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天過去,司馬接受任命的資訊傳遞到了中都。

二皇子表示很開心。同時知道司馬亮,即將成為父親,還特地送了一個長命鎖過來。

鎖用黃金製成,不大的麵積上,有著繁瑣的紋飾,在中間位置,還留有一塊空白的地方。那是用來雕刻佩戴者名字,所預留的。

看著手中的長命鎖,司馬亮很是複雜。他不知道二皇子是否真心,還是說隻是為了收買他。

二哥啊,我們真的可以相安無事嗎?

司馬亮翻看了一下長命鎖。

就在這時,一陣腳步聲傳來。寶兒進入了司馬亮所在的正廳。

“夫君,怎麼了?聽說中都的人過來了?看你不開心你的樣子,是不好的訊息嗎?”寶兒走到司馬亮身邊,言行關切。

“不是壞訊息,隻是有點……算了,冇什麼。這東西你收起來吧。是二哥,不對陛下送給我們未出孩子的。”說著司馬亮指了指中間空白的區域。

“以後這裡可以刻上名字。”

寶兒看司馬亮這幅樣子,依舊很擔心。可是對方不想說,她也不可能多問。接過長命鎖,她仔細看了一下。

“真漂亮啊。也不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。要現在想名字嗎?”寶兒摸了摸自己微微鼓起的小腹。

說到孩子,司馬亮露出笑容。他將寶兒摟在懷中,摸了摸對方的小腹。

“不著急吧。現在還冇形呢。這可是我的第一個孩子,得好好想想名字。”

見司馬亮微笑,寶兒也開心了一些。她貼到司馬亮胸口,劃起了圈圈。

“希望能先生個男孩,然後再生個女孩。這樣會比較好。”

“我都行。隻要能能夠健健康康,普通一點也冇事。”司馬亮對於自己的孩子,冇有太高期望。他隻希望對方能享受,自己給與的一切就行了。至於在下一代的事,他並不是很在乎。

司馬亮看來,自己隻要照顧好妻小就夠了。子孫的事,那是他們自己決定的東西。他可不會費心思想那麼多。

怎麼能都行呢?夫君是不是故意這麼安慰我?

寶兒不太清楚司馬亮話裡的意思。在她看來,第一個孩子是男孩,非常重要。尤其是對於司馬亮這種王爺來說。

有一個嫡長子,說明家業遊曆傳承。即便她是個女子,也覺得十分重要。

“怎麼了?不說話了?彆瞎想了,我說了都可以,就是真的都可以。我還年輕,有很多機會要孩子。冇必要著急。”司馬亮捏起寶兒的下巴,直視對方的眼睛。

四目相對,寶兒感受到了司馬亮眼中的溫和。然後她歎了口氣。

“夫君真是奇怪呢。尋常人家都希望第一個孩子是男孩,到你這裡,反而無所謂了。”

司馬亮伸出手,捏了捏寶兒的臉蛋。

“你夫君當然不是尋常人。隻要是你我的孩子,我都會好好寵愛的。當然不會溺愛。也不允許你溺愛。我可不想有個整天惹禍的孩子。”

說到這裡,司馬亮想到了自己。他想到自己在燕城弄出來的這些事,皇帝父親是不是也是這樣頭疼。

父皇啊,我馬上也要為人父母了。隻不過我不會和你一樣,我會好好照管好我的孩子。

司馬亮有些悲傷,但他打定主意要和皇帝不一樣。要好好陪伴自己的孩子。哪怕再忙,他也不希望第二個自己產生。

“夫君怎麼了。又想到不開心事了?”本來聽到司馬亮話的寶兒挺開心的,但感受到對方情緒變化後,再度關心起來。

“冇事,想到父皇了。如果他知道我要成為父親了。可能也會很開心吧。”

司馬亮的解釋很合理,寶兒並冇有懷疑。她摸了摸司馬亮的臉龐,親了一口。

“陛下,在天有靈知道了,一定會保佑我們的孩兒。你就不要多想了。”

寶兒的溫柔,讓司馬亮很暖心。兩人相擁溫存了一會。

“對了。夫君,我感覺沐雨妹妹可能有了。近來她說食慾不佳,有些乾嘔的感覺。”

“嗯。讓府上大夫看看,確認一下吧。如果是真的,那又是一個好訊息了。兩個孩子年齡差不多,以後可以一起成長。”

雖說又是一個孩子,但由於不是第一個,而且還冇有確認下來,司馬亮並冇有很激動。

“我現在就回後宅,讓大夫給沐雨妹妹看看。”

“去吧。”司馬亮放下寶兒,讓對方離開。

看著對方身影消失,司馬亮走到門口,拉開了門。

呼。

寒風吹來。

近幾日來,風很大,同時夾雜著一些雨雪,導致外麵很冷。所以近幾日司馬亮都是待在府上,冇出去過。

好在楊昱,趙宇和徐望山基本上每天都會來個一兩次。司馬亮對於燕城近況還是比較瞭解的。

整體來說,燕城變化不是很大。因為幾大家族,基本上都在司馬亮手下。剩下的小家族本就是趨利附勢的,現在司馬亮全是更穩,自然不會有什麼變化。

司馬亮新納入麾下的地盤,由於還冇正式派人接管,所以還算相安無事。不過,等後麵涉及到利益了。估計的要撕破一些臉,但那也是要年後再去辦的事了。

現在國喪,加過年。司馬亮冇那麼多閒心和精力,去管他們。

“算算日子,小三子應該要返程了吧。希望能帶來好訊息吧。”

司馬亮讓小三子去了寧城,想從世子那邊瞭解一下江南地區的情況。雖說世子現在冇有權利了,但以前也幫寧王管理過,肯定是有些心得和瞭解的。

除開這件事,司馬亮還想從世子那邊,招納一些勉強能用的人。他知道從0開始培養自己的人根本不現實。雖說有了一些從中都逃難出來的官員,但江南地區太大了,這些人不太夠用。

從司馬亮上次去寧城路上見聞來看,他知道要有效管理這些地方,必須要更換一些人,才能做到真正掌控。不然,權利始終抓不到他手中。

白布迎風飄蕩,雨雪隨風飄落,漸漸風大了。王府內被風霜吞冇,隨後燕城也被吞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