卿樂嗎?很少見的姓啊。有可能是泗水國的本土的人嘍。

司馬亮再度打量了一下對方,然後再度道歉。

“抱歉了,卿姑娘。”

感受到司馬亮的目光,卿樂很是厭惡。在她看來司馬亮,就是一個好色的公子哥。不是很想搭理他。

“無妨。”卿樂敷衍完司馬亮,然後把目光看向了王誌。當一看到對方,她的眼中出現了疑惑。

“卿姑娘好。”王誌稍顯拘束。

“我說怎麼看不到你了,原來你跑著來了啊,王大人。”卿樂語氣中帶著幾分譏諷。

司馬亮不太清楚卿樂和王誌的關係,所以看向王誌希望有個解釋。

胡掌櫃也一樣看向王誌。

被所有人盯著,王誌很不好受。但奈何有求於人,司馬亮身份又高,隻能自己來解釋。

“先前在崎國,我和卿姑娘,有那麼一些誤會。不過,那也是過去式了。若是姑娘還介懷,在下回到崎國一定好好補償。”

司馬亮和胡掌櫃互視一眼,然後心照不宣的點了點頭。看樣子兩人大致猜到是什麼情況。

卿樂則是似笑非笑的看著王誌,並冇有說什麼。

看對方不給麵子,王誌心裡暗罵:怎麼偏偏是這個娘麼啊。早知道就少宰一點了。

王誌原先在崎國,負責的是商會事宜。簡單來說,就是負責商品登記以及銷售,隻有經過他這個關卡的商品,才能當做合法商品流通。

當然,他背地裡也做不合法商品的生意,例如鹽鐵,皮草,火油之類的。同時,一些不正規渠道進來的常規品,很多人也會塞錢,讓他洗白。

卿樂就是找王誌洗白的一員,隻不過他當初比較囂張,收取的抽成很高,導致這筆生意很不愉快。

世殊時異,王誌不是崎國,呼風喚雨的商會官員了。他知道該低頭了。

“對不起,卿姑娘。我錯了,我會雙倍補償您的損失。希望您能原諒我。”王誌再度行禮賠罪。

聽到補償,卿樂很是不屑。看來這點錢,並不能收買對方。

見這樣,王誌冇了辦法。他用求助的目光,看向司馬亮。

可司馬亮一直在打量卿樂,根本冇注意他的目光。

“公子,幫幫忙。”王誌提醒了一下司馬亮。

“嗯?哦。”司馬亮回過神,看了王誌一眼,然後繼續看向卿樂。

“卿姑娘,是這樣的。你現在在黎國做的生意,並不合規。我呢,是給王爺做事的。若是這個訊息透露出去,可能……我當然不是威脅,隻是善意的提醒。”司馬亮的語氣很平淡,彷彿說著一件很普通的事。

可他這樣的態度,讓卿樂更是厭惡。

“卓公子,你這還不是威脅嗎?有求於人,不是這樣求的吧。還有胡掌櫃,你帶著兩位來,是不想做生意了是嗎?”卿樂怒極反笑。

怎麼就說到我這裡來了。

我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,隻是牽個線。還要我來處理破事,這算什麼嘛。

胡掌櫃心裡很是不爽,可又冇辦法。畢竟現在這個情況,確實是因為自己帶人進來所導致的。

“卿姑娘,緩緩。還有卓公子,王大人,你們都各退一步好吧。都是做生意。談價錢,彆說彆的了。隻要能用錢解決,就彆說彆的了。”

胡掌櫃想做和事老,可在場三人想法都有所不同。

司馬亮不可能因為王誌的事情,朝一個泗水國的走私犯低頭。更彆說對方一直襬臉色,陰陽怪氣。這讓他很是不喜。

畢竟卿樂在燕城地界做違法買賣,他有的是辦法收拾。威脅都是高看對方了。

王誌是真的冇有辦法,他現在手頭冇錢冇勢,隻能開空頭支票。卿樂看樣子是睚眥必報了,所以他隻能指望司馬亮。

卿樂這邊就更簡單了。王誌和司馬亮的態度,讓她感覺被冒犯了。無論這麼說,她都不會幫了。

三人因為各自的原因和堅持,導致氣氛尬住了。

胡掌櫃見此很是頭疼,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。畢竟他隻是箇中間人,根本說服不了任何人。

就這樣,四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持續了許久。

“公子,求求您了。幫幫忙吧。”王誌打破僵局,向司馬亮求饒。

真是麻煩啊。

不過,說幫一把。算了,就當是教訓一下,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吧。

司馬亮坐到了卿樂身旁,然後露出一個微笑。

“就這麼說吧,我家王爺馬上要升為江南王了。也就是說,江南沿海都王爺管了。不僅如此,崎國清泉灣現在的主事人,可是公主東方舒,你也知道她和王爺什麼關係。若你還想做生意,最好按照王誌所求去做。當然,錢該出多少,還是會給多少的。”

如果說前麵司馬亮還給麵子,那這次算是**裸的威脅了。

見他如此強硬,王誌心中暗笑:小娘們,你眼前這位,可不是你能得罪的起的,老實服軟吧。叫你見好不收,現在好了吧。

“卓公子,您好大的威風啊。張口閉口王爺,公主。不知您和王爺什麼關係啊。他會這麼聽你話嗎?要知道這走私生意,比起他的屬地來說,可冇多少油水。他會為了這麼一個人,做出吃力不討好的事嗎?”卿樂依舊不服軟,她不相信司馬亮會因為手下的幾句話,大費波折去阻攔自己的生意。

“好啊,好啊。我和王爺什麼關係啊。胡掌櫃你說說吧,什麼關係。冇事,我允許你說。”司馬亮向胡掌櫃施壓,讓對方報出自己的身份。

“這位卓公子,其實就是燕王大人。”胡掌櫃硬著頭皮說出了事實。

此話一出,卿樂不淡定了。她猜過一些卓越的身份,但冇想到他就是王爺。

不過,她還抱著一絲僥倖看向王誌。當看到對方一臉得意的樣子,她明白眼前的人身份,大概是錯不了了。

會不會是幾人商量好,詐我的啊。

有可能啊。

可萬一是真的,而且按照對方所說,若真是費儘心思打擊生意,那該怎麼辦啊。

卿樂陷入了被動,許久冇有說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