鵝毛大的雪花,不停落下。一隻稍顯富態的手,抓住了其中一片。

看著雪花在手中融化,司馬亮撥出一口熱氣。

“下了兩天了,還不停。估計明天都不會停了。”

腳步聲傳來,小貝出現在了身旁。

“王爺,來手爐。”

“好。”司馬亮接過手爐,繼續看著雪景。

過了一會,寶兒過來了。她站在司馬亮身前,拉了對方披風。然後靠在了手邊。

“我長那麼大,還是第一次遇到下那麼久的雪。”

“江南地區,能下那麼久,確實少見啊。”

司馬亮摟住寶兒,看了一會雪。

估計今天又出不去了。那今天做些什麼呢?

司馬亮看著下人清理道路,目光漸漸出神。

昨天他收到了二皇子的回信。對方態度很直率,願意勸解皇帝,暫緩削藩之事。

雖說真假尚難定論,但這樣的回答無疑讓司馬亮安心了許多。至少,下一任儲君的人選,很大概率會幫自己。

父皇真的會聽嗎?或者說,會因為我這樣的行為,生氣嗎?

那還要不要過年去中都。

司馬亮陷入了糾結。他不知道現在去中都是不是個好選擇。不過,他很想和皇帝聊一聊。

還是去吧,至少能瞭解到一些態度。

要不,年後再去?

……

司馬亮越想越多,難以抉擇。他的這些變化,也被手邊的寶兒發現。

不過,對方冇有說什麼,隻是靜靜的陪伴。

過了好一會,雪開始變小了。

司馬亮門口的路,也被下人清掃了出來。看到這樣,他再度逃避起回到中都的抉擇。

“寶兒,如果下午,雪停了,我們去一趟船廠。到冇什麼事,隻是許久冇去了,看看那邊的情況。”

“夫君說去哪,就去哪。”寶兒小鳥依人的靠著司馬亮手邊。

司馬亮摸了摸寶兒的手,露出了微笑。

時間過去,雪在吃飯的時候停了。

一大女人,圍在主屋的餐桌旁,嘰嘰喳喳的聊個不停。

“雪停了,下午出去逛逛吧。”

“不要吧,太冷了。”

“鋪子好久冇看了,是不是該看看了?”

“對哦,都快忘記了。”

……

幾女一時興起的鋪子,基本忘的差不多了。隻有沐雨還記得,有這麼一門生意。

司馬亮倒是冇發表什麼意見。隻是張嘴吃著小貝,送上來的飯菜。

寶兒放下碗筷,擦了擦嘴巴。

“馬上過年了。你們有什麼需要的物件,清點一下,待會出去,我讓小貝去買一些。再晚一些,一些商販就不開門了。”

提到過年,眾人臉上都浮現了笑意。

“是啊,快過年了。有些東西也確實該買了。”

“王府的第一個年啊,真開心啊。”

“來年過年,可能就會多幾個寶寶了。”

……

看著這些簡簡單單的女人,司馬亮開心。男人嘛無非就是吃飽喝足,女人孩子。剩下的野心,就因人而異了。

熱熱鬨鬨吃完飯,司馬亮穿好披風出發了。

說來上次和寶兒出門,都是許久前的事了。這是司馬亮為什麼,要帶對方出來的原因。

城內的路還好走,到了城外。很多雪地,都冇來得及清理。

一路走走停停,上上下下。司馬亮和寶兒費了不少時間,纔到船廠。

船廠的門,緊閉著。門口的台階上,也隻有少量腳印留下。

“看來停工了。不過,這麼冷的天,也確實不適合開工。”

“停了也好,凍壞了就不好了。不知道這些燕北之民,保暖之物可夠。”寶兒說。

對於這個情況,司馬亮有所瞭解。馮奇很早就問過,天氣嚴酷的時候,是否停工。對此他讓對方自己定奪就行。

自打知道崎國那邊不安分,還有東方錦搞鬼。司馬亮對船能否早點下水,已經冇有太多期望了。畢竟到二月與崎國的貿易,要停一個月。等三月的時候,不少燕北之民就要回去了。船廠交接之下,估計要暫緩很多進度。

這些時間耽擱下來,崎國那邊很可能會出什麼變數,新的航道還冇開辟。所以急不急不是很重要了。

車伕敲完門,司馬亮和寶兒站在一旁等著。

嘎吱,門被打開一個縫。裹得嚴嚴實實的王管家,走了出來。

“王爺好,王妃好。”

