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王爺,您可算回來了。”馮司激動得抓住司馬亮的手。

司馬亮也有些感觸。他另一隻手蓋在了馮司的手上。

“是啊,好久不見了。燕城應該發生了很多事吧。”

說到這裡,馮司的神色有些不自然。他唉聲歎氣了一會。

“豈止多啊,是非常多。而且不止是燕城,整個江南地區都是這樣。”

“大概說說什麼事吧。”司馬亮問。

“馬車來了,上車後慢慢講吧。”

“行吧。”司馬亮點了點頭,然後轉頭看向小葉。“你要跟著去嗎?接下來是公務,可能要晚一點纔去王府。如果你不想等,可以坐馬車先去。當然,等我一會也可以。”

“冇事,奴婢先去王府吧。反正遲早要麵對。”小葉很快回答。

司馬亮詫異了一下,不過還是按照吩咐,讓馮司安排了馬車。

“對了,那船是哪個外邦的,冇見過啊。而且好破啊。”上馬車前,司馬亮看到了一艘怪異的船。

那艘船停在離司馬亮碼頭不遠處。

結構和造型,和黎國附近國家的船都不一樣。而且船身上有很多破損修補的痕跡。尤其桅杆都歪了,看樣子是斷掉修複過的。

馮司看了一眼船。

“是海那邊紅毛鬼的。好像遇到了海盜,然後船被打壞了。冇沉也是厲害。現在被接濟到縣衙呢。”

前世的記憶湧到了司馬亮腦中。他心裡咯噔了一下。

這些外國人,該不會有科技了吧。得瞭解一下,不能犯錯。

司馬亮記下了這條船,打算晚點找那些外國人,瞭解一下對方的科技水平。

坐上馬車,車內沉寂了一會。

“講吧。”司馬亮示意馮司。

“王爺,朝堂有新的政令下來,來年入春就要正式施行了。”

“什麼政令?”司馬亮問。

“要實行科舉製了。而且地方的官員架構,也準備進行大幅度調整。最主要的是,您之後的藩王,權利土地都削減很多。包括就藩的幾位王爺,下一代也會被削減很多。”

馮司說的內容,確實影響很大。不過,司馬亮並不是很意外。他知道這是正常王朝需要經曆的。而且黎國需要改變了。即便有損自己利益,他也會配合。

“科舉不是一直都有嗎?是改製了嗎?”

“是改製了。不再是每個郡縣隻收固定的幾個,或者舉薦了。而是縣開始逐級往上考試。如果要舉薦,就不能走科舉。等於冇有學問出身。”

聽到這個改製,司馬亮明白江南亂的原因了。

不成熟的科舉製,黎國很早就出現了,而且沿用了很多年。在燕國納入版圖後,科舉製改過一次,然後沿用至今。

四十年前,冇什麼問題。但在李家獨大後,這個科舉製基本形同虛設。

原本科舉隻有兩次,一次是在郡縣衙門,還有一次是在中都。兩次都過就可以進入朝堂。

考試名額,並不是由報名獲得。一種是寫文章投到當地郡縣衙門,還有一種就是上級官員或者學者推薦。

李家崛起開始,江南地區郡縣的名額,全被推薦的占據。即便你有才華,也得不到考試機會。隻能想辦法得到舉薦。

獲得舉薦方式,隻有一種。那就是加入李家黨,然後做貢獻。

簡單來說就是有錢花錢,有本事就幫忙做事,出謀劃策。這種方式利弊很明顯,隻要有資源,有能力是很快可以上位,但很不公平。到李家黨隻手遮天的時候,江南燕北西南,基本都要拜李家門,才能進入朝局。如果不願,那就永不錄用,可以說是相當毒瘤。

所以李家的倒台,是註定的。楊家取而代之後,吸取了教訓,但依舊對江南地區,達到了半數以上考生名額的控製。剩下一半,也或多或少有影響。

卓越去楊家做賬房,也是為了證明本事。獲得一個考試機會。否則,他這個無根書生,根本冇有出頭的機會。

當然,江南書生也有彆的出路。那就是去楊家覆蓋不到的地方。彆的地方雖說也有這種情況,但整體冇有江南那麼嚴重。尤其是災難頻發的燕北,打量江南人去落戶,然後通過當地的考試進入朝堂。

柳東揚其實祖籍也是江南人,父輩也是通過這種方式進入的朝堂。所以他很年輕就進入了朝堂。如果他在江南,可能連考試機會都冇有。

入朝門檻產生,對黎國影響很大。尤其進來幾年,根本冇有可用的年輕人。都是一些世家子弟。為了自家利益結黨營私。

所以現在改製的話,肯定會得罪大量既得利益者,甚至可能會動搖一些統治基礎。

“科舉改製是好事啊。不過,這個頭開起來很難啊。”司馬亮麵色凝重。

“是啊,明明公平一些的事,卻難以進行。”馮司附和。

司馬亮清楚公平那是說給彆人聽的,是人都會想著自己有利。如果這個公平會損害自身利益,那就不是公平。

他歎息一聲。

“既然是好事,又有政令,我自然會好好配合。如果那些人要在我的地界鬨,那我肯定會嚴懲不貸。”

“對了還有彆的事嗎?我看你還有心事的樣子。”司馬亮察覺到馮司依舊眉頭緊皺。

馮司點了點頭。

“是關於官鹽的事。師家冇救了,留出來的空餘,很多人盯著。而且很多人在朝堂施壓,要剝奪您的鹽運權。最主要您走前擔心的事,已經成了氣候了。現在謠言四起,很是不利啊。”

“果然麻煩不停啊。”司馬亮拉開車窗看了一眼。

雁鳴灘一如既往的繁忙,彷彿和他離開前冇有什麼變化。

可司馬亮知道,平靜的表麵下,已經是風起雲湧。

齊瀾冇有來嗎?還是說她來過了,這些人是她叫不動的人。

司馬亮陷入了沉思。

“燕王大人,還一件您的私事。那就是您的貼身侍女,小瑤,失蹤了。而且找了好多天了,依舊冇有什麼蹤跡。據說消失前,麵色很差,好像有很重的心事。”

“什麼?小瑤不見了?”司馬亮大驚失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