瞭解完盛定所說,司馬亮似笑非笑,不知道該怎麼表達。他拿起掉落的毛筆,放到了硯台上。

“盛定啊,你說的這個事。其實不該問我吧。男婚女嫁之事,根本不在我的管轄範圍內。雖說果兒是我小姨子,但是娶嫁之事還是得嶽父大人做主是吧。他要是同意,我也不會說什麼。”

司馬亮不想摻和其中,畢竟男女之事他根本冇有經驗。他周圍的女人都是權勢獲得的。如果盛定向他尋求建議,那無異於給自己找麻煩。更彆說給自己找連襟這件事,讓他覺得有些這麼說呢,有點怪怪的。

“王爺,您這是允許了?”盛定表現得有些開心。

“我不是這個意思,我的意思是,我的意見不重要,你主要還是要問一下果兒和嶽父的意見。我其實……算了。行吧,算過了我這關吧。”

司馬亮試圖解釋,但發現冇有語言組織能力不太好。接受了盛定的說法。

“太好了。王爺,我還有一事相求。”盛定期待地看向司馬亮。

不會吧,還有?司馬亮有點發慌。不過,他還是維持自己的氣度,隻是挑了挑眉頭看了一下盛定。

“說吧。”

“現在三姑娘在府上,可否幫忙引薦一下。在下,想認識一下。然後再去唐府找唐老爺。”盛定說到認識果兒,有些害羞。

麵對一個比自己還年長許多人的害羞,司馬亮無言以對。

果兒怎麼這時候來了。真是麻煩啊,要不要藉口說忙著呢?

或者說,讓寶兒去解決這個麻煩。

司馬亮想把問題踢給彆人。

“我比較忙,你讓下人帶你去後宅就行了。寶兒在,她幫忙認識也可以。”

“王爺……這……不太好吧……我和唐王妃……不太熟,萬一……”

麵對婆婆媽媽的盛定,司馬亮的耐心也有點耗儘了。他本來就不想管這檔子事,現在對方還執意讓自己來牽線,這不是為難他嗎。

“盛定啊,你是個男人。說話彆磕磕巴巴的,還有引薦人不重要啊。重要的事你,怎麼去展現自己。主角是你和果兒,剩下的人都是陪襯。而且我很忙的,你看這那麼多東西要處理。和你說的這些,都已經耽誤我不少時間了。總不可能為了你的私事,耽誤我的公事吧。”

司馬亮的話,讓盛定有些羞愧,他趕忙賠罪。

“對不起,王爺。在下確實不該以私事耽誤您,那就按您的意思。在下去後宅,直接見三姑娘吧。”

聽到盛定終於聽勸,司馬亮心中鬆了一口氣。

太好了,終於可以清靜了。

“去吧,趁著吃飯前還有些時間。趕緊說說吧。”司馬亮微笑點頭。

“是王爺。”

盛定深呼吸了一下,然後拉門離開了書房。

“這萬一成了,我以後該怎麼稱呼盛王和盛定呢?還有盛定死板那樣子,居然會喜歡果兒這種類型,真是難以想象啊。而且果兒看起來也不會像,喜歡盛定這類的人。我看啊,有點懸。不過,也不關我事了。該乾嘛乾嘛吧。”

司馬亮搖了搖頭,然後繼續看起先前的公文。

“這墨漬,唉。回頭讓人重新抄一份再批覆吧。”

先前跌落的毛筆,弄臟了一份準備批覆的公文。避免失禮,司馬亮隻能晚點再處理了。他將公文拿開,放到了一邊。然後再度翻看下一份。

看完一些公文,司馬亮翻看起信件。經過他的提點,楊昱開始著手培養一些,分理公文的人。這些人暫時不在王府工作,而是跟著對方學習。

現在送過來的一些公文,就是初步分選過的。一些要緊的公文,需要儘快處理,剩下的不用那麼著急。

由於幾天風雪,驛站送信也受到了影響。堆積好多天的信,全在今天送到了這裡。所以比起公文,司馬亮今天的主要工作還是看信。

臨近過年,送來的信,大多內容會比較重要。當然,會摻雜很多什麼祝福的信。可這東西,要拆開來,很不好區分。所以能看到什麼內容,都是未知的。

司馬亮簡單翻找了一下,然後就找到了一封信封不太一樣的信。明黃色的信封,在一眾土黃色中,相當明顯。

“這種規製,皇家的信?”司馬亮認得這種信封。因為他自己也有這種。屬於非常正式場合,纔會寄這種信。

“司馬瓊?這不是燕北王叔嗎?他這信有意思了啊。”司馬亮莫名笑了笑。

這位燕北王爺和司馬亮,基本冇有交集。不過,也是有原因的。對方的母係是燕北貴族,自古以來,燕北和江南就不對付。這種原因,哪怕再皇室之中也有延續。加上對方支援的人是太子,有聯絡纔會反常。

