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微微亮,司馬亮穿著完畢站在了客棧二樓。

“又下雪了。”

司馬亮伸出手,接住了一些雪花。待化成雪水後,他又重新接了一些。

如此反覆了多變,他身後的門被打開了。

“王爺,準備好了。我們走吧。”小葉穿著一身新衣,走了出來。

司馬亮倒掉手中的雪水,然後轉過頭。

“走吧,該回去了。”司馬亮的語氣中有期待,有不安。他不知道會有什麼在等自己,但能回去就是好事。

大大的王府,小小的家,那是一份司馬亮割捨不下的牽掛。

做上馬車前,司馬亮最後看了一眼客棧和街道。

這裡和往常一樣冇有變化。

來來往往的行人,他們表情還是那麼麻木。司馬亮的到來和離去,根本不會改變他們的生活。

司馬亮歎息一聲,坐上了馬車。

從北城區出發,繞到了東北岸的漁村。隨後,順著碼頭旁的道路,一直往南。

一頓停停走走後,馬車停了下來。

司馬亮和小葉走下馬車。

“王爺好。”

“燕王大人好。”

早早等待的盛定和楊昱,問好。

“都好。”司馬亮回禮。

四人稍稍等了一下,又來了一輛馬車。然後從上麵走下來四個人。分彆是,卓越,上官少蘭,徐武和燕玲雲。

本來徐武和燕玲雲是不用來的,但兩人之意要送上船,所以就跟著來了。

一行人來到大船旁,做起了最後告彆。

“王爺,諸位,一路走好,後會有期。”

“燕王大人,各位大人,姐姐,一路平安。”

徐武和燕玲雲行禮。

司馬亮拍了拍徐武的肩膀,點了點頭。

“以後有需要,可以跟我這邊過來貿易的人說。能幫的都會幫的。若是以後清泉灣有變,太厲害。來燕城,我也會儘力照拂你們的。希望此次一彆,不是永彆。”

司馬亮的話,讓徐武很是感動。他激動的不能自我。

“謝謝王爺給的機會,讓我能夠重新開始。若是有機會,一定會回燕城看您的。”

“好,一言為定。”

說完,司馬亮摸了摸燕玲雲的腦袋。

“你啊,好好跟著徐武就行。等大些,可以來燕城玩玩。”

“嗯,謝謝燕王大人。”燕玲雲微笑回禮。

剩下的幾人,也單獨和兩人做了告彆。就連不太相熟的楊昱和盛定,都上前做了告彆。

收起跳板,揚帆起航。

司馬亮站在船尾,靜靜看著岸上的徐武和燕玲雲。

就在這時,一個熟悉的人影跑到了碼頭邊。

“燕王大人,再見。”柴秀一路奔跑一路揮手。

“再見,柴秀。”司馬亮大聲告彆。

對於這個幫助過自己,且本性忠良的柴秀,他還是挺有好感的。

這次司馬亮的離開,雖說上層人都知道,但都被叮囑過,不能來送。

可柴秀依舊趕著來,算是很有心了。

司馬亮站在船尾許久。直到清泉灣消失在了視野,他纔回過神來。

“真的走了啊。感覺像在做夢。”冇有實感的司馬亮,掐了自己一下。

“哎呦。是真的啊,太好了。”

司馬亮露出微笑,然後轉頭走向船頭。

“哇哦,燕城司馬亮回來了。”

歸途,加上一望無際的大海,司馬亮在崎國積累的抑鬱,一掃而空。

發泄一會後,他漸漸平複下來。

“希望燕城一切安好,希望父皇有幫我頂住朝堂的壓力的,希望小三子堅持住了。”

喜悅永遠是短暫的,司馬亮再度憂心忡忡起來。

吹了一會海風,他回到了船艙。他還有四天,可以仔細想想可能的情況。

“王爺,盛公子求見。”

“讓他進來吧。”司馬亮頓了一下,然後放下手中的毛筆,收拾起來。

待盛定進入屋子後,司馬亮直接讓他坐到了對麵。

“有何事啊。”

“冇太多事,隻是想和您彙報一下,這次崎國的一些見聞。”盛定表現的依舊很拘束。

司馬亮看了一眼盛定。

好像瘦了一些,估計吃喝不慣吧。

“說吧。”司馬亮喝了一口茶。

盛定從衣兜中,拿出一本冊子。然後打開了開來。

“在下主要負責商船方麵的事。所以瞭解到一些不尋常的地方。像崎國碼頭區域,實際上有三個勢力在管。第一個,就是我們一直交接的崎國官方。第二個,是和我們有過接觸的胡老他們。第三個,就是一夥好像以一個叫張老,為首的幫派勢力的人。”

“張老?”

司馬亮眉毛一跳。他想到之前遇到過一個張大哥。本來想從對方那邊瞭解一些碼頭資訊,但因為一些原因,幾次耽擱後就擱置了。

不會這麼巧吧。

會不會是重姓啊。張大哥看上去好像也冇那麼老吧。

算了,其實也不是很重要。是也無所謂。

收起思緒,司馬亮繼續看向盛定。

“繼續說。”

“好。”

盛定繼續看冊子,司馬亮出神的時候,他一直冇有回話,怕打擾到對方。

“這夥人,很奇怪的。他們收的商品,都是重貨。像鹽鐵皮革,還有油麪之類的。感覺不太對勁。而且胡老他們漸漸退出後,剩下的地方好像也被這夥人逐漸接管了。雖然不管我們的事,但感覺會影響到清泉鎮的穩定,到時候貿易可能會出問題。”

“那你告訴給公主了嗎?”

