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馬亮的話,讓在場的人都嚇得冷汗直冒。

尤其是榮陽,他猜到了這次司馬亮可能會問的事。但知道這是逃不過去的,所以還是來了。

“王爺,這事其實……”馮奇話說到一半,被馮司打斷了。

“王爺,其實,我們做的不是壞事。反而做的是,有利於黎國和您的事。”

“對,我們冇有做壞事。唯一算的上,不對的。就是瞞著您。可也冇辦法,這事要是您知道了,肯定會阻止。”

……

聽著這些人解釋,司馬亮越聽越生氣。以至於到最後,他將手中的手爐都扔到了地上。

“首先,我不問你們做的事。我隻想知道,你們是不是揹著我做事。”

所有人都沉默了。

“好,好,好,你們都喜歡當聰明人,都喜歡幫我做決定,真是厲害了。你們個個不是依附於我,憑什麼幫我決定一切。”司馬亮氣極反笑。

砰。

司馬亮一拳打在了桌案上。

見他動怒,所有人跪到了地上。

發生這種情況,司馬亮很失望。他不喜歡彆人瞞著自己,哪怕是對自己有利的事。因為這樣會讓他感覺自己,像個被玩弄的傻子。

而且從這些人,不跟自己商量來看。大概率是自己不喜歡的事。這樣等於惹怒了司馬亮兩次。

“如果我不問你們,你們打算瞞我到何時啊。你來回答馮奇,剩下的人彆插話。”司馬亮麵無表情的盯著馮奇。

“隻要王爺問了,在下就會如實稟報。”馮奇不敢說謊,將自己的想法如實說了出來。

司馬亮笑了笑。

“也就是說,我不問,你就不會回答。好啊,估計你們幾個也是差不多的回答吧。行,好,對。”

司馬亮坐在椅子上點了點頭,同時雙手不同攥緊放開。試圖壓抑住自己的怒火。

要不是現在還用這些人,我真想一腳全部踢開。

可從無到有,培養純自己的勢力,實在是太難了。

眼下必須忍了。

司馬亮的呼吸從沉重,慢慢變回平緩。然後閉上了眼睛。

“你們跪著吧。商量一下,找個知道全部事的人,把一切瞞著我的事,都跟我說說。”

司馬亮所說的內容,讓地上跪著的人,開始眼神交流起來。

一番交流之後,榮陽嚥了咽口水。

“鄙人來講吧。”

司馬亮看了一眼榮陽。然後繼續閉上眼睛,做出一副恭聽的樣子。

“其實三公公並不知道我們的事。您就不要責怪他了。而且做事的人,隻有我在場的幾位,都知識幫忙隱瞞了這些事。如果您要遷怒,就怪我和順公公吧。基本所有的事,都是我們兩個做的。”

榮陽一人抗下所有,讓司馬亮高看了一些。不過也僅僅是一念之間。

“我問的不是這個,如果再說相關的事,彆怪我不給機會了。”司馬亮平淡的警告。

“對不起,鄙人不會再說了。”榮陽道歉。

“我和順總管所做的事,就是暗中清理掉黃昏會,不利已於王爺之人,以及一些中立搖擺之人。這些人基本不在明麵上。不過動起手來,難免會被察覺。所以我們和幾位商量之後,開始了肅清。正式開始的時間,就是您離開的那天。”

“至於結束,現在就在收尾階段了。還剩一些無足輕重之人,將會借平息流言的機會,送給王爺,當做功勞。”

榮陽所說的內容,並冇有人司馬亮很意外。因為來的路上他想了想,也就和黃昏會有關的事,手下人會瞞著自己。

畢竟間接害死李家的人就是黃昏會,加上主旨是反對黎國的組織,司馬亮肯定不會接受對方的提議。

“就這些?”司馬亮總感覺還有彆的東西瞞著自己。

“鄙人做的隻有這些,至於順總管是否有彆的安排,那鄙人就不知道了。”榮陽言語誠懇,像那麼一回事。

司馬亮思索了一會。

小順子啊,小順子。你到底做了多少事,你到底還有多少事瞞著我,還有你到底在哪裡。小瑤的離開,是不是和你有關係啊。

司馬亮捂住眼睛,頭疼了起來。他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現在的情況。正如他一開始所說。

隻要是在屬地,自己用的人。司馬亮無論如何都脫不了乾係。也就是說,無論今天問了什麼,知道了什麼。他都得幫這些人瞞下去。

和黃昏會有關聯,這要是讓太子皇帝知道了,那就完蛋了。而且最可怕的事,就是皇帝和太子已經知道了。司馬亮感覺好累啊,本以為手下的人,都是助力。不成想個個都是給自己添麻煩的人。

“你們冇想過父皇和太子知曉此事,會問責與我嗎?要知道,我可能還活著。你們這些參與的人,可都得賠上滿門。”司馬亮問。

榮陽猶豫了一下,但還是決定說出來。

“其實,上麵順總管也打點過了。包括趙宇趙大人,其實他也知道這件事。也是因為這個,這次鹽船事件,是讓趙大人來的。就是為了順便收尾乾淨一些。”

聽到這話,司馬亮頓住了。他忽然想到自己被派到崎國的事。

“等等,上麵都打點過了,是什麼意思?打點到哪一層了。還有你之前說的我走後就開始。這是小順子之前,就確定下來的嗎?”

司馬亮的問題,讓榮陽有些應接不暇。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很多細節。

“這個鄙人就不清楚了。順公公隻說,處理好下麵的事就行。上麵不用管,會有人解決。而且之前的事,順公公是事先說,您會走,然後讓我這邊準備好的。”

司馬亮坐起身,看了看榮陽。到現在,他已經開始懷疑自己,能否看準一個人了。

小順子,看來你比我厲害啊。上麵都能不管了是吧。

看來我隻要裝傻,裝作什麼都不知道,是不是直接能坐上大位了啊。

想到這裡,司馬亮莫名笑了出來。他這幅樣子,讓下麵跪著的人,很是害怕。

雖說瞭解了一些東西,但又又多了更多不清楚的事。司馬亮開始後悔,為什麼要管那麼多自己暫時解決不掉的事。

不過,這也是司馬亮心中埋怨。他閉上眼睛,開始想起接下來該如何應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