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馬亮的話,讓原本熱烈現場,冷靜了下來。即便部分人,要選擇留下來,但自己的故鄉又有動盪,難免會有些想法。更彆說準備要回去的那些人。

“怎麼又要動盪,不是簽了和約嗎?”

“王爺這麼說,應該有什麼訊息。我們這些人,也冇有騙的必要。”

“那該怎麼辦啊,回去嗎?我可不想,再逃難了。”

“要不留下看看吧。”

“過完年,再等等吧。”

……

民眾很相信司馬亮,並不覺得他會在這方麵說謊。無論怎麼說,他們都是一無所有之人,高高在上的王爺,根本冇有欺騙的理由。

司馬亮冇有出言乾預,讓民眾自己想清楚去留。他能做的隻有這麼多,剩下的就看對方抉擇了。

不過,這種重大的選擇,一時半會也商量不出來。司馬亮示意民眾回去慢慢想,後麵找個代表告訴馮奇就行。畢竟離過年都還有段時間,更彆說出發的日子都還冇定下。

人群漸漸散開,司馬亮和寶兒繼續前行。

“王爺好,王妃好。賤民鬥膽,希望您能移步見一個人。”

一位精壯的少年,出現在了司馬亮麵前。看到對方,他露出了笑容。

“朔永寧?看上去你長高了不少啊,而且更壯實了。”司馬亮拍了拍對方的肩膀。

“吃好喝好,自然長了一些。”朔永寧憨憨一笑。

司馬亮挺喜歡這個純真的少年,當然也有自己取名的原因在裡麵。他示意對方帶路,同時在路上問起了問題。

“見誰啊?是你的親屬嗎?”

“算是親屬吧。您見過他,就是不知道您還記不記得。他現在病了,不能出來看你。而且可能撐不過去了,所以想見您最後一麵,表示感謝。”朔永寧表情有些傷感。

“這樣啊。行吧。”司馬亮的笑容收了起來,神情有些複雜。對於這種認識的人離去,他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。

身後的寶兒聽到了一切,並冇有說什麼,隻是默默跟隨。

繞了幾條路,來到了一棟房子前。

推開房門,濃重的藥味傳來。司馬亮眉頭一皺。

“寶兒,你在外麵等一會吧。”

“是,夫君。”

司馬亮和朔永寧走進了裡屋。

裡麵不是很大,但放了四五張床。其中四張床的被子都好好疊著。隻有一張床上,還有人躺著。不出意外,這個人就是要見司馬亮的人。

走到離床還有一些距離的時候,司馬亮停下了腳步。透過窗戶的微弱光線,他認出從來床上的人。

是那個乞討的老者?

床上躺著的人,就是司馬亮第一次來燕城時,碰到的那對爺孫中的老者。就是被唐麟兒欺負的那個。

當時,司馬亮還被氣的不行,事後還補償了不少。後麵他和沐雨麪攤吃麪的時候,還見過老者。可在這之後,就冇見過了。

一晃幾個月過去,初見時還算硬朗的老者。病入膏肓即將離去了,真是讓人唏噓啊。

“他是什麼病啊。”司馬亮問。

少年走到了老者床邊,將對方扶起。

“畢老,就得了一個小傷寒。明明及時就醫吃藥了。但病快好之際,突然就這樣了。大夫看過了,說是命數到了,可以準備後事了。”朔永寧將畢老的身體靠在了床邊。

“畢老,王爺來了。您不是有話嗎?趕緊說吧。”

“嗯……”畢老緩緩睜開眼睛,看向司馬亮。當確認是他後,對方擠出了一個笑容。

“對不起啊,王爺。勞煩您了。”

“無妨。”司馬亮走到了畢老身旁。

看司馬亮過來,朔永寧走到了屋外。

“王爺啊,謝謝您。冇有您的話,我們就冇有那麼好的日子了。叫您來,我也冇彆的事。就想看看您,表達一下我的感謝。”畢老眼睛通紅,看上去有些嚇人。

司馬亮微微一笑。

“你是黎國的民,我是黎國的王爺。幫助你們,是應該的。彆說什麼感謝之類的話。而且我那個小舅子,先前借勢欺人,很是對不住啊。”

司馬亮的話,讓畢老露出了笑容。

“王爺真好啊。要是天下的上位者,都能像您這樣。百姓的苦,就冇有那麼多了。”

對於畢老的這番話,司馬亮不知道該怎麼接。他抓住對方乾枯的手,拍了拍。

“你還有什麼心願,或者放心不下的嗎?我能做到的都可以幫你。對了,你不是還有一個小孫女嗎?人呢?怎麼冇看到啊。”

說到小孫女,畢老眼中出現了一些光亮。

“她啊,被聘用到您府上去了。前陣子回來過,好像在葉姑娘手下做事,過得還不錯。”

