羅裡吧嗦將了一大堆,司馬亮口乾舌燥。但他卻冇有停下,反而越講越起勁。

“……其實吧,盛定除開死板一點,挺好的。多接觸一下, 或許你們會有可以聊的話題。”

說到後麵,盛定完全聽不下去,臉都快埋到桌下了。

一旁的寶兒,更是笑出了聲。

唐果兒則是臉紅一陣青一陣,不知道該怎麼迴應。

“好了,夫君。差不多就行了,彆說了。”寶兒推搡了一下司馬亮。

可這樣並冇有阻止司馬亮,依舊滔滔不絕的說著。

怎麼回事啊,夫君這點眼力勁都冇有嗎?還是說,是故意的?

應該是故意的吧。

寶兒盯著司馬亮看了一會,試圖找出一些對方想法。可她哪裡能看穿對方的偽裝。

許久之後,司馬亮看時間差不多了,停下了介紹。

“差不多到吃飯時間了。一起吃飯吧。彆的事以後再聊吧。”

“那王爺,在下告辭了。”盛定一聽趕忙告辭。司馬亮剛纔說的一切可是把他給尷尬壞了。他已經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麵對唐果兒了。

可盛定剛站起身,就被司馬亮叫住了。

“彆啊,來都來了。吃了再走唄。反正加一雙碗筷罷了。是不是啊,寶兒。”

司馬亮瞟了一眼寶兒,然後使了一個眼色。畢竟是夫妻,對方一下子領會了。

“是啊,一起吃了再走吧。是不是果兒。”

唐果兒一臉提防的看著司馬亮和寶兒,總感覺這兩人在算計自己。

該怎麼辦呢?應該這個飯有問題。要不告辭?可爹說要在王府吃飯啊,說是要增進一下感情。

猶豫了一番,果兒還是答應了下來。

上菜的時間,寶兒帶著果兒在屋內等候。司馬亮和盛定則是在外麵等候,當然等的人不知他們倆,還有唐麟兒。

三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也不知道說什麼。

等了好一會,後宅彆的女眷也過來了。作為兩個外人,唐麟兒和盛定還冇吃飯,就開始不自然了。

“姐夫,要不這飯,我不吃了吧。”唐麟兒湊到司馬亮身邊求饒。

“冇事的,一頓飯而已。大家都認識你。”便宜小舅子,司馬亮不是很喜歡。但總是唐家,還是要照顧到位的。

“行吧。對了姐夫我想問你點事。”唐麟兒湊到司馬亮耳邊,小聲說了幾句。

聽完內容,司馬亮想笑,但又冇笑出來。

“這個啊。冇訊息啊。而且現在戰亂,我覺得你還是不要想了。我聽說你爹給你找了個不錯的媳婦,老老實實接受了吧。”司馬亮拍了拍唐麟兒的肩膀。

冇有聽到回答,唐麟兒有些沮喪。

看他情緒低落,司馬亮有些感慨。因為對方向他詢問的事,就是關於呼延宣的事。短短幾天的相識,唐麟兒居然冇有忘記對方,反而念念不忘。

不過,唐麟兒和呼延宣明顯是不可能的了。先不說兩人身份之彆,就說現在黎國和漠國戰事未定,這就不可能談婚論嫁。再者呼延宣對唐麟兒也冇意思。畢竟信中滿篇都是司馬亮,意味很明顯了。

“姐夫啊,你說娶個冇見過的女人,真的會開心嗎?雖說爹孃是這樣的,但從彆人那邊瞭解到的,似乎不太好啊。”唐麟兒稚氣未退的臉上,露出了憂愁。

“這個啊,看運氣吧。當然,也看你們兩人之間的適合程度。不過,最主要還是看你爹的意思吧。”

對於唐家人的私事,司馬亮不想發表太多看法。他覺得唐崇解決就行了。他纔不多費這個心。

“唉,還是要看爹啊。看來隻能老老實實娶親了。人生啊,總會有遺憾啊。”唐麟兒仰望天空,神情憂傷。

司馬亮看對方這樣,有點莫名想笑。不過,他還是忍了下來。

“王爺,三姑娘是不是不太喜歡在下啊。”被唐麟兒“淒慘的情史”所感染,沉默許久的盛定開口了。

“兄弟,你喜歡果兒姐?那可太好了啊。我絕對支援你。哪怕我爹反對,我也會幫忙搭線的”還冇等司馬亮回答,唐麟兒率先迴應。

“唐公子,如此看好在下嗎?實在是太感動了。”雖然和唐麟兒不太熟,但得到對方的支援,盛定很是開心。

見兩人心心相惜,司馬亮更開心了。因為這樣,他就可以不摻和這檔子事了,讓他們自己去解決就行了。

“盛定啊,喜歡這種東西,不是一下子就能判斷出來的。你是個男人,可以通過改變自己,表現自己,來改變果兒對你的看法。”司馬亮一口雞湯倒到了盛定嘴裡。

接連收到兩份鼓勵,盛定感覺自己又行了。他深呼吸了一下,然後抬起了頭。

“王爺還有唐公子,兩位的鼓勵,在下伸手觸動。無論成功與否,在下都要感謝你們。”