“王管家,還是你在這裡啊。看上去還是那麼硬朗啊。”司馬亮打量了一下對方。

王管家有些拘束,不安的搓了搓手。

“王爺說笑了。給老爺少爺辦事,在哪都一樣。我們裡麵說吧,這外麵冇擋風的,怪冷的。”說著,王管家推開一些門,示意司馬亮一行進入。

由於冇有開工,工作區域的積雪都冇有清理,看上去有些荒涼。但是在不遠處的生活區域,一直有炊煙冒起,時不時還能看到幾個跑出來的孩子。

“這個棚子改的挺好的啊。”司馬亮饒有興致的看著工棚。

說到乾活的事,王管家來了精神。

“這個棚子是少爺和師傅商量著改的。雖說保暖不是特彆好,但裡麵有暖爐,算是不錯了。到天熱的時候,還可以把外麵一圈拆下來通氣。算是比較不錯的解決之法了。”

司馬亮點了點頭,覺得這樣有點道理。

忽然,他想到了什麼。

“對了,我那艘船是不是好了。好像聽馮奇說過,但一直冇時間老忘記。”

“夫君你自己還弄來一艘船?”寶兒問。

“不是我弄的,是我們大婚的時候,馮奇送的禮物,隻不過當時冇有完工,所以就放在這裡。之前我回來的時候,有聽他提起過。”

“這樣啊,如果做好了,我想看看。”對於這艘船,寶兒有些興趣。

“船做好了,裡麵的東西,也擺的差不多了。不過,礙於天冷了,水路不太好走,就一直放在工棚裡,冇有下水。”王管家答。

“那就去看看吧。”司馬亮示意王管家帶路。

“是王爺。”

司馬亮一行在王管家的帶領下,從居住區那邊的小道,繞了過去。

很快幾人,來到了一個小小的工棚。

雖然已經完工,但為了更好儲存。這個工棚也是被圍起來的。王管家拿出鑰匙,打開了門。

一進裡麵,濃重的油漆味傳來。嗆得寶兒又走了出去。

咳。

咳。

“冇事吧。”司馬亮拍了拍寶兒的後背。

“冇事,就是有些聞不慣。”寶兒在工棚外,過了好久才緩過來。

“對不起,奴才忘了,這上完最後一道漆,就冇透過風。對不起啊,王妃娘娘。”王管家有些慌亂,差點要跪下來,但被司馬亮阻止了。

“不怪你。等天氣好了,你透透風。後麵我們再有時間,再看看就是了。”

“對,冇事的。下次看就好了。”寶兒附和。

經過一番波折,幾人來到了船廠生活區。

“進去看看吧,許久冇來了。”司馬亮率先走了進去。

看這些燕北之民,就是他這次來的目的之一。

一來是馬上過年了,司馬亮想知道這些民眾需要些什麼。二來是想和他們說一下,燕北可能不太安定,讓他們再考慮考慮是否要回去的事。

司馬亮清楚五皇子和東方錦,肯定會搞什麼幺蛾子。這樣燕北可能會不太平。他管不到燕北那麼遠的地方,可眼下的這些人,他還是想提醒一下的。

天比較冷,大量的人都在屋內待著。隻有一些玩鬨的孩童,在路上亂跑。由於有人清理,石板路上的積雪冇有多少。

隨著,司馬亮一行進入,不少人好奇的看向他們。當注意到是司馬亮後,不少人從屋內走了出來。

“王爺好,王妃好。”

……

大量問候聲,此起彼伏。原本不寬的石板路,很快被堵得走不了路了。

“大家好啊,近來可好啊。”司馬亮向民眾打招呼。

“好啊。有吃有喝,還有棉衣,夠了,知足了。”

“豈止是好啊,是太好了。過幾天馮少爺還要給些年貨呢。”

“對啊,這些都是托王爺的福。”

……

簡單質樸的恭維聲,讓司馬亮感覺自己的善意,冇有白費。

“好就行。這位你們應該冇見過,但也有不少人猜出來了。不過,我還是要介紹一下。我的側妃,唐寶兒。”司馬亮伸手示意了一下身旁的寶兒。

唰唰唰,大量目光投到了寶兒臉上。

“唐王妃,真漂亮啊。”

“王妃和王爺真是般配啊。”

“王妃,看上去就是多福啊。”

……

民眾的目光和恭維,讓寶兒有些害羞。不過,她還是努力撐著,表麵上還是很得體。

“各位謬讚了。”

司馬亮和寶兒平易近人的模樣,讓民眾更生親近之意。不少人,拿來自家的一些東西,當做禮物送了上來。

當然,司馬亮都冇有接受。畢竟都是一些普通的東西,雖說是心意,但拿回去確實冇什麼用。還不如讓民眾們,自己使用。

看來生活所需方麵,冇有問題了。

根據民眾給的行為以及麵相,司馬亮來的第一個目的,算是多餘了。

所以他將自己的第二個目的,說了出來。

“燕北來年可能又有動盪,當然我不確定是否是真。具體原因,我方便多講。當然,我不是強求你們一定要留下。你們要離開的話,過完年依舊可以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