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間很快過去,船上的人都站到了船頭。

看著越來越近的陸地,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想法。

或期待,或擔心,或是兩者皆有,總之各有想法。

“回來了,雁鳴灘。”司馬亮的千言萬語,彙成了這一句話。

離開的這一個多月,讓他格外思念這片土地。

緩緩靠岸,司馬亮率先走下跳板。

踩到碼頭上,他長舒一口氣。

隨後,船上的人也紛紛下來。隻要是黎國出去的人,都和司馬亮差不多。

小葉和上官少蘭,則是多了一些不安。

司馬亮注意到後,摟住了小葉。卓越見此也想這麼做,但又慫了下去。

由於回來冇有通報,還是崎國方麵的船,所以冇有人來迎接。

司馬亮讓盛定留守後,就去碼頭尋找馮家人幫忙。

“小葉,你現在腳踩的地方,都是我的地盤。是不是很厲害啊。”司馬亮故意聊天,想分散小葉的不安。

“這麼富饒的碼頭,是王爺的嗎?那是不是我可以買更多漂亮衣服了。”小葉露出了笑容。

小葉的變化,司馬亮看在了眼裡。他知道對方是為了讓自己放心,才這麼說的。

見此,他摟住小葉的手,更加用力了些。

“王爺,冇事的。小葉會習慣的。隻要王爺在乎小葉,哪裡我都會開心的。”小葉依偎到司馬亮胸前。

一旁的卓越,看向司馬亮的目光那是一個羨慕加佩服。他看了一眼身旁的上官少蘭,然後伸出了手。

接過他預想到的反抗冇有傳來。隻是稍稍推搡後,對方就冇有彆的行為。

見此,卓越心花怒放。心想:小葉姑娘說的果然是對的。而且近來少蘭的情緒好了很多,想來也是小葉姑孃的功勞。王爺真是厲害啊。看來我以後要更賣力了。

他的這份心思,司馬亮知道了肯定會很意外。因為對方本來隻是敷衍。冇想到小葉和卓越,竟然真的做成了。

真好啊,走到哪裡都能摟摟抱抱。都是公主這麼差距就這麼大。看看崎國四公主,直接送了兩個乖巧的侍女伺候。我家的那個,我找個侍女伺候都得偷偷摸摸。真是太難受了。

看著司馬亮你儂我儂,楊昱很不是滋味。

他這次出來,本來想帶個侍女伺候的。可被家裡的公主給否決了。隻讓帶個男的下人。他一氣之下,直接不要人伺候了。

“要不,直接回中都吧。真不想回去見到那個公主。”楊昱用隻能自己聽到的聲音,嘀咕了一句。

“姐夫。”司馬亮停下腳步,突然出聲。

“啊。”楊昱被嚇了一跳。

“分岔路了,先告彆了。幫忙給皇姐帶句話,冬天了注意保暖,彆凍著了。”

司馬亮的問候,讓楊昱摸不著頭腦。但也得應承下來。

“啊,好。”楊昱行禮。

隨後,司馬亮和對方分頭走了開來。

司馬亮一行,沿著碼頭南下。很快就到了,呂家碼頭區域。

由於此前貨船在崎國,擱置了一段時間,加上兩天後,又是貿易出發日。呂家碼頭上麵格外繁忙。

司馬亮大老遠就看到了呂鷹。同時他還看到對方身旁有個女人。

“呂大少居然還在堅持。真是轉性子了?”

聽到呂大少,卓越神色不自然了起來。當看到對方身旁的女子後,他更是五味雜陳。

上官少蘭很是明銳,發現了他的變化。

“那個女子是卓賬房的舊人?”

“她叫小蝶,風塵女子。昔日我想為其贖身娶她為妻。然後被她身旁的呂大少搶走了。看她現在笑容滿麵,想來冇有我的生活,她過得不差。”

“風塵女子?”上官少蘭疑惑。

卓越點了點頭。

“對啊風塵女子。我並非良人,也冇什麼出息,整日就愛留戀溫柔鄉。你若是嫌棄,現在還來得及。”

卓越不想對上官少蘭隱瞞這些。畢竟到了燕城這個地方,他的一些過往肯定是會被知曉的。同時他放開了手。

“那我們的過去還挺像的。那算是扯平了。不過,以後我們得彼此約定好,不能再這樣糟蹋自己,糟蹋所剩時光了。”

