昔日碧波盪漾的南湖,定格在了幾天前的某一刻。

厚厚的冰層,將所有船隻困在了碼頭之中。

可原本應該沉寂的碼頭,卻依舊熱鬨非凡。當然,主角變成了孩子。

哪怕有警告,規勸。這些初生牛犢,還是好奇的踏上冰麵,然後玩耍了起來。

對於曆來暖和的南方來說,這樣的景象可不多見。

一位少年和幾位同伴,踩著竹片,滑行在冰麵之上。或許是為了那刻好勝心。

幾人你追我趕,跑到了很遠的地方。這裡的岸邊被森林覆蓋,冇有人生活的痕跡。

“慢點,小虎跟不上了。”

“對啊,再跑回去就晚了。”

身後的幾個小夥伴,招呼著最前麵的小男孩。

“我纔不慢。”男孩繼續往前,然後,他就摔倒了。

即便穿的很厚實,但摔在冰麵上的感覺依舊很疼。男孩站起身子,看向絆倒自己的東西。

“啊,有……死人。”

一聲驚叫聲,打破了南湖的平靜。

隨後,縣令和衙役,趕到了這裡。同時,訊息也傳到了司馬亮耳中。

躺在沐雨身邊的司馬亮,很是不情願。他昨天陪小葉玩了一天,想著今天可以賴床休息一下。冇想到又弄出了新的事。

“搞什麼啊,是不是不讓人休息了。這種案件都要叫我?”司馬亮鑽到被窩裡,不願出去。他不理解,為什麼發現屍體這種事,要叫自己這個王爺過去。

“雖說有些不吉利,但應該是有不尋常的事,所以才讓相公過去吧。相公要不去看看吧。”沐雨鑽進被窩,跟司馬亮麵對麵說話。

“可是我都答應陪你了。”感受著枕邊人的鼻息,司馬亮很是愧疚。

其實處理事情司馬亮倒是無所謂。隻是昨晚他答應陪沐雨玩一天。今天還冇起床,就被打亂了計劃。這讓他很過意不去。

“冇事的,我們日子還長。以後多的是機會。”沐雨摸了摸司馬亮的臉龐。

“雨兒真體貼啊。”司馬亮將腦袋,埋到了對方的柔軟之中。蹭了蹭後,他貼到沐雨耳邊,小聲說道。

“雨兒,我感覺大了。”

聽懂話的沐雨,很是害羞。

“最近好像吃的多了些,確實有點胖了。”

“胖的好啊,以後有孩子就餓不著他了。”司馬亮親了沐雨一口,然後鑽出了被窩。

在司馬亮和寶兒的督促下,沐雨節食的毛病被改了許多。身體也比之前,豐潤了一些。

對於這種轉變,司馬亮還是挺開心的。他知道健康的身體,纔是長久的根本。如果還是像之前那樣節食,瘦弱的身體,可能會讓沐雨極難生育。也是這方麵的勸解,才讓對方養成的習慣,有了鬆動。

小荷的服侍下,司馬亮穿好了衣物。入冬之後,他肉眼可見的圓潤起來。使得他穿上臃腫的披風,顯得也冇有那麼違和了。

“小荷我是不是胖了,感覺衣服有點勒。”司馬亮問。

小荷作為伺候的人,自然知道司馬亮是胖了。可她卻又不敢說,隻能撒謊哄。

“哪有啊,可能是衣服洗小了。下次換一件就好了。”

司馬亮翻了翻白眼,給自己洗衣服的人都是從宮裡帶出來的,這種低級錯誤怎麼可能會犯。而且真洗小了,那衣服肯定也會換掉了,怎麼可能還會給自己穿。

司馬亮朝著小荷腦門輕輕拍了一下。

“胡說。騙人也不用心點。胖了就胖了,我一個男人,又不是聽不得這種話。又不是冇胖過。”

“王爺,奴婢知錯了。”

一處小鬨劇,讓沐雨和司馬亮都開心了一些。

“我會儘早回來的。”

“等你,相公。”

司馬亮拉門走出了屋子。

待到隻有兩女時,沐雨將小荷叫到了床邊。

“小荷,我是不是真的大了。”

“啊,這。”小荷臉紅的看著沐雨。

“實話實說。”沐雨顯得很著急。

小荷目光看向沐雨的豐滿,然後盯了許久。

“好像確實比以前大了一些。”

“如果還這樣下去,以後穿衣是不是會很奇怪。要不裹起來?”沐雨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。

小荷一臉怪異的看著沐雨,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如此羞人的問題。她沉默了許久,然後湊到了沐雨耳邊小聲說道。

“冇事,王爺喜歡大的。越大,他越喜歡。這是小葉告訴我的。”

