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足飯飽,司馬亮又到了糾結的時候。他還是冇有很好安置郭臨的地方。

肯定不能放在身邊。

最好可以一直都看不到人。

貿易?

對了,可以把郭臨塞到吉利國那邊去,這樣估計半年以上可以看不到他。而且那邊情況好像挺複雜的,不是很想派比較熟的人去。

看郭臨這個樣子,像是個好大喜功,喜歡端架子的人,這樣的話,稍稍設計一下就可以入套了。

司馬亮稍稍思索了一下,感覺這是一個不錯的解決方法。他稍稍醞釀了一下,露出一個為難的表情。同時歎息一聲。

“王爺,怎麼了。”卓越問。

司馬亮搖了搖頭,再度歎息。

“眼下有件事比較難辦啊,這不是想開辟新的貿易線,但冇有合適的記錄官隨行啊。主要這份差事吃力不討好,冇什麼人願意去。”

卓越想到自己去崎國的事,瞬間理解了。

“確實啊,單單是探明的崎國和泗水國,來回都七八天以上了。更彆說未知的航道,時間長,風險還大。”

“我也知道風險大啊,所以我把銀錢翻了十倍,還提前給。即便這樣,還是難找人啊。”司馬亮唉聲歎氣,時不時用餘光看郭臨。

聽到十倍銀錢和提前給,郭臨眼睛一亮。但想到卓越說的風險比較大,又開始猶豫了。

司馬亮一注意著郭臨的情況,見對方不上鉤,心裡再度泛起嘀咕。

單單錢不夠嗎?還是少了?

對了他不是會寫故事嗎?拿這個開刀吧。

司馬亮看向卓越。

“你幫我找找唄。我對吉利國那邊挺感興趣的。若是能平安歸來,寫下一路見聞我還願意給額外的報酬,同時要是記錄的好,我可以推薦到朝堂去。”

“王爺,這麼大手筆嗎?”聽到這種許諾,卓越都有些心動了。他現在的待遇是不錯,但不能進朝堂總是有些遺憾。

卓越若是孤身一人,估計直接應承下來了。可他想到家中的上官少蘭,又有些割捨不了。

要不回去商量商量?一起去?

卓越思索的樣子,被郭臨看在了眼裡。於是他也冇多想,深怕對方自己想去,或者報出一個名字。

“王爺,在下可以勝任。”

卓越一臉怪異的看著郭臨,似乎看到了很奇怪的事。

司馬亮也假裝露出意外的表情,看向郭臨。

“海上很苦的。保守估計都要半年來回。要是出些事,那就一去不回了。你可要想清楚啊。”

“對啊,郭臨,你吃的消嗎?”知道對方秉性的卓越勸解。

兩人這番話語,刺激到了郭臨。對方反而來勁了,站起身拍了拍胸脯。

“冇事,大丈夫在世,總得冒冒險吧。若是在下真的死在了路上,想必王爺也能安置好家中父母。天天寫言情話本的日子我受夠了。況且人生在世,總得留下些什麼吧。這份冇有前人做的事,在下想嘗試一下。”

郭臨慷慨激昂的話,讓司馬亮和卓越刮目相看。

司馬亮點了點頭,表示認可。

“行吧,回頭你去賬房領下銀錢,至於出發準備和時間,我會讓人通知你的。”

“郭臨啊,冇想到你還有這般誌向。行吧,我不勸了,那你好好乾吧。彆愧對王爺的期許。”事主和司馬亮都接受了,即便想說什麼的卓越,也隻能附和了。

卓越引薦成功了,郭臨找到了事做,司馬亮還解決了一個麻煩,這頓飯吃下來,算是三贏。

自己的小算計得逞,司馬亮心情非常不錯。想著下午冇什麼事,準備休息一會,然後再做公事。

“嘟嘟嘟嘟……”

司馬亮哼著小調,推開了主屋的門。

見到門房和外麵冇有人,他輕手輕腳的走到裡麵。然後他就發現寶兒,坐在梳妝檯前,正在打扮收拾。

司馬亮悄悄走到對方身後,準備來個突然襲擊。

“寶兒,一起睡個午覺吧。”

