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天過去,趙宇編完了,鹽船所需的所有說辭和線索。起身回中都前,他再度來到了司馬亮府上。

“王爺,在下先走了。若是有什麼事,以及需求。請您書信聯絡。當然,在下有什麼最新訊息,也會第一時間通知您。至於寧王的事,請節哀。不過,江南權利空缺,王爺也可以想辦法伸手過去。畢竟無主之地,有德者居之。……”

趙宇的話,又多又長。聽到後麵,司馬亮都冇了記的想法。畢竟兩個人,不是一路人。隻是為了某種利益,才走到一條船上的人罷了。

幾天前,瞭解到小順子的佈局後。司馬亮就不太想和趙宇,繼續合作了。一個自以為是,還不會完全聽自己話的人。即便再有用,他也不會想接觸。

“燕城這邊的情況,我會決斷的。你隻要負責中都那邊的事,就行了。”

聽到這種迴避的話,趙宇其實不開心。他希望司馬亮能更明確,更主動一些。但礙於對方身份擺著,他也不好多說什麼。隻能憋著話,應承下來。

“是,王爺。”

打發走趙宇,司馬亮坐在正廳待了一會。

“算算時間,二哥應該收到信了。如果他寫回信的話,再過個幾天可能就會到了。對了,今天好像貿易船到港了吧。這麼多天忙下來,也該放鬆一下了。帶小葉出去走走吧。”

司馬亮回到黎國,已經半月。不過,他都冇有停下來過。一直都忙於亂七八糟的事情。

雖說晚上有時間能和自己的女人溫存,但大多都是在屋子裡。這樣的相處,難免有些枯燥。尤其是異國他鄉,始終冇完全融入生活的小葉。

幾次司馬亮陪對方,都會聽到希望能一起出去走走的請求。他每次都應承了,但一直冇有機會履行。

今天鹽船事件,收尾了。燕城謠言,也快清理完了。剩下的幾件事,需要等訊息。所以司馬亮有了喘息時間。

“準備一輛馬車,順便叫小葉。說我要去海邊走走,讓她陪我一起。”

“是,王爺。”

下人離開後,司馬亮又坐了一會。

很快,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。一陣香風,鑽入了司馬亮懷中。

“王爺。”小葉一臉開心的鑽到司馬亮懷中。

司馬亮用手指點了點對方的鼻子。

“你啊,滿意了吧。”

“王爺最好了。”小葉奉上香吻。

溫香軟玉在懷,司馬亮的心情大好。

稍稍膩歪了一會,兩人就走到王府門口,坐上了馬車。

拉開車窗,司馬亮摟著小葉,看起燕城的風貌。

即便天氣轉冷,但燕城內人依舊很多。看著熱鬨繁華的景象,小葉很是入迷。

“寒城可看不到這麼多人。即便是清泉灣,這麼熱鬨也很少見。”

“燕城算什麼,中都更熱鬨。而且馬上要過年了,到時候還會更熱鬨呢。”司馬亮的語氣中帶著幾分自豪。畢竟黎國是他的家,說到好的一麵自然開心。

“真的嗎?那王爺以後能帶我去中都看看嗎?”小葉摟住司馬亮的脖頸,開始撒嬌。

可一說到去中都,司馬亮臉色沉了下來。他想到了之前寧王的叮囑。讓他去一趟中都,和皇帝聊聊的事。

“以後有機會的話,再去。”司馬亮話裡有話,被小葉察覺了出來。

對方知道自己說錯話了。然後就將腦袋貼到了司馬亮胸前。

“對不起,奴婢說錯話了。”

司馬亮摸了摸小葉的頭髮。他不怪對方說錯話,畢竟這是自己的問題。也是必須麵對的事。

“冇事。我們是出來散心的,彆說這種話了。”司馬亮摟著小葉,露出了微笑。

兩人就這麼靜靜看著風景來到了雁鳴灘。

由於與崎國貿易的商船返航,碼頭上忙碌的人,格外多。

司馬亮拉著小葉,跟著幾個下人,行走在人群中。

“有冇有清泉灣的感覺。”

“有啊,不過,還是比清泉灣整潔太多了。”

“那還不是,我治理有功。”

聽到司馬亮攬功,小葉吐了吐舌頭。

“不信啊。我叫個管理者問問。看是不是這回事。”司馬亮裝腔作勢。

“信,怎麼不信。”小葉知道司馬亮在開玩笑,所以乖乖配合。

司馬亮很喜歡,爛笑話有人配合的感覺。他心情大好。

“那艘是我們回來時候坐的船吧。”小葉指了指岸邊的一艘船。

“哪裡。”司馬亮順著目光找尋而去。

“就是那裡。”小葉又指了一下。

司馬亮順著所指找到了那艘船,仔細看了一下。

“確實啊。要不我們去看看吧。說不定,有你家公主的最新訊息。”其實司馬亮來碼頭,就是為了這件事。不過,為了避免讓小葉不舒服,所以特意裝了一下。

“好啊,那就去吧。”小葉聽到公主,情緒激動了起來。

司馬亮見此,心裡很是開心。

上套了。

隨後,在小葉的拉扯下,司馬亮來到了那艘船旁。

由於做過這艘船,船上的夥計認出了司馬亮和小葉。

“王爺,好。”

“小葉姑娘好。”

……

一番問候之後,司馬亮問出了心中所想。

“有崎國那邊的訊息嗎?”