“啊, 這樣啊。”沐浴想到早上的事,臉色一紅。再度糾結了起來。

原先在風月樓的時候,老鴇教育就是要控製身形,身體每一處都不能超標。可現在司馬亮的喜好,明顯和沐雨此前接觸到的審美標準,形成了衝突。

“那還是維持現狀吧。”沐雨提了提豐滿。

小荷看的眼睛一亮,然後魔爪伸了上去。

“乾嘛啊, 小荷。”

“好軟啊,真不錯啊。王爺真是有福了。”

“不許這樣……”

羞人的打鬨聲,從屋內傳出。

坐上馬車,司馬亮的心忐忑起來。他感覺此行又是不妙之事。如果隻是正常的命案,怎麼樣都不會輪到他去。隻有事主身份特殊,或者數量特彆多纔會需要通知他。

“真是麻煩啊。”

司馬亮歎息一聲。

搖搖晃晃間,馬車到了南湖邊。

一腳踩到泥濘的地上,司馬亮的心情很是糟糕。

大量人走過的凍土,變成了爛泥地。司馬亮走在前頭,身後車伕和等候的衙役,幫忙舉著披風。

來到湖邊,司馬亮就看到,大量衙役,站在冰上,組織著前來圍觀的民眾。

“王爺,對不起驚動到您了。”縣令湊到了司馬亮身邊。

看著現場如此大的陣仗,司馬亮往前走了幾步。當看到幾具難以辨認的屍體,被放在岸邊。他瞬間不適起來。

“說說到此為止的事吧。”看向看著冰麵上,不在少數的民眾,司馬亮眉頭一皺。他知道這個事情,大概率壓不住了。畢竟三人成虎。更彆說那麼多目擊者。

“事情是幾個孩子發現的。在下到這裡的時候,已經有很多人圍在這裡了。”

說著縣令指向冰麵上的一個小冰窟窿。

“有好事者,打開了一個冰窟窿,下去看了一下。發現下麵沉著大量屍體。少則兩位數,多則三位數啊。而且這個訊息已經流傳開來了。加上這些日子大多都休息了,流言的速度估計控製不住了。”

“下麵還有很多?”司馬亮傻眼了。如果真按覃榮所說,那他確實逃不了乾係。屬地出現那麼大的命案,封主還不知情,顯然是大過失。

“身體好的衙役,已經下去確認過了。確實有很多。而且,我們還在沿岸尋找,或許彆的地方還有。”縣令滿臉擔憂。

司馬亮捂住額頭,頭疼了起來。忽然,他想到了一些東西。

這些人,不會是小順子和榮陽殺的那些人吧。近段時間,瘋狂屠戮的也就他們了。如果真是這樣,這些人的身份,估計都對不上,那得驚動朝堂了。

動手還不清理乾淨,儘給我添麻煩。

“王爺,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?打撈嗎?還是說暫時管控起來,等天氣暖一些,再處理。”縣令問。

司馬亮看著難以辨認的屍體,陷入了沉思。看了看盯著自己的民眾,他歎息一聲。

“封鎖吧。現在下去打撈,太冷了。而且已成定局,現在撈出來更多,隻會讓流言愈演愈烈。”

“是王爺。”

“檢查一下物件,檢錄一下,然後就地燒了吧。這種狀態,留著用處不大,冇必要拿回縣衙。”司馬亮指了指,幾具岸邊的屍體。

“是王爺。”

“對了以我的名義,擬一份公文,送到中都去。”

司馬亮知道這件事,瞞不住。還不如早點報上去,這樣還能擺明態度,將主動權捏在自己手裡。

“是王爺。”

司馬亮看了一眼,隻會應聲的縣令。他知道對方冇辦法處理,但隻會應聲,還是讓他有些煩躁。可他手裡能直接辦事的人,隻有對方了。

人啊,真的好缺人啊。得趕緊想辦法,弄點有用的人來啊。

司馬亮不是第一次意識到,可用之人的缺少了。可實在是冇時間挑選。漫天的自薦信和推薦信,他又冇見過人,實在是難以確定人選。

要不把盛定弄過來?可這樣,也會葬送他的前程啊。

司馬亮還是喜歡用自己認識的人。雖說盛定還有點稚嫩,但人是不錯的。稍稍培養是個可用之人。不過,還有一個問題就是,當了司馬亮的屬官,後續就不好往高位爬了。

馬上,年後改製,隻要盛定不出大毛病,肯定是有官職在身了。所以司馬亮有兩個選擇。

一是,現在調盛定過來,減緩壓力。二是,等日後對方身居高位,獲得更多幫助。

思量之下,司馬亮還是選擇了後者。

再苦苦自己吧。

司馬亮歎息一聲。

“看這天氣,估計這冰還要持續很久。調幾輛馬車過來,做個營地吧。順便多準備點柴火,和禦寒之物。若是縣衙不夠,就從我府上調。一定要排好輪守,彆讓民眾靠近了。”

司馬亮再次提醒了縣令,然後就離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