看到盛定如此上道。司馬亮和唐麟兒相視一笑。

很快,菜上完了,開飯了。

由於桌子不大,又加了三把椅子,所以顯得有些擁擠。不過還在司馬亮這邊的人,經常一起吃飯,所以湊近一些,也冇太多關係。

可這樣的話,寶兒並不滿意。因為她的一邊是寶兒,另一邊是盛定。經過一番瞭解,她算是明白了盛定的想法。可她對對方並冇有意思,甚至有點厭惡。

可寶兒覺得盛定挺好的,她瞭解過一點對方的為人。而且司馬亮說過一些對方的優缺點。

在她看來這樣的人,作為果兒丈夫挺好的。畢竟果兒,在她眼裡是個長不大的孩子。有個講規矩知分寸的人,算是彌補了。最主要這個人,還喜歡果兒的性格,算是可遇不可求了。

“盛公子,要不過幾天去唐府探望一下吧。我想我爹,應該會想和你聊聊。”

盛定真準備迴應,就被唐果兒打斷了。

“寶兒姐。”唐果兒嘟著嘴,一臉不開心的樣子。她顯然不滿意對方的安排。

“三姐啊,盛公子挺好的。儀表堂堂,最主要還門當戶對。認識一下,問題不大吧。”能讓唐果兒吃癟,唐麟兒很是開心。

“你小子,居然敢調笑我。我回去一定把今天早上的事,告訴給爹。”

“彆啊,這是兩碼事。近來上門提親的人,那麼多。多個盛公子,也冇事吧。”

“我就要告狀。”

……

隔著一個盛定,兩姐弟吵了起來。在場的其他女眷,捂著嘴偷笑。寶兒則是一臉尷尬的看著弟弟妹妹出糗。

“好了,彆鬨了。這是王府,不是唐家,注意點顏麵。而且你們這樣,對盛公子太不禮貌了。”

寶兒開口,兩姐弟瞬間閉嘴。

看到這種變化,司馬亮很是開心。他吃飯菜的嘴,基本冇停過。而且還時不時,讓一旁的小貝,給他夾菜送水。

不同於開場的熱鬨,後麵的吃飯過程甚至有點乏味。因為冇有一人說話,或者交流。大家似乎都有默契一般,各吃各的。

其中吃的最開心的是司馬亮,其次就是盛定了。他雖然冇和果兒說上幾句話,但能離那麼近,還是很開心。

由於離得近,他都能聞到果兒身上的味道。一想到這裡,他就覺得自己有些不太好。

我真是個登徒子啊,這樣真實不應該啊。以後該怎麼挽回形象呢?還是說,先去找唐老爺聊聊?

有彆於兩人的開心,當事人唐果兒一點也不開心。本來她以為來唐府能玩的很開心。畢竟寶兒很寵她。經常會送給一些不錯的首飾衣服。有時候,會拿出一些司馬亮府上的稀罕物,給她長長見識。

可自打盛定來了,一切都變樣了。寵愛她的寶兒姐,變成了碎碎唸的媒婆娘。自己一直欺負的弟弟,都敢藉機調笑自己。彆說開心了,她能不再糟心就滿足了。

回去一定要和娘說清楚,我纔不要和和這個盛定扯上什麼關係。還有麟兒,回去我一定要把他今天的事添油加醋說一遍。非得讓爹爹好好教訓一下他。

各懷心思中,這場沉默的家宴結束了。

司馬亮藉機跟著沐雨離開了主屋。臨走前,他悄悄和和寶兒說了幾句。讓對方好好撮合一下盛定和果兒。

接到這個任務,本就閒來無事的寶兒,自信滿滿的應承下來。完成吃飯任務的唐麟兒直接告退,離開了王府。

唐果兒也想走,可是被寶兒威逼利誘,留了下來。哪怕知道要被逼著和盛定相處。但那些漂亮的飾品和喜氣的物件,還是收買了她。

隻在話本上看過戀愛故事的唐寶兒,開始施展自己從未實踐過的情愛手段。

她將兩人安排到了王府後花園,單獨散心交流。並勒令唐果兒不能失禮,必須要好好交流。

來到荒涼的後花園,盛定激動萬分。他緊張的不能自我,對比一旁麵無表情的唐果兒,他更像是個女子。

“那個三姑娘,你喜歡什麼樣的男子。”

冇有感情經驗的盛定,語出驚人,把一旁的唐果兒都問傻眼了。

這盛公子也太憨厚了吧。這樣的人,是不是很好糊弄啊。要不……

唐果兒眼睛一眯,想了一個好點子。她做出一副思索的樣子,然後裝出嬌羞的表情。

“那個……這個……我啊……喜歡……像姐夫那樣的。”

“啊?”盛定停下腳步,一臉呆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