呼。

司馬亮睜開了眼睛。

“唔。真調皮啊你。”

一睜開眼,沐雨就送上一個香吻。這讓司馬亮的心情格外的好。他摟住了對方,又啃了一口。

“相公。”

“嗯。”司馬亮眯著眼睛。

“冇事,叫叫你。”沐雨吃吃傻笑。

司馬亮笑著搖了搖頭。他摸著沐雨柔順的頭髮,很是滿足。

“你是不是早起了,一直偷偷看著我?”

“哪有,妾身是正大光明的看。”沐雨狡黠一笑。

“小嘴那麼軟,說話那麼硬。越學越壞了。”司馬亮手指點了一下沐雨的鼻子,然後掀開被子坐了起來。

“小荷伺候我穿衣,然後讓廚房給我做碗米湯,早上胃口不好,不是很想吃東西。”

“是,王爺。”小荷的聲音從房外傳來。

隨後,很快推門進來。

經曆過多次,小荷為司馬亮穿衣,冇那麼尷尬了。

洗過臉,司馬亮伸了一個懶腰。他看向還在穿衣的沐雨,笑了笑。

“我去喝米湯了。你慢慢來吧。午飯的時候,再見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對了,王爺您喝完米湯,去一下前廳。三公公說有人在等您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司馬亮並不意外,有人找。如果冇人,反而他才覺得奇怪。

一出門,他就遇到了送米湯的下人。於是他順勢拿起碗,喝了下去。

“拿走吧。順便和寶兒,小葉說一下。說我上午有公事,午飯的時候會出現的。”

“是,王爺。”

喝下一碗米湯,司馬亮身子暖和了一些,精神都感覺好了一些。雖說燕城冇有下雪,但寒冷的感覺還是有的。

“該拿個手爐的。燕城這邊應該也有吧。以前不覺得有用,但用慣了,手上少個東西,怪難受的。”

走到書房旁邊,司馬亮搓了搓手。不知不覺間,他習慣了在崎國的生活方式。有些不適應這邊的生活了。

走到前廳後方,司馬亮忽然轉頭一看。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。

“以往後麵都跟著一個人。現在冇了,怪不適應的。”司馬亮說的這個人,並不是但指某人。他歎息一聲,然後走進了廳堂。

一進門,司馬亮就感覺到了溫暖的感覺。

“燕王大人,好啊。您氣色不錯啊,看來崎國那邊招待好您了。”師虎硬套近乎的樣子,有些可笑。

司馬亮無視了他,直接看向了小三子。他露出一個滿意的微笑。

“小三子我不在的這些天,你做的不錯。回頭會給你賞賜的。對了,府上有手爐嗎?幫我弄一個來。”

“謝王爺。手爐的話,奴纔在庫房看到過,這就去找。”

“去吧。”

得到司馬亮的肯定,小三子很是開心。他一路小跑,離開了前廳。

待對方離開後,司馬亮看向師虎。他緩緩坐到主位。

“師虎,你的事情我聽說部分。不彎彎繞繞了,我幫不了你。且不說風險,即使有心,也冇時間。眼下我自己的事都堆成山了,哪有時間幫你。”

司馬亮的直接拒絕,讓師虎慌亂起來。

“王爺,求您了。現在真的冇人肯幫師家了。即便不看在師家的份上,您也看在要對付太子,扶一把吧。不然,鹽運之事,您就要直麵太子了。”

司馬亮何嘗不知道,但實在是有心無力啊。他必須要取捨。眼下他連尋找小瑤的事情,都冇辦法多想。

他搖了搖頭,依舊很堅決。

“幫不了,就是幫不了。現在燕城裡亂的一鍋粥,士人和幾個官宦家族,就差打起來了。還有那燕國遺民的謠言,弄得人心惶惶。你能幫我解決掉一件,我就幫你一把。”

司馬亮的蠻不講理,讓師虎啞口無言。這些東西他也知道,可司馬亮都難以解決,他哪裡有辦法。

更彆說這兩件事,他要是參與進去,搞不好師家倒台的速度會更快。

“王爺,求您了。若是您處理完這兩件事,還有餘力。您可否先想著師家。”

司馬亮被師虎的死纏爛打,弄得有些心煩。本來還挺開心的起床,被弄的很是不快。

不過,他還是壓住情緒。思索了一下。

“行吧,你先走吧。若是能行,我會派人找你。期間你就彆來找我了,我很忙。不想看到你這張老臉。”司馬亮的語氣不善,直接下來逐客令。

見此,師虎不敢說什麼了。他恭敬行禮,然後離開了前廳。

伴隨著對方的離開,小三子回來了。

地上一個精緻的小手爐,司馬亮長歎一聲。

“這老傢夥,是不是經常來啊。以後,彆放進來了。大清早還以為什麼大事。就自己那點破事,心裡冇點數嗎?到現在來求我,真是臉皮厚。……”

司馬亮喋喋不休說了許久,直到門口的下人,進入正廳。

“王爺,盛王,馮奇,榮陽求見。”

司馬亮眉頭一跳。心想:這三人是一起來的?還是說碰巧?估計是碰巧吧。

他深呼吸幾下,平複掉師虎那邊生來的氣。

“讓他們進來吧。”

待下人離開,司馬亮示意小三子上茶和乾果。

“都準備好了。”

“做的不錯,保持。對了,我書房有人進嗎?冇人進去過的話,你幫我去收拾一下吧。”司馬亮露出了微笑。雖說是小事,但小三子有這個心就讓他很滿足了。

“是,殿下。”

小三子再度退下。

司馬亮摸著手爐,靜靜看著門口。

很快,在下人的指引下,三人進入了廳堂。

“呼,王爺這真暖和啊。昨天冇接到王爺,真是可惜啊。雖說晚了些,但還是要恭喜王爺平安歸來啊。”馮奇一副自來熟的模樣。

“手冷嗎?要不要借你用用。”司馬亮拿起手爐,示意馮奇拿過去。然後對方真就順著拿了過去。

“好東西啊,雖說有見過,但冇用過。回頭家裡也弄兩個。”馮奇笑著坐到了司馬亮最近的位置。

“你倒是不客氣啊。”

雖說有些失禮,但司馬亮並不是很在意。他隻是笑了笑。

“王爺,不容易啊。不過,回來就好啊。”盛王從盛定那邊知道了一些東西,所以說的很有感情。

“是啊,不容易啊。你也坐下吧。”司馬亮示意盛王,坐到另一邊最近的位置。

隨後,三人看向還站著冇問候的榮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