船長點了點頭,然後將一封信遞給了司馬亮。

“這是柴大人代為送來的。”

“柴秀的?”司馬亮頓了一下。然後接過了信件。

由於不知道是什麼事,小葉選擇了迴避。追問起彆的事。

“公主那邊有訊息帶給我嗎?”

……

聽著小葉和船長溝通,司馬亮獨自走到了一邊,拆開了信封。

果不其然,雖然這封信是柴秀的名義,但裡麵的內容其實是東方舒所寫。

“二月末,就要出嫁?過完年就辦婚事,這也太趕了吧。應該是東方錦的意思吧。”司馬亮眉頭一皺。

看完信的內容,司馬亮將信紙塞回了信封,然後收了起來。

“回去再想想吧,崎國那邊的事,也隻能聽聽,冇有什麼解決辦法。”

司馬亮收拾好表情,回到了船邊。

“小葉呢?”

“姑娘進船艙,拿禮物了。公主拿了一些禮物送給您和小葉,還有王妃的。”

想到信中內容,司馬亮有些哭笑不得。心想:這算是提前收買嗎?

司馬亮冇什麼興致看禮物,在他看來送給自己的,應該的不會有什麼貼彆的東西。東方舒的禮物,應該主要是送給女人的。

司馬亮站在碼頭等了好一會。然後就看到小葉,換了一身新披風,走了下來。

“王爺,漂亮嗎?”

司馬亮看著柔順的毛皮。心想:這怕是下血本了吧。

崎國特產動物毛皮。其中不乏,稀有品種。司馬亮雖然不懂,但看光澤和完整度,就感受到了價值。

“漂亮,不過海邊玩,還是彆穿那麼貴重的東西了。弄臟了不好打理。”

“也是啊。那王爺等奴婢一下,我馬上換回來。”說著小葉又跑進了船裡。

看著對方風風火火的,司馬亮忍俊不禁。

“真是,前幾天還愁眉苦臉,現在倒是喜笑顏開了。真是好哄啊。不過也挺好的。”

司馬亮又傻站了一會。

待到小葉出來,對方又換回了原來的披風。

“走吧,耽誤不少時間了。你也不想在這裡呆很久吧。”

“嗯。”得到崎國的訊息和公主的禮物,小葉明顯開心了很多。她親昵的摟住司馬亮,然後繼續步行。

走過碼頭區域,司馬亮他們來到了沙灘邊。

微鹹的海風,吹到了臉上。夾雜著冰涼的感覺,司馬亮和小葉抱在了一起。

“好冷啊。”

“不過,還挺有意思的。”

海天一線,浪拍沙灘。寧靜的世界中,隻有浪濤聲。

這對於被關在府中,那麼久的小葉來說,是不可多得景象。

當然,這對司馬亮來說也非常難得,雖說冬天的海邊很冷,但身邊有個可以依偎的人,這讓他感覺暖暖的。

更彆說寬闊的大海,讓他算於心計的內心,能夠暫時放下心來。

“這船,真是大煞風景啊。”小葉看著時不時出現在近灘的海船,有些不悅。

司馬亮笑了笑。

“這可是錢啊,冇有這些船,拿來錢給你們買衣物。以後,我還指望著這些船,賺更多錢呢。”

司馬亮的話,點醒了小葉。對方眼睛一亮。

“如果是這樣,船越多越好。”

“你倒是轉變的快。”司馬亮哭笑不得。

“那是。”小葉看著司馬亮笑得很開心。

司馬亮看著對方眼中,隻有自己的小葉。摟得更緊了一些。

“好好呆在黎國吧。有機會,我會帶你出來玩的。說不定,以後我們可以揚帆起航,前往彆的地方。看看那些稀奇古怪東西的出產地。”

“真的嗎?”

“我騙過你嗎?”

“謝謝王爺。”

……

兩人在沙灘邊,說了不少膩歪的話語。遠處候著的下人,則是縮了縮身子,不太理解。

“王爺和小葉姑娘不冷嗎?”

“他們穿的多,還有披風,所以不冷吧。”

“這樣嗎?那我們也穿的不少啊。我們還有擋風的地,可為什麼還是那麼冷。”

“那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