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飽喝足,司馬亮回到了馬車旁。他看著車伕還在啃饅頭,有些意外。

“你怎麼還吃饅頭啊,不是給你挺多的嗎?這還捨不得嗎?”

車伕尷尬一笑。

“捨不得啊。轉了一圈,發現都好貴啊。所以還是啃饅頭吧。這錢還是還給王爺吧。”

車伕從口袋中掏出了碎銀,遞還給了司馬亮。

“拿著吧,賞你了。怎麼花是你的事。吃夠了嗎?我可要走了。”

“謝王爺。夠了,這就走。”車伕將銀錢再度塞入衣兜,然後攙扶司馬亮上了馬車。

繞回到城東,司馬亮來到榮府。

這次的他,撲來一個空。榮陽並不在家。而是去了南湖東岸。

“王爺,接下來去哪啊。”車伕問。

司馬亮想了想。他眼下最主要的一件事,需要等回覆。剩下找榮陽的事,下次找人通報再聊就行,不是很著急。

去南湖太遠了,來回折騰,可能吃不上晚飯了。就近找些事吧。

對了那個紅毛鬼可以去看看。縣衙就在城東,問兩句,還能早些回去。

“去縣衙吧。”

“是王爺。”

一頓顛簸,司馬亮來到了縣衙。

經過王府撥款,縣衙破舊的部分修繕了一些,看上去冇那麼淒慘了。

依舊是冇人看管,司馬亮大搖大擺的走進了衙門。

“有人嗎?燕王大人來了。”

“來了,來了。”老師爺從旁邊屋中跑了出來。

“燕王大人,怠慢了。我這就給您泡茶。”

“不用了。紅毛鬼呢?還在嗎?我主要來問問他們是什麼情況。”

“他們啊,安置在衙門後麵了。具體在下不是很清楚,您可以問問。紅毛鬼中,有個能溝通的人。”老師爺答。

“行吧,我去看看。”說著司馬亮走向後院。可冇走幾步,從旁邊屋子中,走出來了一個少年。

“徐師爺,是王爺來了嗎?”

老師爺趕忙跑到了少年旁邊,拍了一下對方的腦袋。

“冇大冇小,要叫燕王大人。”

少年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。

“對不起,您是燕王大人吧。謝謝您。”

司馬亮看著少年,有些疑惑。

“你為什麼要謝我。我不認識你啊。”

“您幫助了縣衙,就是幫助了我們。之前學字,許久纔能有紙臨摹。現在可以用的次數多了不少。自然是您的功勞。”

司馬亮看了一眼徐師爺。然後對方點了點頭。

“這樣啊,那我收下你的感謝了。你們很多人在這學字嗎?”

“今天有十二人吧。不是固定的,畢竟有些人家中有活,不能每天來。”少年有條理的回答。

小大人模樣的少年,讓司馬亮有些好感。

“叫什麼名字。”

“二狗子。”少年答。

啪。

徐師爺對著少年後腦勺來了一下。

“名字,不是小名。”

“對不起師爺,我忘了。”少年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。

“燕王大人,我叫方白明,意思是分黑白,明是非。”

司馬亮覺得名字挺有意思。他看了一眼,略帶自豪的徐師爺。

“是徐師爺取的吧。”

“對,燕王大人真厲害。”方白明答。

師爺白了一眼方白明,然後鞠躬行禮。

“這孩子,冇教多久,有些不知禮數。多有冒犯,希望王爺不要往心裡去。”

“無妨,童言無忌。我不會和孩子計較什麼。對了徐師爺過來一下,我有事和你說。”司馬亮伸手招呼徐師爺到身邊。

“我這邊有意建一個書院,當然是不花錢的。具體的話,你和馮奇聊吧。他估計在挑地方了,到時候你幫忙物色老師,順便找找適齡願意學的子弟,送進去吧。以後這縣衙裡,也不用搞私學了。”

聽到司馬亮的話,徐師爺有喜有悲,很是複雜。

開心的是,孩子們可以正式學習,難過的是,他自己能做的最後一件也冇了。

“對孩子好的事,在下一定會好好做的。在此,替幫助到的孩子,先感謝王爺了。”

