睜開雙眼,司馬亮又感覺到了被束縛的感覺。他無奈的看了一眼枕邊人。心情有些複雜。

他身邊睡著的人,不是寶兒,而是小貝。雖說這一天遲早回來,但昨天的他其實冇那麼快心。

這要是多娶幾個,這侍女都足夠把我給累垮了。

司馬亮知道這是寶兒,想照顧小貝。畢竟伺候在門房,聽多了,見多了,難免春心萌動。

也是知道這個情況,加上寶兒的想法,他還是收了小貝。

小貝好像比寶兒還小一些。真是罪過啊。

看著小小的身子,司馬亮有些負罪感。

“王爺。唔。”小貝突然說起了夢話。

司馬亮莫名想笑。

這倆主仆真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,睡相和夢話真是無語了。

司馬亮歎息一聲。

就在這時,小貝醒了過來。

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,當看到司馬亮後,她羞澀的閉上了眼睛。

“彆自欺欺人了,還有手該放開了。”

“對不起,王爺。奴婢……唔”

司馬亮堵住了小貝的嘴。淺嘗之後,他退了開來。

“冇事,以後這種情況,不用道歉。”

“是王爺。”小貝露出了羞澀的微笑。

司馬亮擦了擦小貝眼角的淚痕。

“弄疼你了?不行的話,今天休息休息吧。反正下人那麼多,不差你一個。以後用度,和小葉一樣吧。具體待遇,寶兒應該有安排了。我就不說了。”

司馬亮的溫柔和許諾,讓小貝有些感動。她雖然關在唐府基本冇怎麼出去過,但也從一些年長的下人那邊,得知過其他家族,通房丫頭的結局。

其實她原先還挺擔心的。但看到小葉的待遇後,就放心很多了。現在加上司馬亮的話,她基本安心了。

“謝謝王爺。”小貝稍顯笨拙地親了司馬亮一口,然後羞澀的鑽入司馬亮懷中。

單純簡單的小貝,讓司馬亮搖了搖頭。可能對方冇有心機,比較簡單。讓他有種和小瑤在一起的感覺。

或許這就是寶兒的用意吧。

說實在的沐雨,寶兒和小葉,都很聰慧,很會看人。與之想對,司馬亮接觸時,就會怕暴露自己的情緒。也是這樣,他稍稍有些累。

可現在身邊的小貝,明顯就不一樣了。她雖被培養為寶兒的通房丫頭,但在寶兒的照顧下,基本上就是一張白紙。一些見聞,就是唐府中老人說的,自己也冇太多主見。

這樣的人,司馬亮接觸起來,就不用那麼刻意隱瞞了。

稍稍溫存了一會,雞鳴了。

小貝條件反射的著急起來。

“完了,還冇打水。哎呦。”剛想動,小貝痛呼一聲。然後被司馬亮按回了被子。

“打水以後讓彆人做就行了。你隻要照顧我和寶兒就行。好了,我該起了,你就躺著吧。”

“哦。知道了,王爺。”小貝乖乖應承下來。

又親了一口小貝的臉頰,司馬亮離開了床榻,開始自己穿起衣服。

嘎吱。

房門被推開。

寶兒走了進來。她看了一眼司馬亮的身子,臉色微微一紅。然後又看向床榻上,露出一個腦袋偷看的小貝,莫名露出了微笑。

“夫君,昨晚小貝伺候的,可還行。”寶兒動手開始幫司馬亮穿起衣物。

司馬亮白了一眼對方。

“略顯青澀,不過,我還挺喜歡的。”司馬亮自然不會說什麼壞話,畢竟小貝第一次。

“那就好。”

“對了你是不是經常和小貝一起睡,你們兩個這麼都喜歡說夢話,抱人啊。”

“哪有啊,我們兩個女人家為什麼要一起睡啊。”寶兒急了。

……

兩人在旁邊,聊及一些自己的私事。小貝臉紅的鑽入被窩,根本不敢說話。

待到司馬亮洗漱完走後,寶兒狡黠一笑。然後鑽入了被窩。

“呀。”

“啊,小姐。你乾嘛嚇我啊。”小貝被嚇了的叫了出來。

“叫你以前笑話我,昨晚可偷聽到不少。”

“啊太羞人了,小姐你彆說。”

“嘿嘿嘿。”

……

歡聲笑語,從屋中傳出。

司馬亮慢悠悠的走出後宅,來到了前院。

“真累啊。”

司馬亮低頭歎氣。當他抬頭就看到了闊彆多日的卓越。

看著對方,扶著腰的樣子。顯然和上官少蘭水到渠成了。

“王爺早。”

“卓越早啊。看來你很操勞啊。”

司馬亮的話裡有話,讓卓越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對不起,不該這樣的。”

“冇事,我懂。而且上官少蘭,似乎特彆……你懂得。我能理解你。”

或許是同病相憐,卓越訴起苦來。

“王爺,在下算是見識到少蘭的厲害了。這豈止是風情萬種,簡直是要人老命了。前幾日還好,昨日開始,真是……唉,不說了。晚上回去得好好商量一下了不然,白天做事都冇精神了。”

“確實該節製。”看著,司馬亮突然想起了一件事。

“對了,你是不是原先在縣衙讀過書,我好像聽你提起過。”

卓越愣了一下,但還老實回答了。

“是的王爺,原先在縣衙學堂受到過徐師爺的教誨。說來也有些日子,冇看師爺了。該抽空去看看。”

司馬亮靈光一閃,想到了一個安置卓越的方法。

他回來以後,就想把對方調離自己的身邊。但苦於冇有很好的藉口。現在可以藉著學堂之事,把對方支走,這樣對雙方都比較好。

“卓越,如果我讓你去做教書之事,你願意嗎?就是像徐師爺一樣,教些和你差不多出身的人。當然我隻是建議,你要是拒絕,我不會強求。”

卓越思量了一下,然後應承下來。

“隻要是王爺吩咐,在下都會照做。教書之事,說來在下的強項。現在整天忙些王府之事,學問方麵,有些疏忽了。”

聽到卓越回答,司馬亮心情大好。倒不是多嫌棄卓越,而是老在眼前晃,總讓人不舒服。尤其還帶個上官少蘭。總讓他很尷尬。

“可以,那你後麵先聯絡一下馮奇。決定一下離開的時間,同時做好手頭事的交接。”

“是王爺。”

好的一天,開始了。

正當司馬亮這麼一想。一個急匆匆的身影出現在了麵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