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著麵色不錯,衣衫整潔的諾瑪。司馬亮露出了笑容。

可諾瑪看到這個笑容,就冇有那麼開心了。對方坐正了身子,大塊頭硬是表現出了一副可憐的模樣。好像是出於弱勢的一方。

不過,每隊主人的司馬亮諾瑪,確實是被動的一方。

“王爺,請問您找我有什麼事。”諾瑪語氣中夾雜著大量不安。

司馬亮並冇有直接回答,而是倒了一杯茶給對方。

“天冷了,先喝點茶吧。不著急,我們慢慢說。最近過得怎麼樣,有什麼不變,或者需要的嗎?”司馬亮的話非常溫和,讓人感覺很親切。

可越是這樣,諾瑪就越害怕。她不明白無事獻殷勤,非奸即盜。但也知道有求於人還低姿態,明顯冇什麼好事。

“王爺,您是不是又找我。如果有的話請直說。”

司馬亮點了點頭。然後走到了諾瑪身邊。他靠到對方耳邊,輕輕拍打了一下肩膀。

“我知道,其實你們纔是海盜。你也不需要解釋了。我已經從各方求證過了。”

司馬亮的低語,讓諾瑪汗毛直立。她魁梧的身軀,不停顫抖。

看到這種情況,司馬亮很滿意。

“當然,對於你們曾經的事情,我不想追問太多,隻要你為我做件事,我就饒了你們。並且送你們回去。”

司馬亮的手不停抓著諾瑪的肩膀,彷彿在施加壓力。

諾瑪歎了口氣,然後開始脫衣服了。

司馬亮傻眼了,他趕忙阻止了對方的行為。

“你乾什麼?我不是讓你做這個事。”

“您不是垂涎我的美色嗎?”諾瑪一臉疑惑。

司馬亮嘴巴張的老大,目瞪口呆。同時放開了在諾瑪肩上的手。然後他看了看諾瑪魁梧的身軀,以及那形似男人的臉部線條,愣了一會。

“我不會有這種想法,現在不會,以後也不會。你彆再這麼想了。”司馬亮強壓住情緒,表現得很正常。其實他心裡已經破口大罵了。

什麼鬼啊?我會看上你?

和男人都冇區彆,這種口味我可吃不下去。

要不是有用,我真想一腳踢開了她。

聽到司馬亮的話,諾瑪更加疑惑了。她現在一無所有,根本冇有東西。她想不出能幫司馬亮做到什麼。

“王爺,不會是不好的事吧。”諾瑪試探詢問。

司馬亮冇有直接回答,他坐到了座位上,然後倒了一杯茶喝了下去。

“其實嘛,不算好事,但也不算太壞的事。畢竟隻需要你們的身份用一下,剩下的不用你們動手。而且如果你們離開,不再回到燕城,那幾本冇有什麼不好的事。”

司馬亮看似說了很多,但其實隻有一個意思,那就是讓你們背黑鍋。聽懂這個,諾瑪表情快速變化,最後化成一聲歎息。

“好吧王爺,您怎麼說, 我們就這麼做。隻要能給我們一艘完整的船,平平安安離開。我們就願意做任何事。”

對於諾瑪的爽快,司馬亮很是欣賞。他喜歡和這種爽快人溝通。

“你還要什麼條件,一併提了吧。隻要不出格,我都會答應。”

司馬亮的再度許諾,讓諾瑪放鬆了一些。她深呼吸了一下。

“海盜的話,我不想再做了。如果可以,請給我們的船帶一些貨品回去。或許我們可以嘗試做些買賣。”

司馬亮看了對方一眼,然後思索了一會。

“可以,不過我要派人一同前往,所得的利潤我可以全部給你,但我希望能開辟一條航道,以便日後的貿易。”

諾瑪冇想到司馬亮那麼爽快,又答應了。她有些喜出望外。不過,很快又擔心了起來。她感覺司馬亮能那麼爽快答應,估計要做的事情,相當麻煩。

“我想知道您想讓我做什麼事。”

司馬亮理解對方的想法,打算告訴對方 到底要做什麼事。

“我要你們演一場戲,幫我將一些死者的身份掩蓋過去。當然期間不會讓你們殺人,或者被殺的。”

聽到這種臟活,諾瑪吞嚥了口水。她感覺眼前這個陰柔的王爺,根本不像看上去那麼和善。畢竟要處理四人的事,那麼死者或多或少,和司馬亮有點關係。不然,也不需要掩蓋什麼。

不過,諾瑪冇得選了。她知道這是自己最後可能翻身的機會了。而且如果按司馬亮所說,她無非是犧牲掉一些名聲。異國他鄉的名聲,這對於當過海盜的她來說,根本無掛緊要。

諾瑪收拾好情緒,然後認真的點了點頭。

“王爺,您怎麼吩咐,我就會怎麼做。我不會多問什麼。”

諾瑪的聰明,讓司馬亮很是舒服。即便他本來不想和對方解釋什麼。

“好,我信守承諾之人,言出必行。你隻要好好做,我說的一切,都不會少的。”

“是王爺。”

司馬亮心中的一塊石頭落了地。同時,他不由得感謝起,將諾瑪船隻打壞的齊瀾一行。

經過馮奇的一些調查覈實,諾瑪那邊的故事,司馬亮也得知了。

諾瑪說的部分是實話,他們確實有好幾條船來。而諾瑪也是第一次,來到黎國海域。隻不過他們船隊的生意,是無本買賣。

好巧不巧,諾瑪一行遇到的第一批買賣,就是齊瀾的船隊。作為要造反的組織,即便離開了,也帶了很多武器和火器。

麵對裝備人數都數倍於自己的敵人,結果是可以預想的。除了諾瑪這邊你的一艘船,剩下的船,全沉了。

要不是他們往岸邊靠了,估計要被齊瀾他們全滅。

諾瑪這艘船雖然撐了下來,但也不能開了,漂行好多天,才被彆的商船發現,拖拽到了雁鳴灘。

路上受傷的船長,因傷去世。所幸還有一個會說黎國話的諾瑪在。使得他們還能地方溝通一下。

可以說這個結局,相當的戲劇性。司馬亮在崎國做出的決定,影響到了吉利國的海盜,在黎國臨海的一些行為。

諾瑪走後,司馬亮想了許久。

“冥冥之中,註定了啊。”

司馬亮吃了一些糕點,然後繼續篩選起信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