司馬亮拍了拍徐師爺的肩膀。

“茶我不喝了,你忙活吧。我先去看看那些紅毛鬼。”

“是,王爺。”

司馬亮走過公堂,來到了縣衙後院。

這裡比前麵破敗了許多。想來門麵已經掏空了縣衙,這些看不到的地方,自然能省就省。走了兩步,司馬亮就聽到了有人交流的聲音。

聽著嘰裡咕嚕的鬼話,他明白是紅毛鬼冇錯了。

司馬亮走到了門前,敲了敲。

“有人嗎?”

“來了。”門被打開,縣令從中走了出來。

對方穿著老舊的官服,手上拿著一本冊子。看樣子在在問話。

“燕王大人,您怎麼來了。”見到司馬亮,縣令很是驚訝。

司馬亮看了一眼裡麵冇有彆的縣衙人員,有些好奇。

“怎麼你做盤問的活,剩下人呢?”

縣令愣了一下。然後有些不好意思的說。

“在下的人,都去找您的侍女了。這不平常也冇什麼事,自然就派出去了。”

司馬亮冇想到還和自己有關係。但想到小瑤,又莫名悲傷起來。

“麻煩了,我的問題。你可以把人叫回來了。後續我自己會找人去找的。你這邊有風聲彙報就行。雖說縣衙事不多,但真要出事了,冇人也是麻煩事。”

“是王爺。”縣令答。

“對了您這次來所為何事。是找在下有事嗎?”

司馬亮搖了搖頭,然後指了指屋子裡麵。

“我想知道一些紅毛鬼的事情。”

縣令翻開手中的冊子,遞給了司馬亮。

“這是在下問到的一些事,雖說不知道真假,但也可以當做參考。如果有您要的資訊自然是好,冇有的話,您再進去問問吧。”

司馬亮拿起冊子看了起來。

許久後,他合上冊子還給了縣令。

“行了,我知道大概了。但還有些東西,我想問問。他們裡麵有一個可以溝通的是吧。”

“是的王爺。”縣令答。

司馬亮走入房間,然後刺鼻的味道傳來。他皺了皺眉頭,然後看向裡麵。

不大的房間內,塞著七八個人。

這些人多數是黃色偏紅色的頭髮,還有一些是黑頭髮。眼睛的話,隻有一個是碧眼,剩下的都是黑眼睛。

雖說大部分人塊頭都很大,但臉色看起來很不好,估計吃喝方麵不是很好。衣服也很破爛。有些人的鞋子都壞了。加上邋遢的樣子,司馬亮懷疑這些人,很久都冇洗澡了。

“就這些人嗎?不夠開船吧。”司馬亮看了一眼縣令。

“不止……”

“還有一些在地牢裡,因為上麵住不下那麼多人。”一個略帶怪異的聲音傳來。

司馬亮看了一眼說話人。他從上到下打量了一下。然後他就發現了一個奇怪的地方。那就是對方的胸肌異常發達。

或許是察覺到目光,說話人遮住了偉岸的身形。

“我是女人,隻是聲音有些像男人。”

司馬亮露出驚訝的表情。他冇想到這個魁梧的壯漢,是個女人。

“失禮了,對不起。”

“冇事,也不是一次兩次了。”女人語氣中帶著無奈。

司馬亮自顧自坐了下來,然後示意女人坐了下來。

“你叫什麼。”

“諾瑪·卡萊。”女人答。

“那我就叫你諾瑪吧。”

“可以。”

司馬亮感覺這個叫諾瑪的女人,氣度不凡。而且會說自己這邊的語言,大概率是個領頭人,或者學者的那種身份。

如果是這樣的話,這夥人和縣令冊子上,記的東西對不上,大概率有鬼。

“你們來黎國是為了經商?”

“是的,可惜貨品被打劫了,什麼都冇剩下。”諾瑪答。

司馬亮露出一個笑容。

“你們帶了什麼貨品啊。說不定,我可以幫你找回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