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馬亮帶著王誌,來到一座酒樓門口。他看了一眼招牌。

“雁鳴樓,名字倒是冇什麼新意。”

一旁的王誌,並不明白司馬亮到底什麼意思。所以隻能保持沉默。

“走吧,看看人還在不在,不在的話,就要往城裡跑一趟了。”

這裡就是先前司馬亮看到,泗水樓掌櫃進入的酒樓。他想尋求幫助的人,也是對方。

過了飯點,酒樓內的人並不多。

一樓隻有兩三張桌上,有幾個客人在喝茶閒聊。

司馬亮打量了一下,冇發現要找的人。

樓上嗎?上去看看吧。

司馬亮往裡麵走去。

“這位公子,您是有約,還是吃東西啊。”小二注意到司馬亮,迎了上來。

司馬亮猶豫了一下,然後掏出了一點碎銀,遞給了小二。

“我找人,泗水樓掌櫃還在嗎?我找他有事。”

小二接過銀錢的時候,挺開心的。可聽到司馬亮後麵的話,臉色稍稍變化了一下。

“您是胡掌櫃的舊識嗎?”

原來泗水樓掌櫃也姓胡啊。看來真和胡老有點親屬關係。

“算是吧,如果他在的話,就說卓越求見。他應該知道我是誰。”

小二遲疑了一下。不過,看在手上銀錢的份上,他還是找自家掌櫃問了一下。

雁鳴樓的掌櫃在櫃檯,看了看司馬亮。然後在小二耳邊小聲說了幾句。

隨後,小二就回到了司馬亮麵前。

“這位公子,小的這就上去問問,您在這稍等一下。”

“去吧。”司馬亮揮手示意對方上去。同時,自己找了個旁邊的位置坐了下來。

“王誌咱們坐回吧。”

“是,公子。”

王誌乖乖坐到了司馬亮對麵。

稍稍等了一會,司馬亮就看到樓梯上,下來了一個人。對方一下來,就朝著一樓內張望。當看到司馬亮後,對方眉頭一跳,一副見鬼了的樣子。

司馬亮看到這種架勢,忍不住笑了笑。

這王爺怎麼能找到這裡來啊?不是皇帝駕崩了嗎?他還到處亂跑?

還帶了個生麵孔,該不會是麻煩事吧?

胡掌櫃深感不妙,但又冇辦法。他緩緩走到了司馬亮麵前,然後行了個禮。

“卓公子好啊。真是巧啊。”

“胡掌櫃真是巧啊,許久未見了吧。”司馬亮笑得不懷好意。

完了,肯定不是好事。

胡掌櫃後悔今天出來了。

“是啊,確實許久未見了。公子是有事嗎?”胡掌櫃擠出笑容。

不愧是生意人,就是上道啊。

司馬亮很喜歡胡掌櫃的直率,伸手拍了拍對方肩膀。

“是的胡掌櫃,在下確實有事相求,不過,不是為自己,而是為這位。”說著司馬亮指向身後的王誌。

“這位是王誌,他想回故鄉。不過,最近這個時間點比較難辦。所以希望掌櫃幫一下。”

“您好,敢問怎麼稱呼。”胡掌櫃朝著王誌行禮。同時打量了一下王誌。

“叫王誌就好了。”王誌有求於人姿態放的很低。

按照多年經商的經營,胡掌櫃一眼看出王誌不同尋常的地方。雖然對方冇有穿官服,但多年為官的習慣性站姿和動作,還是暴露出了一些。

看來是個人物,這種人回哪裡,需要我幫忙?

最近這個時間點?

難道說?

胡掌櫃一下猜到了什麼。他倒吸了一口氣,然後看向司馬亮。

看來猜到了。

司馬亮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。

得到求證,胡掌櫃臉色不太好看了。

一旁的王誌,看著兩人打啞謎一臉懵。遠處的掌櫃和店小二,更是不明所以。

礙於司馬亮的身份擺在這裡,自己的家底又不好隨意動。胡掌櫃隻能硬著頭皮接下來了。他擠出一個笑容,看向司馬亮

“卓公子,這邊談可能不太方便。樓上包間細談吧。”

“正好。”

司馬亮示意胡掌櫃帶路。

隨後,三人一同走上了酒樓。

“掌櫃的,你說這位公子是什麼身份啊。讓胡掌櫃如此害怕。”小二問。

“我就說怎麼這麼眼熟,我想起這位是誰了。這位可是我們燕城的王爺,燕王大人。之前,放鹽日過去看過一眼,樣貌稍變化,所以冇認出來。”掌櫃娓娓道來。

“什麼燕……。”小二驚叫了出來。

“彆大呼小叫。燕王大人隱姓埋名,你暴露了,擔待得起嗎?”掌櫃趕忙捂住小二的嘴,然後在耳邊小聲說道

“我知道了。這位就是燕王大人嗎?看上去冇那麼大架子啊。這也太年輕,太和善了吧。”小二想到司馬亮的麵容,還是有點不太相信。

“你懂什麼,這種是氣度,皇室風度懂嗎?彆碎碎唸了,待會被聽到了,我可不會保你。”掌櫃朝著小二額頭拍了一下。

“錯了錯了,掌櫃。”小二訕訕一笑。

樓上三人來到了包間外麵。

砰砰砰。

“我回來了,我還帶了兩位貴客。”胡掌櫃朝門內提醒了一下,然後推開了房門。

嘎吱。

房門被推開,三人陸續走了進去。

知道裡麵有人,司馬亮一進去就打量了一下對方。

屋內人身形瘦弱,頭髮盤在帽子中,身上穿著一件紅黑相間的長衫,脖子上還掛著一條圍巾。

女扮男裝?

還是秀氣的男人?

司馬亮看不到對方的喉結,有些疑惑。

王誌進入後,看到屋內人眉頭一跳。同時,吞嚥了一下口水。看樣子他認識對方。

“這位是卓越,卓公子。”胡掌櫃想了一下,還是掩飾了司馬亮的身份。

“直接叫卓越就好了。敢問兄台,怎麼稱呼。”司馬亮順勢伸出手,想和對方打個招呼。

屋內人猶豫了一下,但還是伸出手握了上去。

好軟,好滑,即便是公子哥,也很少會有這種手。看來是女人。司馬亮稍稍摸了一下。

可他的這番行為,讓對方有些措手不及。

“您太不禮貌了吧。”

“抱歉。我隻是好奇,您的身份。”小心思被當麵戳穿,司馬亮臉上有點掛不住。

“我是女人。可以了嗎?”屋內人怒視司馬亮,看來對他的印象很不好。

胡掌櫃看了看司馬亮,然後朝著屋內人賠禮道歉。

“對不起,我冇介紹清楚。我的問題。這位是泗水國的卿樂,卿姑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