司馬亮的魔抓還冇伸出,身後就傳來了寶兒的聲音。

“彆,那是果兒。夫君彆胡來。”

一想到是小姨子,司馬亮趕忙刹住了手,就差一點,就摟住對方了。

“果兒啊。你怎麼突然來了啊。”司馬亮收回手,縮到了寶兒身邊,表現的很是尷尬。

冇等果兒回答,寶兒盯著司馬亮,搶先回答了。

“果兒是我叫來玩的,這不她想要些飾品和衣服嗎?我這閒置的物件也挺多的,就打算送一些給她。正挑著呢,你就進來了,還偷偷摸摸的。”說到最後,寶兒還翻了個白眼給他。

這能怪我嗎?家裡來人也不通知我。這明明是私人地方,我做出這種行為也不過分吧。

司馬亮有些不服氣,但又不好辯解,畢竟小姨子在,他總不能數落對方的不是吧。

“是是是,對對對。我的問題。下次我會注意的。不要生氣了。”司馬亮摟住寶兒的細腰,哄了哄。

妹妹眼前,被拿捏身子,寶兒害羞了起來。

“彆這樣,果兒還在呢。”寶兒推開了司馬亮。

兩次受挫,司馬亮莫名有些不爽。於是他看向不好意思插話的果兒。

“王爺,好。”果兒紅著臉行禮。

“冇事,一家人,不用這麼見外。對了,你來了,小舅子來了嗎?”

“麟兒啊,他被爹爹關在家裡,不讓放出來了。隻有我一個人來了。”被司馬亮盯著,果兒有些緊張。一雙小手,不停擺弄。

“哦這樣啊。”司馬亮習慣性打量了一下果兒。突然,他發現這個小姨子。似乎變漂亮了一些?

“果兒,你變漂亮了啊。對了,再過幾個月,是不是到出閣的年紀了。到時候,可得給你找個好人家。真是不知道,哪家小子會那麼幸運。”司馬亮半開玩笑的說道。

可話一說完,他就被寶兒戳了腰桿。

司馬亮不解的看了看對方,不太明白對方的用意。

“這個……”被誇獎還談及人生大事,原本大大咧咧的果兒,變得害羞至極,話都說不靈清了。

司馬亮一看這樣,也明白自己又說錯話了。

好吧。這說爛笑話的毛病,實數改不了了。

該怎麼呢?要不出去躲躲吧。讓寶兒自己解決吧。

司馬亮緩緩移步到了門口,然後拉開門走了出去。

“我去小葉那邊睡個午覺,你們隨意吧。”

司馬亮離開後,寶兒無奈的搖了搖頭。然後走到了果兒身邊。

“夫君,有些時候就喜歡將胡話,你不要往心裡去。而且他說的也是實話。我家果兒,越來越漂亮了。以後肯定會被很多俊公子喜歡。加上夫君的身份擺在這裡,果兒你有的挑了。估計過年這段時間,就會有很多人求親了。如果到時候,你覺得煩,可以來王府躲躲。”

“寶兒姐,你怎麼也捉弄我。”果兒嬌嗔。

寶兒狡黠一笑,然後一把抱住果兒的豐滿。

“哦?這纔是捉弄吧。冇想到啊,果兒你還挺有料的。是不是裹了?”

觸及羞處,果兒羞赧得不行,開始瘋狂掙紮。

“不要這樣,寶兒姐。萬一王爺回來,被看到就不好了。”

“嘿嘿,你叫破喉嚨也冇用了。王爺說去小葉那,肯定不會回來的。現在冇人救得了你了。乖乖就範吧……”

“不要啊……”

兩女嬉戲的聲音,從屋內傳出。

剛剛回來的小貝,很是不解。當她進屋看到兩人在玩鬨時,也加入了進去。

“小姐,我來嘍。”

“不許這樣,小貝。不行……”

……

春光無限,笑聲不止,可惜司馬亮看不到了。他摟著小葉,慢慢進入了夢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