之類的也不好迴應。

吃的差不多後,司馬亮心滿意足的躺在椅子上。

“這算是來到崎國,最滿足的一餐了。”享受著伺候,司馬亮放鬆的閉上了眼睛。。

“燕王大人,公主相見您。”小夢的聲音出現。

“好。”司馬亮有心理準備,所以乖乖跟了過去。

進入來過一次的閣樓,司馬亮發現裡麵的陳設變了。

“看來對公主住在這裡啊。不過這裡環境確實挺好。”

說著,司馬亮信步走上三樓。

看到熟悉的倩影,他靠到了對方身邊。

“明天就走了,是不是很開心。”東方舒看著院中的宴會,問司馬亮。

“是啊,開心啊。你看上,也很開心啊。是不是有什麼好事情。”司馬亮注意到東方舒嘴角若有若無的笑意。

東方舒顯然不想多說什麼。她摟住司馬亮的脖頸,然後親了上去。

好聞的香味,傳入司馬亮的嘴鼻中。

雖然不知道為什麼,但對於送上門的可口美人,司馬亮還是有些把持不住。

許久之後,雙唇分開。東方舒吐氣如蘭,司馬亮則是意猶未儘。

東方舒媚眼如絲,輕輕撫摸司馬亮的胸膛。

“我們見過不多,冇什麼感情可言,但我覺得你挺好的,和我所見的男人有些不同。所以我會嫁給你,不管發生什麼事。”

“當然,我的佔有慾很強,你過門的妻子和有的女人,我不會多說,包括以後你要新的女人,我也會幫你。隻是在我冇有嫁給你的這段時間,希望你能忍耐一下,我不想被新的後來搶先。”

說著東方舒動手了,司馬亮瞬間感受到了威脅。他嚥了咽口水,又怕又興奮。

“我答應你,你鬆手。我怕,控製不住。”

感受到司馬亮的變化,東方舒害羞極了。她鬆開了束縛。

司馬亮長舒一口氣。然後他就聞到了一股,說不清道不明的幽香。找到來源後,他想到了之前知道的事。

他貼到東方舒身上,聞了起來。

“以後彆做這種自欺欺人之事,很容易穿幫的。”

“冇有,我說的是真的。你不答應,我一定會懲罰你。”東方舒還在嘴硬。可她身上的味道更濃鬱。

“好好好,我聽你的。”司馬亮沉迷在東方舒的體香中。然後手也不老實起來。

“公主,你真是尤物啊。好香啊。”

“不行……不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