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父皇為什麼這個時間見我?而且楊忠和老二都在,該不會是要宣佈老二上位了吧。可惡,明明我纔是嫡長子。明明我一切都學的那麼好。為什麼?”

太子一拳打在茶幾上,表情猙獰。

“太子殿下,那還要不要去了。”宮人跪在地,用顫抖的聲音詢問。

太子猶豫了一會。然後整理了一下衣衫。

“走吧。父皇召見,我不可能違逆。”

太子跟著宮人,進入了皇宮。隨後,來到了禦書房外。

“父皇,兒臣求見。”太子在門外行禮。

“先讓外人退去吧,然後再進來吧。”司馬攸的聲音傳來。

太子眉頭一皺。然後轉過頭跟宮人說道。

“你先下去吧。”

“是,太子殿下。”

當宮人走遠後,太子再次求見。

這次依舊是司馬攸回答。

“進來吧。”

推開房門,太子進入昏暗的書房內。走了幾步,他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。當他想要逃跑時,一隻手捂住了他的嘴,同時,喉嚨被割破。

太子瘋狂反抗,可並不能改變結果。當血液浸濕衣衫,他眼中的光芒逐漸消失。

吧嗒

太子的身軀摔倒在地,司馬攸呆呆地站在原地,麻木地望向桌案。

皇帝靠在椅背上,一雙毫無生機的眼睛,盯著司馬攸。

“父皇,對不起,對不起。”司馬攸跪倒在地,神情悲傷。

天色變暗,昏暗的書房內,冇有一絲光亮。

嘎吱。

禦書房的門被打開。

渾身是血的司馬攸,從中走了出來。望向夕陽的最後一抹餘暉,他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。

2月2日,距離過年還有10天。

王府上的熱鬨景象,彷彿已經提前過年了。

由於司馬亮決定前往中度過年,所以準備提前在王府過個小年。

貼窗花,寫對聯,掛燈籠。司馬亮像尋常人家一樣親力親為。

“正了嗎?”司馬亮問。

“往左偏一點。”小貝答。

“現在呢?”

“差不多了。”

“好。那我貼上去了。”司馬亮用力一拍,貼上了一個窗花。

小心走下椅子,司馬亮再度看了看自己的傑作。

“真不錯啊。還有最後一張是吧。”司馬亮看向小貝手中的一張窗貼。

“是的。”小貝答。

“那就貼完吧。時間也差不多了。待會就可以吃飯了。”司馬亮拿起凳子,走向主屋的另一邊。同時,小貝也跟隨著走了過去。

司馬亮站到凳子上,等待小貝給窗貼刷漿糊。

待到一切完畢後,他拿起窗貼,再度詢問。

“正了嗎?”

“左一點……右一點。”

……

最後一個窗貼,耽誤的時間格外多。

貼上後,司馬亮走下凳子,當他想抬頭看看時,一個人大呼小叫的來到後宅。

“殿下不好了。出大事了。”小三子神色慌張,絲毫不顧形象和規矩。

見這樣,不好的預感縈繞到司馬亮心間。

不會是中都那邊出事了吧。

自打那天中午的噩夢,司馬亮就嘗試聯絡過中都,並且告知了自己想要前往的資訊。可是訊息送上去,就宛如石沉大海冇有迴應。

遇到這種奇怪情況,司馬亮隻能繼續派人傳遞訊息。隻不過天氣受限,一來一回間,要耽擱許久時間。

已經五天過去了,他隻收到過一次資訊。說是皇帝抱恙,暫讓二皇子代政。

聽到這個訊息,司馬亮有些不太相信。畢竟現在二皇子儲位未定,而且太子在中都,如果要代政也是太子來。怎麼也輪不到二皇子。

“說說吧。”司馬亮深呼吸了一下,示意小三子講述。

小三子先是跪倒在地,然後痛哭流涕。

“陛下駕崩了,太子也崩了。”

“啊?”

司馬亮目光閃爍,呆站在原地,完全消化不了小三子說的內容。

父皇死了?

太子也死了?

怎麼回事?

司馬亮都冇來得及悲傷,再度詢問起小三子。

“你說的可是真的?這話亂講,我可饒不了你。”

小三子跪在地上,連連磕頭。

“這是趙大人,傳過來的資訊。而且馬上要佈告天下了。”

“這,不可能吧。這,怎麼會這樣。”司馬亮摔倒在地,目光出神,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。

“不可能,父皇怎麼會死。怎麼會啊。這一定是夢。”

啪。

司馬亮打了自己一巴掌。疼痛的感覺傳來,他認清了現實。

“不,父皇。不……”

司馬亮淚流不止,宛如一位失去一切的孩童,他哭泣著,嘶喊著,否定著一切。他無法接受這種突如其來的噩耗。

看到這種情況,小貝過來攙扶司馬亮。

“王爺彆這樣,先起來吧。”

司馬亮揮手甩開了小貝,爬到了小三子麵前。。

“小三子告訴我,這是假的。你是在騙我。告訴我……”

小三子跪在地上渾身顫抖。

“殿下,這是真的。親您節哀。”

再度確認,司馬亮崩潰了,他躺倒在地,雙手掩麵,痛哭流涕。

聽到外麵的動靜,屋內的寶兒也走了出來。

看到地上的司馬亮,小三子和小貝,她趕忙走到了司馬亮身旁,跪坐在地上。

“怎麼了,夫君。發生什麼事了。是中都發生了什麼嗎?”

聽到寶兒的聲音,司馬亮鑽到了對方懷裡,像個孩子一樣哭訴起來。

“父皇駕崩了。父皇死了。”

聽到這麼大的訊息,寶兒也被震驚的說不出話。她有點懷疑,但看到小三子和司馬亮這樣,念頭瞬間就消散了。

陛下崩了?這也突然了吧。聽夫君說,陛下身體很好啊。怎麼會突然就走了。

寶兒不太清楚皇帝以及中都的情況。她隻從司馬亮說的一些事情,去瞭解。所以她也不好說彆的話。隻能安慰對方。

“夫君,既成事實,請你節哀吧。如果陛下在天有靈,一定不希望你這樣的。”寶兒的手輕輕撫摸司馬亮的頭髮,試圖平息他的悲傷。

司馬亮冇有回答,依舊埋頭痛哭。他一直以為皇帝還會活很久,自己還有很多機會,能和對方溝通。所以他根本冇有想過,這種事情的發生。

正如寧王所說,司馬亮有很多問題想問皇帝,有很多話想和對方說。現在突如其來的噩耗,使得他永遠失去了這個機會。

悲傷,遺憾,後悔,各種情緒,充斥在司馬亮心中。

過了許久,司馬亮在寶兒的攙扶下,爬了起來。他麵無表情地看著,跪在地上的小三子和小貝。

“你們起來吧。將這個訊息告知到王府上下,順便把這些紅色的物件都拆了。

司馬亮往主屋走了幾步,然後又轉過身說道。

“對了,把這個訊息也告訴到唐家,馮家之類的。確保該知道的人,都先知道這個訊息。”

“是王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