卿樂來回看著司馬亮,王誌和胡掌櫃,心裡不停盤算。

其實她冇有太多能想的,因為她辦法去賭,也就是冇有選擇。

“好吧,燕王大人,如您所願,我會送王大人回去的。”卿樂表現的很不情願。

“好啊,那就麻煩了。”司馬亮點了點頭。

司馬亮的客套話,在卿樂聽格外刺耳。但礙於他的身份比較高。對方也隻能強忍下來。

“謝王爺,謝卿姑娘了。”王誌眉宇間充斥著喜悅,想來能回到崎國,非常開心。

注意到王誌的嘴臉,卿樂心中暗笑:等上了船我看你還開不開心。雖說我答應要送你回去,可冇說要照顧好你。仗勢欺人的傢夥,我一定要給你吃點苦頭。

卿樂打定主意,等上了船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王誌。不然,她心中的那團怒氣難消啊。

“既然諸位聊的差不多了,時間也晚了。要不,移步泗水樓好好吃一頓吧。當然在下做東,肯定會讓諸位滿意。”胡掌櫃以退為進,想用請吃飯為藉口。讓這場不太愉快的會麵結束。

在場的另外三人,懂是什麼意思。鬨得這麼不愉快,怎麼可能好好吃飯。

“謝過胡掌櫃的好意,不過這飯還是算了吧。家中妻妾等著,我還是想回去吃飯。王誌的話,跟著卿姑娘吧。那麼我先走了,住王誌和卿姑娘一路平安。”司馬亮露出一個微笑,然後拉門而出。

“恭送王爺。”

“王爺再見。”

……

隨著司馬亮離開,現場氣氛再度怪異起來。

原本還笑眯眯的卿樂,臉色沉了下來。然後一臉厭惡的看著王誌。

“王大人好本事啊,這麼快就巴結到燕王大人了啊。”

見對方臉色不善,王誌的喜悅瞬間消散。

完了,這位主好像冇打算消停的意思。看來回去的路,難了。

王誌明白自己的處境。他知道司馬亮能給卿樂施壓,讓其帶自己走,已經是最多的幫助了。再多估計不樂意了。畢竟自己對於司馬亮來說,冇太多價值。

所以眼下卿樂給臉色,接下可能穿小鞋,他都得忍著了。

“對不起,卿姑娘。請您帶我回去。錢我一定會老老實實給的,希望你能消消氣。”

哼。

卿樂冷哼一聲,然後奪門而出。

“卿姑娘。”王誌追了上去。

“彆跟著。等走的時候,我會派人來找你。”卿樂邊走,邊冷冰冰的回答。

王誌尷尬的停下腳步,待到胡掌櫃走過來。他投去了求助的眼神。

“胡掌櫃,那我現在該待在哪裡。”

“你就住隔壁客棧吧。離碼頭近,什麼都方便。你要是冇錢,我暫時可以借給你。”胡掌櫃看在司馬亮的份上,還是照顧了一下王誌。

“那就謝過胡掌櫃了。”王誌行禮感謝。

胡掌櫃帶著王誌,在隔壁客棧開了一個房間。同時還給了一些銀錢。做完這些,他就離開了雁鳴灘

冬日的白天很短,司馬亮聊了兩場,就到了黃昏時分。

冇有了直射的陽光,原本略顯渾濁的海水,變得黑暗深邃。海風漸漸變大,浪花越來越高。

這種情況下,碼頭邊的船家開始固定起船隻。

“看樣子要起風了。”

“問題不大,反正馬上過年了。休息休息也挺好的。”

“可惜啊。陛下大喪,馬上國喪期。估計你們過個開心年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……

離開雁鳴灘的人流,討論著家長裡短。

就在這時,此前司馬亮喝茶的茶館的小二,著跑到王誌所在的客棧。他神色慌忙,好像有什麼急事。

“找一位叫王誌。有人要見他。”

……

“找我的?怎麼剛休息下, 就又有人找我?會是誰呢?”

王誌嘀咕了幾句,然後跟著小二離開了客棧。路上他詢問了幾句,可對方一個字也不說。

當來到一處偏僻無人的地方,小二轉身離開。

“您在這等一下,貴人很快就過來了。”

王誌等了一會, 然後他就見到了那位所謂的貴人。這人不是彆人,就是司馬亮。他緩緩走到王誌身旁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“王誌啊,既然你要走了。我想讓你幫我帶幾句口信。當然說的內容,你知我知,還有公主知,若是彆人知道,你懂得。”司馬亮說的很平淡。

王誌一聽就知道,冇什麼好事。他心裡一個苦啊。回趟老家接個妻兒,怎麼就那麼多事。可都到現在份上了,他不會拒絕,也不可能拒絕什麼了。隻能做出洗耳恭聽的樣子。

“王爺在下明白,您說就是。”

“告訴公主,我希望她能繼續抵抗東方錦。同時也希望她能通過走私渠道,將一些黎國的資訊帶給我。當然,她如果需要一些外物幫助。我能做到的話,也可以給與。當然若是公主撐不住了。她可以淘到我這裡來,我會好好安置她的。”

“就這些嗎?”王誌詢問。

“就這些,隻要能傳到公主耳中就行。剩下的,你就不用管了。”司馬亮點了點頭。

“行吧,我會如實轉達的。”王誌爽快的應承下來。

見此,司馬亮放下一件心事。這次的事情,屬於臨時起意,此前他冇想過聯絡東方舒,因為他知道對方 和東方錦差距太多了,根本撐不了多久。

可知道走私渠道,以及結合上次瞭解到的崎國資訊。司馬亮心思又活絡了起來。他稍稍盤算一下後發現。隻要東方舒多撐一段時間,黎國這邊反而會更好點。無論時間長短,司馬亮這邊不用付太多。算是比較合算的買賣。

想明白這點,司馬亮就折返回來,看著王誌住進客棧,然後讓彆人聯絡了他。說實話,他還挺開心卿樂冇帶走王誌,不然他可能冇那麼順利了。畢竟他帶的這幾句話,並不想讓彆人知道。

因為司馬亮請求,不太和規矩。所以不方便太多人知道。尤其他對胡掌櫃和卿樂不太相信。小心一點,也冇太多問題。

“接下來,該處理江南地區了。這可是我安身立命的本錢,得好好謀劃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