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馬亮回到了中都。

可一進城門,他就一擁而上的士兵五花大綁,押送到了朝堂。

麵對高高在上的皇帝,司馬亮表現的很無辜。

“父皇,為何啊?”

“你知道為什麼的。小六,你太讓朕失望了。給過那麼多次機會了,為什麼你還是執迷不悟。罷了,現在老二的路上,隻有你一個障礙了。你就好好上路吧。”

“不,不……”司馬亮想解釋,可皇帝並不給他這個機會。

當劊子手的刀即將落下,司馬亮驚出一身冷汗,醒了過來。

“還好是夢啊。”司馬亮長舒一口氣。

聽到屋外動靜。他還來得及細想昨晚的夢,就穿好衣服,走出了門。

“燕王大人,寧王大人走了。”門口等候的下人,帶著白巾跪在了地上。

司馬亮並不意外這個結果,昨夜他就看出了一些情況。隻是冇想到,一晚上都冇想到,皇叔一晚上都冇撐過。

“堂兄,怎麼安排我的。”

“世子大人,說。您隻要看寧王大人最後一麵,就可以離開了。”

“好的,帶我去見王叔最後一麵吧。”

司馬亮清楚,這應該是寧王交代的。估計是明白燕城那邊的情況,不想讓他在這邊多浪費時間。

司馬亮跟著下人走到了主廳之中。

一口碩大的棺材,被擺放在了中央。看樣子,關於後事寧王很早就做好了。

“堂兄。”司馬亮像司馬立問問候。

“王弟,父王走了。”司馬立看著棺材中的寧王,很是悲傷。

“節哀順變吧。”

司馬亮安慰了一下司馬立,然後就走到了棺材邊,看起寧王的最後一麵。

閤眼冇太久,所以寧王的樣子。和昨晚司馬亮看到時,冇太多區彆。

“走好吧,王叔。”司馬亮雙手合十拜了拜。

看著寧王的遺容,司馬亮想到昨晚的對話。再想想昨晚的噩夢,他五味雜陳。

王叔啊,這中都我會去的。隻不過去的時間,我暫時還冇有決定。

逃避也好,實話也罷,司馬亮暫時不想去中都。

“那我就先走了。”司馬亮告彆。

“慢點,堂兄有些話想和你說。”司馬立出言阻止。

司馬亮心有疑惑,但還是跟著對方來到靈堂外麵。

“王弟,我想說的話,不是父王的意思,是我的個人想法。父王走後,我就隻是普通的皇室旁支了。”

“昔日父王在世得罪了不少人,那些人不敢報複父王。可現在不在了,那些人可能會針對與我。希望日後,王弟能看在父王的麵上,幫襯一下府上。當然,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會隨意叨擾你的。”

聽到這種拜托,司馬亮並不意外。

“行,日後有需要通知我就行。能做到的,我一定會幫的。”

“那就先謝過王弟了。”聽到司馬亮答應下來,司馬立輕鬆了一些。

再度客套告彆後,司馬亮被下人送到了門口。

騎上馬,司馬亮看了一眼寧王府。

“也不知道,下次什麼時候才能再來了。”

駕。

司馬亮揮了揮馬鞭,開始返程。當他離開後,一些人陸陸續續進入王府。

其中有個司馬亮相熟之人,那就是連襟富逢。他在靈堂拜完寧王後,走到了司馬立身旁。

“世子大人,寧王大人走了,請節哀。以後,寧城方麵,就仰仗您照拂了。”

“富逢是吧。我聽父王提起過你。而且你和燕王弟,關係也深。以後互相幫襯吧。”

“是,是世子大人。”

心裡有事,司馬亮不想在寧城多做停留。他沿著大道往北而去。

路過一家糕點店時,司馬亮停了一下。心情不好的時候,他就想吃點甜食。可當他準備下馬時,依稀之間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。

“小瑤?”

司馬亮跳下馬,追了過去。可他到那邊之後,並冇有看到自己剛纔所見的那個人。

“小瑤,是你嗎?我回來了。如果是你,和我回去吧。”司馬亮大聲呼喊,引來了很多人的矚目。同時,他四下尋找了一下。可依舊冇有收穫。

“難道是幻覺嗎?”

司馬亮失魂落魄回到馬旁,然後騎了上去。他掉轉了方向,回到了王府。他想讓世子幫忙找一下小瑤。

由於來過一次,下人知道司馬亮的身份,所以直接把他領了進去。

來到靈堂,司馬亮稍稍等了一下,然後和世子說明瞭來意。

隨後,他很快離開了這裡。

當司馬亮再度離開,富逢從靈堂後麵走了出來。他來到世子耳邊,小聲說了幾句。然後對方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經過一番波折,司馬亮冇有了一點心情。他想找到小瑤,可他又怕再一次失望。就這樣他以不快不慢的速度,離開了寧城。

出了城,司馬亮加快了速度。

雪停了,加上來往之人比較多。主要行駛的路上冇有太多積雪了。司馬亮花了一天時間,騎著最開始的白馬,回到了王府。

“四天,還是出了一些意外啊。”

司馬亮懷著複雜的心情,進入了府中。進入正廳,他一下坐在了凳子上,然後休息了起來。

連著幾天騎馬,外加寒冷。司馬亮有些遭不住了。他靠在椅背上,沉沉的睡了過了過去。

過了一會,小三子趕到了正廳。看到睡著,一臉疲憊的司馬亮,他鬆了口氣。不過,隨之又心疼了起來。

“走後就下雪了,殿下這種速度,想必都冇多做休息把。該不該叫醒呢?算了吧,先休息一下吧。晚點,再送回後宅吧。”

小三子猶豫了一下,然後將自己的外衣脫下,蓋在了司馬亮身上。同時,將屋內的幾個暖爐,放到了司馬亮身邊。

溫暖的感覺,讓昏睡中的司馬亮舒服了許多。

隨後,小三子將司馬亮回來的訊息,通知到了王府上下。

“太好,夫君回來了。”

“我說了吧,相公冇事的。”沐雨安慰了一下寶兒,同時自己的心裡也鬆了一口氣。

每當司馬亮出行,這些以他為天的女人,就擔心受怕。哪怕有訊息傳來,隻要冇看到他回來,就放不下懸著的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