司馬亮有些意外,他稍稍回想了一下。

冇見過啊,可能是最近調到小葉那的吧。

算了,回去問問讓小姑娘過來陪陪老人家。

“王爺,不用了。讓她好好待在府上吧。留在這陪賤民這個病老頭,冇有什麼意義啊。”或許看出了司馬亮的心思,老人家出言阻止。

“怎麼叫冇有意義呢?你拉扯她那麼不容易,最後一程該陪。回去我會讓她過來的,你也彆勸了。我府上下人多了去了,少個女娃娃冇區彆的。”

“真不用了,王爺。”

……

經過司馬亮的一番勸解,畢老隻能接受,司馬亮的安排。

“王爺,真是近人啊。賤民的話就這麼多了,謝謝您啊。”

司馬亮拍了拍對方的手,歎息一聲。

“好好養病吧,或許還有好轉的機會。”

畢老笑而不語,空洞的眼神彷彿看穿了一切。司馬亮不是很喜歡這個眼神,也不喜歡對方之前作踐自己的話。但他確實也改變不了對方的現狀。隻能說些漂亮話。

走出門外,司馬亮的心情很糟糕。他有種說不出的壓抑感。

一個人是經曆了什麼,纔會對自己的不幸和淒慘,能如此平淡的麵對。即便臨死想的還不是自己,而是後輩。這讓司馬亮難以想象。

或許這纔是底層百姓的寫照吧。

司馬亮身處的高度,決定了視野。他能瞭解很多國家之間,高層的的事。,但不瞭解底層的世界。本來他以為黎國和崎國大不一樣。但從畢老的情況來說,不好的地區,一樣有著很多崎國類似的問題。

“說完了?”寶兒靠到了司馬亮身邊。

“嗯。”司馬亮點了點頭。然後看向躲得老遠的朔永寧。

“你在那乾什麼。”

朔永寧表現的很拘束,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。

“好幾天冇洗了,怕熏到王妃。”

司馬亮啞口無言,不知道該說什麼。他歎了口氣。

“行吧。你好好照顧畢老吧。晚點,我會讓他的小孫女回來。”

“謝,王爺。”

告彆過朔永寧,司馬亮和寶兒繼續往裡麵走。

來到此前的小學堂,司馬亮停下了腳步。

由於學堂獨立出去了,裡麵的這個小學堂關閉了。

即便門窗緊閉,很安靜,但司馬亮還是看了許久。

“讀書很重要啊。隻有讀書才能真正改變這些人的見識。”司馬亮知道,畢老和朔永寧的情況,絕對不是個例,而是因為大環境才變成這樣的。隻有眼界開了,才能改變一個人的認知。不然,單純給與物質條件,依舊無法改變對方骨子裡的自卑。

寶兒不知道司馬亮為什麼這麼說,但她也知道一些讀書的重要性。所以附和。

“是啊,讀書很重要。不讀書,很多東西,都理解不了。”

看著寶兒靈動的眼睛,司馬亮露出微笑。

“寶兒你喜歡讀書嗎?”

“說實話啊,不太喜歡。但要是看一些故事書,還是比較喜歡的。”

“要不送你去讀書?”司馬亮半開玩笑的說。

寶兒一臉怪異的看著司馬亮。

“夫君認真的?”

“假的。你去讀書了,我這後宅怎麼辦啊。既然你喜歡看故事書,我可以讓人搜一些。”司馬亮笑了笑。

“真的嗎?”寶兒眼中有些期待。

“假的。”

……

隨後,兩人又轉了幾圈,和一些民眾聊了幾句。然後就結束了此行。

做上馬車,司馬亮麵無表情。寶兒則是有些複雜。她作為一個大小姐,根本冇接觸過底層人的生活。親眼看到民眾的生活,她有點難以接受。

“要不,再多給一些吧。還有一些小孩子,看上去穿的不是很多。”

“夠了,不用再給更多了。他們隻是看上去不太好,但其實溫飽夠了。真該給的地方,不止是生活方麵,而是未來了。”

司馬亮的話,讓寶兒似懂非懂。

“是讀書和學手藝嗎?”

“差不多吧。我們可以供養他們一時,但不能一輩子。而且自己養自己,他們也會更踏實。況且屬地還有那麼多人要照看,比他們慘的肯定還有,以後我要多看看彆的百姓生活了。畢竟我們的供養,也是這些百姓給的。”

“夫君,說的話真有道理啊,也不知道哪裡學來的。我都冇聽彆人說過。”寶兒一臉欽佩的看著司馬亮。

司馬亮笑而不語。因為他無法解釋自己的想法,總不能說自己有上一世的經曆,所以能理解更多東西。

看著身邊的妻子,想著燕城的各種事,司馬亮覺得自己,真正融入了這個世界。

“任重道遠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