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月12日。黎國新年。

這天的到來,讓司馬亮暫時放下所有的事,全心全意享受起閒暇時光。

不過,還在國喪期,王府不會太過張揚,隻是略微裝扮了一下。但即便這樣,王府上下的人依舊很開心。畢竟一年的最後一天,過完今天又是新年一年了。

新希望,新氣象。同樂的日子,司馬亮讓府中,除了守衛以外的人,大部分都休息或者輪守了。他自己也暫停了所有工作,早早起來,在後宅的小花園裡獨自散步。

“過年了啊,明天又是新一年了。也不知道二哥在皇宮裡怎麼樣了。還有一帆,七弟,五哥……”司馬亮眼前閃過一年內,所見之人。來燕城短短的五個月,他見過太多人。經曆了太多變化了。

窸窸窣窣的腳步聲傳來。

小貝端著一碗東西,來到了司馬亮身旁。

“王爺,嚐嚐。剛出來的糰子。特意多加糖的。”

聽到是自己喜歡吃的糰子,司馬亮放下思緒,開心的張開嘴。

連吃下幾個,甜蜜的味道在嘴中散開。司馬亮長呼一口氣。

“若是每天都能這樣甜就好了。”

“王爺要是不怕膩,每天都可以吃啊。”小貝並不理解司馬亮的意思,以為隻是吃糰子。

司馬亮笑而不語。

罷了,今天就不想這麼多了,好好過個年吧。

司馬亮吃完糰子,然後從衣兜中拿出了一個紅包,遞給了小貝。

“新年紅包,拿著吧討個彩頭。”

“謝謝王爺。”小貝開心的收下。

“行吧,你暫時下去吧。我馬上也離開了。寶兒她現在跑哪裡去了,你知道嗎?”

“不知道,可能在沐雨娘娘那邊吧。”

慢慢找吧。

告彆小貝,司馬亮走向沐雨小院。還冇進門,他就聽到了院中的歡聲笑語。

“都湊一起了啊。在玩什麼呢?”

進入院門,司馬亮就看到了一眾人,圍在中間的石桌旁。他打量了一下,就發現除開小貝,和司馬亮比較相熟的女眷,都在這裡了。

搞什麼呢?

司馬亮遠遠看了一下。發現她們好像在做什麼東西。靠近了一些,他纔看清。

“你們在做什麼東西?吃的嗎?怎麼看上去這麼醜啊。”

司馬亮的一席話,引來了怒視的目光。

“夫君,真討厭。”

“相公,有些時候可不能說實話哦。”

……

“怎麼了,做的醜還不能說了?寶兒你做的是啥啊,醜不拉幾的。是狗還是牛啊?”司馬亮死皮賴臉的擠到寶兒身邊。然後對著她手中捏的麪糰,指指點點。

“這是兔子,夫君你是故意的吧。”寶兒很是不滿。

司馬亮倒是不以為意。他拿起眾女還冇用完的麪糰,開始揉捏起來。

隨著他的動作,麪糰開始不斷變形。漸漸的出現了一些輪廓。

冇過一會,一隻伏耳的小兔子,出現在了司馬亮的手中。他筷子在眼睛位置戳了兩個洞。然後搓了兩個麵球填充了進去。

呼。

“還行吧。”

司馬亮看著自己的傑作,露出了微笑。

“找點紅色,能吃的染料,再點一下眼睛,就更像了。”司馬亮將手中的兔子,扔給了寶兒。

全程看著司馬亮揉捏的眾女,都有些意外。她們直直的看著寶兒手中的小兔子,一句話也冇說。

“這是,夫君捏出來的?怎麼捏的那麼好 。”

寶兒看了看司馬亮冇費多少勁,捏出來的小兔子,再看看自己費了大把時間,捏出來的四不像。心裡落差之下,將自己的那團麵揉了揉,扔回了盤中。

“為什麼,我捏不出來呢?是我比較笨嗎?”

“纔不是呢。”

司馬亮颳了刮寶兒的鼻梁,然後又從盤中拿了一團麪糰,開始揉捏起來。

“以前啊,在宮裡。每逢過年,我和小順子,還有小瑤。就會做些這個麪食玩。其實吧,我做的隻能算一般吧。小瑤做的才叫好呢。可惜了,如果她在的話,可以好好教你一下。”

司馬亮嘴角帶著笑意,但眼中卻有那麼一些悲傷。

察覺到他的變化,寶兒知道自己問錯了東西,趕忙賠罪。

“夫君,對不起啊。提及傷心事了。”

司馬亮笑了笑,然後將一個捏好的小狗,遞給了他。

“無妨。過去的事,就過去吧。新的一年,新的事。路往前走,人往前看。我不是一直糾結於過去的人。來吧,一起做點吧。對了,小荷你去後宅問廚子,要點能吃的染料和餡料來。不然,這捏出來不好看,也不好吃。”

“是王爺。”

小荷離開,司馬亮開始教授自己捏麪糰的技巧。在他的加入後,後院中的笑聲就更多了。

一上午過去,幾人做了滿滿兩蒸籠的麪食。

第一籠裡麵,大部分都是歪瓜裂棗。這些多是司馬亮來之前,眾女做的。後麵一籠,小部分都有模有樣。剩下的,隻能說有長進,但不多。

不過,有著顏色點綴後,至少還能看的過去。

“要不要把前麵的重新做了,好醜啊。”寶兒看著之前做的一些麪食,有些嫌棄。

“不用了吧,挺有意思。反正都能吃,留著吧。”沐雨建議。

“確實,挺有特色的。”

“其實有幾個還挺可愛的。”

……

幾女各持己見,確定不下來。

“留著吧。都要吃午飯了,重做太麻煩了。而且這麼醜,不也是你們做的嗎?誰做的誰吃。”

“不要吧。”寶兒想到自己那麼多傑作,苦起了臉。

嘿嘿。

……

小荷小貝,抱著蒸籠離開後。司馬亮用洗手盆,清洗手中的麪粉殘留。

“寶兒嶽父他們今天來嗎?”

“晚上會來。”寶兒答。

“那就好啊。對了,楊家通知了嗎?”

“通知了,三公主說了,晚上會到齊,下午她就會過來。”

“好。”司馬亮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接過寶兒遞過來的毛巾,司馬亮擦乾了手。他望向依舊熱鬨的小院,心中很是溫暖。

往年過年,可冇那麼多人陪他。今年算是頭一遭。以後每年或許,會更多一些人。

不管怎麼說,越來越好了,越來越像一個家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