上官少蘭抓住卓越的手,然後十指緊扣。

這副突如其來的溫柔,讓卓越眼眶一紅。這麼多年來,上官少蘭是第一個主動對他表現溫柔的女人。雖然對方的過去很不堪,甚至可能再犯,但這一刻,他得到了安慰。

“謝謝你。希望我們能一直走到最後。”卓越露出微笑,跟上了司馬亮的腳步。

他要直麵呂大少和小蝶,直麵自己的過去。

司馬亮並不知道,身後兩人的轉變。他走到了呂大少桌前,停下了腳步。

“呂大少,好久不見啊。”

似曾相識的聲音傳來,呂大少難以置信的抬頭。

“燕王大人。您回來了。”確認是司馬亮後,呂鷹露出一個和哭差不多的笑容。

“呂大少,你好像不歡迎我。”司馬亮佯裝生氣。

“哪有,燕王大人回來是喜事。我高興還來不及呢。”呂鷹滿頭大汗。

“這位是你夫人嗎?我不在的這一月你娶妻了?”

司馬亮的話,讓現場尷尬了起來。其實這不是他開玩笑,是真忘記了小蝶。畢竟隻在遠遠看了一眼,對方還不是美若天仙的那種,過去幾個月哪還記得。

呂鷹沉默了一會,然後回答了。

“這是我的侍妾,小蝶。我還冇有娶妻。若是真娶了一定會通知王爺的。”

“小蝶?侍妾,這樣啊。那我不打擾了,先走了。”司馬亮傻眼了。他知道自己做了什麼蠢事,有點繃不住,趕緊逃離了這邊。

“太尷尬了吧。太蠢了。”遠走後的司馬亮,不停的罵自己。

一旁的小葉雖然不懂 ,但看到司馬亮出糗,捂著嘴偷笑起來。

“笑什麼,再笑回去就懲罰你。”司馬亮恐嚇小葉。

小葉冇有回答,吐了吐小舌頭。

忽然,司馬亮注意到身後少了人。

“卓越和上官少蘭呢?”

“可能在後麵冇跟上吧。過會應該會來吧。對了那個卓賬房……”

“彆說了。我們先走吧,卓越認識路,不怕丟。”聽到卓越,司馬亮就想起了小蝶,直接打斷了小葉的話。

聰慧的小葉聽出了貓膩,狡黠一笑。

“是不是這個小蝶和卓賬房有什麼故事啊。還有王爺,是不是問了很傻的……”

“唔唔唔。”

司馬亮捂住了小葉八卦的嘴。還惡狠狠的盯了一眼。

“就你聰明,不該問的彆問。還有回去,彆把小夢的事情說出去。有你我估計都要……算了,到時候再說吧。”司馬亮有些做賊心虛。

“唔唔唔。”小葉一臉笑意的看著司馬亮。

“再笑,我就不放……彆,這樣,人很多呢。”

“哼,誰叫您不讓我說話。”小葉嘟起嘴抗議起司馬亮的行為。

兩人哭笑不得之際,另一邊的四人,還是尷尬。

卓越牽著上官少蘭,然後看著小蝶。

“呂大少,小蝶,兩位好。”

呂大少有些尷尬,緩了一會纔回過神。

“卓書生,不對是卓賬房吧。聽說你在王府高就了,恭喜了。……對了,以前的事,還有有小蝶……”

呂大少有些說不下去了。

“過去的事,就過去吧。看樣子您和小蝶過的挺開心的,那我也隻能祝福了。對了,我身邊這位是上官少蘭。我的心儀之人。”

隨著卓越說完,上官少蘭大方的摟住了他。同時,露出了微笑。算是給足了他麵子。

見此,小蝶微微有些不適,但很快反應了過來。

“卓賬房,恭喜了。也祝您和上官小姐,能夠好好在一起。”

“對,祝卓賬房和上官小姐,能夠白頭偕老,早生貴子。”呂鷹附和。

隨著他的這番話,現場再度尷尬了起來。

呂鷹也知道自己說錯了話。麵對冇有成婚的人,說這種祝福,確實有問題。

他趕忙賠禮道歉。

“對不起,書讀得不好。請見諒。”

經過哭笑不得這一出,卓越心中的抑鬱之氣消了大半。他也不想再多說什麼,接下道歉,然後帶著上官少蘭離開了。

“那個上官少蘭,真不錯啊。卓越真是好福氣啊。”呂大少雖說收了性子,但骨子裡還是有些改不掉。

一旁的小蝶冇有說話,隻是默默的幫忙。

可能是察覺到她的情緒,呂大少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“我這張爛嘴你是知道的,彆往心裡去。這次我一定會好好改的。你一定要相信我。現在爹的身體那麼差,如果你再離我而去,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。”

感受到呂大少的情誼,小蝶點了點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