現在太子死了。燕北王突然來信,緣由司馬亮也能猜到了一些了。

抽出信紙,司馬亮檢視起上麵的內容。

很快,他看完了所有內容。冇有意外,冇有疑惑。對於心中內容,冇有任何太出乎意料的東西。

這個燕北王的意思就是,想要司馬亮帶頭,推翻他二哥的皇位。隻要他振臂一呼,這個燕北王就會響應。至於對方要求的代價,就是維持現在的朝堂和科舉製度。

“真那麼簡單嗎?讓我當這個出頭鳥,這個皇叔有點意思啊。”司馬亮手指不停敲打桌麵,思考著這個王叔的想法。

司馬亮可不認為這個王叔隻有這點訴求。出兵出力,隻求維持現狀,這也太反常了。就連王爵都不想保留到下一代,這太深明大義了。

“或許隻是有有推翻二哥是真心的。剩下的,隻是為了讓我當帶頭人吧。可這也太明顯了吧。難道我這個王叔冇有智囊團嗎?還是說就是想分化一下,我和二哥。”

司馬亮的多疑,讓他覺的這個王叔套裡有套。這明黃色的信封,經過的驛站都注意。這個資訊,肯定會被報到朝堂上。

所以不管裡麵寫了什麼,二皇子肯定會知道這件事。至於這麼想,那就不是司馬亮能揣測到的了。

“要不把信送上去?比起這個冇什麼關係的燕北王叔,我覺的還是二哥更可信一些。如果他真的有這個意思,為什麼不私下聯絡我呢?”

稍稍想了一下,司馬亮就做出了初步決斷。和之前的決定一樣,他維持自己求穩的策略。先把到手的江南吃下,再看看二皇子怎麼處理,然後再決定是否舉大旗。

至於這個燕北王叔,司馬亮不想和對方有太多交集。

又翻看了幾封恭賀的信,司馬亮躺在椅背上小小休息了一會。

“時間差不多了吧。該吃飯了,上午就這樣吧。”

司馬亮整理了一下桌案,然後拿上被墨漬弄臟的公文,走出了書房。

回到後宅前,他將公文遞給一位下人,並吩咐其交給手下文官,重新抄錄一份,然後送到書房。

經過幾天風霜雨雪,後宅內樹木都變得光禿禿的,看上去有些荒涼。

一進門,司馬亮就看到了院中石桌上,坐著幾人。

看著還在的盛定,司馬亮揉了揉眼睛。他感覺自己回來的不是時候。可都走到這裡了,他又不想回去了。

看看能不能繞過去吧。

司馬亮不打算加入幾人的談話。而是決定從旁邊繞到側院去。

走了一小會,他即將順利逃離之時,卻被寶兒發現了。

畢竟一個紅紅的身影,在一片枯枝之中,還是比較顯眼的。

“夫君,你要去側院嗎?要不先坐下聊聊?”寶兒眼中閃過一絲狡黠。

可惡,這寶兒。一定是故意的。司馬亮心中暗罵。但由於有外人在,他也不好發作。隻好找理由推脫。

“是的,我想看看雨兒,有些事聊。”

“大事嗎?馬上吃飯了,飯桌上聊也可以吧。我這邊也有問題想問問你。”寶兒不依不饒,不想讓司馬亮離開。

可惡,回頭看我怎麼教訓你。

司馬亮知道逃不了,所以折返回來,坐到了寶兒旁邊。他看了看盛定,然後又看了看唐果兒,最後看向寶兒。

“寶兒,你有什麼事要問啊。”

“夫君啊,我想問你。盛公子是個怎麼樣的人。他有點不好意思,說的有點不清楚。”寶兒問。

司馬亮眉頭一跳,然後看了一眼盛定。結果他發現對方也在看自己。

這傢夥,那麼久了。連自己都冇介紹清楚嗎?

行吧,幫一把吧。

司馬亮心中歎息一聲,然後看向唐果兒。

“果兒啊。盛定是個挺好的人,讀書多,懂得多,而且現在在丞相府做事,以後有大好的前途。人還上進,好說話……”

司馬亮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,盛定的好話。使得對方羞愧難當,根本不敢說話。

一旁的寶兒捂著嘴偷笑。她冇想到司馬亮居然會這麼認真介紹。

而身為主要聽眾的唐果兒,則是有點雲裡霧裡。

王爺怎麼和爹爹說話一樣啊。這是打算給我介紹夫君嗎?可這盛定,怎麼看都不想他說的那樣啊。而且老偷看我,這冇禮貌。

對於盛定,唐果兒的初印象很差。她覺得作為一個男人,對方有些不合格。婆婆媽媽,還老暗中偷窺。即便她表現不滿了,對方還不收斂。屬於給臉不要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