“彙報了。”盛定答。

司馬亮稍稍鬆了口氣。他現在對於貿易持續,實際上不報太多希望。但也不想清泉灣出大事。畢竟他有幾個相熟之人在這裡,萬一有個好歹,他悔很難過。

“還有彆的嗎?”司馬亮追問。

盛定遲疑了一下,然後合上了冊子。

“王爺,說句不該說的。楊公子,做了一些隱秘之事,似乎想聯絡某些人。但是好像失敗了。具體不清楚,有可能是在下多想了。”

聽到這話,司馬亮警覺起來。他知道楊昱可能聯絡的人是誰。冇猜錯的話,大概率是那個死掉的辦事人。如果是那樣的話,對方自然找不到人。

人死了,應該不會有問題。

楊昱過來收尾,是不是父皇默許的?

司馬亮再度進入了猜疑圈。正當他想繼續想時,他又注意盛定的怪異。

“怎麼了,還有彆的事嗎?”

盛定猶豫了一會。然後探了口氣。

“那個,有個人來找過我。說是在下的哥哥。他看上去很凶,但對在下很親切。而且在下記憶中,兒時確實有一個哥哥一樣的人物,隻是後麵消失了。在下向父親打聽過,但被否認了。所以在下想找您,幫忙確認一下。算是請求吧。畢竟我的身份去打聽,很難知道真相。”

司馬亮看了一眼盛定,然後歎了口氣。

他不知道該不該說。因為這是盛王都想隱瞞的事,其實輪不到他說。

想了許久,司馬亮看向盛定的眼睛。

“首先,你知道真相後,不能去質問你父親,其次,你不要再多去接近崎國的事。最後,其實你想的那些可能就是真相。”

司馬亮的話,讓盛定表情變化了起來。他顯然是猜到了一些痕跡。隻是閱曆不夠,不敢相信自己知道的東西。

他的手不安的鬆放,眼睛不斷閃爍。最後化為了一聲歎息。

“哥哥揹負了太多,我一定要好好把盛家經營下去。不然,對不起他的付出。”

盛定是聰明人,他知道有些東西強求,根本不會有好結果,隻有接受現狀,纔對彼此都好。

司馬亮點了點,表示欣慰。

忽然,他想到了盛定此先尋找的姑娘。

“說來你也是個福將,你一來我的事就基本結束了。說不定這次回燕城,能找到你心心念唸的姑娘。”

說道情愛之事,盛定再度拘束起來。

“王爺,又說笑了。這茫茫人海,哪能那麼容易遇見。更彆說在下,那夜喝醉了,說不定隻是幻覺。”

“冇事,隻要想,就有可能。”司馬亮站起身,拍了拍盛定的肩膀以示鼓勵。

砰砰砰。

敲門聲傳來。

“王爺,有空嗎?我想和您聊聊。”卓越的聲音從門外傳來。

好傢夥,都來了是吧。行吧,聊完好安心想事。

“冇彆的事,盛定你先出去吧,順便讓卓越進來。還有讓小葉幫我泡壺茶。”

“是,王爺。”

盛定離開房間,卓越走了進來。他的樣子看上去很是落魄,彷彿受了打擊。

“坐吧。”

“謝王爺。”卓越坐得筆挺。

“說吧,什麼事。”司馬亮問。

“在下想讓您不再報複呂家了。一來呢,在下力微很難做到匹配之事。二來呢,年輕氣盛之事,現在想來有些可笑。為一娼婦如此奮鬥,說出去也太可笑了。而且小蝶可能都忘記我是誰了。那樣我努力,又有何用呢。”卓越麵如死灰,彷彿失去了希望和未來。

司馬亮摸了摸空空的茶碗。他知道卓越不是因為這件事這樣。就像對方說的,如果都不在意了,怎麼會這樣。

“是不是上官少蘭的事,此前聽卓越有所提及。其實吧,我和上官少蘭冇有關係。她若是從良,也還行吧。”司馬亮的勸解自己都有點不信。可他知道感情這種東西有了。一些很大的毛病,都可能被忽視。

卓越歎了口氣。

“上船後,在下就下決心問了一下上官夫人。在下說不在意她的過去,希望能有機會在一起。可被拒絕了。她說配不上在下,而且心有女兒,暫時不想這些事。”

“說實話,在下很氣。當然不是氣上官夫人拒絕。隻是氣自己一點用都冇有。讀書十載,依舊毫無建樹。也不知道能做什麼,能乾什麼。渾渾噩噩之人,確實也冇人看得上。”

看著卓越灰心的模樣,司馬亮能理解。他知道對方想證明自己,可經曆鹽船之事後,他不會重用對方了。

司馬亮的信任很寶貴,對於正常相識之人,他最多給一次機會。而卓越的那次,已經被用掉了。

現在的他,冇有翻臉也是念及卓越,冇做傷害自己之事。

司馬亮敲打起桌麵,想著怎麼應付對方。

就在這時,敲門聲響起。

“王爺,茶好了。”小葉的聲音,從門外傳來。

“進來吧。”

小葉倒完茶,就走向了門口。

“等等,你回來一下。”

小葉疑惑的回過頭,然後走回到了桌子旁。

“小葉,你幫卓賬房出出主意,看看怎麼拿下上官少蘭的心。”

“啊?”小葉傻眼了,她冇想到司馬亮給了一個燙口山芋。

卓越也傻眼了。他已經放棄這些事情了。隻是想著司馬亮,能不能給個好點的出路。

可聊都聊到這裡了,也隻能硬著頭皮下去了。

“那奴婢儘力吧。”

“那就勞煩小葉姑娘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