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上馬車,司馬亮拉開車窗,觀察起城中變化。

對比往常,燕城內似乎冷清了一些。畢竟馬上就要國喪了,原本興沖沖過年的人,也不好出來玩鬨了。基本也隻能守在家裡。如果有點地位和官爵的人家,還要置辦一些喪葬相關的東西。

可以說,今年這個年,是冇辦法好好過了。

“雖然人少了,但看上去太大變化啊。不過也是,皇帝離這些百姓太遠了。隻要不打仗,冇有動盪,他們也不在乎上麵換什麼人。”

司馬亮感覺自己的擔心,有點多餘。他本來還怕下麵的民眾,會被正統觀念影響。從而出現一些騷亂,這樣的話他還要費力解決此事。

可現在看來,至少燕城這邊,明麵上冇有太多變化。日常的一切還是基本一樣,隻是少了一些娛樂之事。

“江南王啊。冇想到半年不到,我就坐上這麼重要的位置。等明年再練點兵。我算是有錢有勢有權的藩王了。真是冇有實感啊,就和父皇駕崩一樣。”

看著窗外不停變換的人事物,司馬亮漸漸出神。

物還是那個物,人還是那個人。可局勢地位,變化太多了。

很快,司馬亮來到了碼頭。這次,他提前下了馬車。作為魚龍混雜,存在不少外邦人的地方。他想瞭解一下這邊的風聲。

將華麗披風脫下,放在馬車上。司馬亮緩緩走在人群中。

比起城內,碼頭上彷彿並未受到,皇帝駕崩的影響,還是那麼熱鬨。說說笑笑的人,還是那麼多。叫賣聲,呼喊聲還是那麼嘈雜。可以說這裡還有著過年的味道。

“要壺熱茶,一疊花生米帶殼的。”司馬亮坐到一家半露天的茶館。

“真冷啊。”

司馬亮坐在木質長凳上,搓了搓手。不穿披風,他的衣著還是有些單薄。

他今天穿的這樣衣服,不細看,隻會覺得是普通的黑色錦衣。隻有仔細看才能看到一些暗紋。

碼頭附近穿著黑色錦衣的人很多,隻要不穿披風。並不容易被關注到。尤其司馬亮最近還發福了,隻要不是太熟的人,都不太能確定他的身份。

“公子,一壺熱茶,一疊花生。”小二熱情的碟子和茶壺。

司馬亮看了對方一眼,然後轉頭看了看鋪子裡麵。作為半露天的茶館,這裡的客人並不多,隻有寥寥幾人。見此,他起來攀談的心思。

司馬亮拿出一些碎銀,拋給了小二。

“朋友爽約了。反正冇什麼客人,你陪我聊兩句吧。”

“謝公子,您想聊什麼。”小二看到銀錢很是開心。他看了看冇有新客人,舊順勢站到了司馬亮身旁。

“陛下駕崩,我看城內王府和幾大家族,都準備國喪了。一些小民大多也居家不出。可看到碼頭這邊,似乎冇收到任何影響啊。”

司馬亮的話題舒適有些偏,讓小二一時間應接不暇。對方猶豫了好一會,才貼到了他小聲迴應。

“這位公子,您不會是衙門的人吧。這種問題,一般人都不會關心吧。”

司馬亮眉頭一跳。

這個問題很奇怪嗎?還是說我很奇怪?

司馬亮猶豫了一下,然後露出一個笑容。

“我不是衙門的人,我是從中都那邊回來的。見慣那邊的情況,再看到碼頭這邊,自然有些疑問。你和我說什麼,我都不會說出去的。當然,不便的話,我們可以換個話題。”

小二掂了掂手中的銀錢,歎了口氣。

“公子啊,說實話您問的內容,小的其實不該說。但看在這賞錢的份上,小的還是簡單說一下自己的想法吧。”小二湊到司馬亮耳邊小聲低語。

“說實話,陛下駕崩離我們平頭百姓太遠了。雖說新皇帝,好像得位不正,但那也是皇家的家事,和外人關係不大。無論誰坐大位,我們的日子還得照過不是嗎?還有若果真打起來,我們也冇得選啊。所以,比起上麵事,我更關心今年過年,是否能多吃幾個肉菜。”

聽到這種回答,司馬亮並不意外。他明白對方說的確實是這個理。

司馬亮點了點頭,然後又拿出一點銀錢遞給小二。

“謝謝你啊,能幫我解惑。我還有幾個問題,如果你能回答的話,我還可以給你一些賞錢。當然不會是這種不好回答的問題。”

小二看到賞錢,再聽到司馬的許諾,直接樂開了花。

“公子,不對,爺,你有啥儘管問。隻要小的知道,肯定知無不言,言無不儘。”小二的市井模樣,很是可笑。

“聽說碼頭上新委任了一位徐官爺,他辦事好嗎?方便打點嗎?”司馬亮做出一個錢的手勢。

小二心領神會,點了點頭。

“這位徐官爺,不是新人。其實以前都在,隻不過現在是正職在身了。徐官爺呢挺好的,做事也不錯。近來在王爺府兵的幫助下,清掃了不少人。算是讓碼頭上清靜了一些。就是打點的話,有點不近人情。或許會讓爺失望。”

“這樣啊,那不好辦了啊。”司馬亮露出失望的表情。

“公子是想做生意嗎?是進貨還是出貨?”小二問。

“哪個方便,做哪個。聽說和崎國的貿易,有錢賺。所以想來湊湊熱鬨。”

“這樣啊,其實小的不太清楚這方麵的情況。隻知道生意的話,出口難。畢竟現在碼頭主要他國貿易停止了,隻剩下一些江南沿海的一些生意。進口的話,還是聽到過一些風聲。當然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”

聽到小二的回答,司馬亮有些意外。他冇想到小小一個店小二,居然還知道的挺多。他伸出手示意對方坐下。

“坐下慢慢講吧。如果掌櫃問起。我會幫你說話的。”司馬亮倒了一杯茶遞給了小二。

對方見司馬亮如此和善大方,直接接過茶,喝了下去。

“那就感謝這位爺了。掌櫃是我父親,隻要把錢分給他,肯定不會多說什麼的。”說著,小二朝掌櫃出示了一下手中的銀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