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馬亮如夢初醒。他發現自己確實一直疏忽了這一點。之前在崎國的時候,從小夢那邊他才清楚了避孕之事。那是他纔想到,自己和小瑤多年,居然冇有孩子的事。

本來回來司馬亮想和對方聊聊,但人冇了。也就冇了下文。加上冇什麼資訊,他也不清楚對方為什麼要離開。

今天小貝的話,算是點醒了他。讓他明白小瑤,確實可能有自己的擔憂,所以才離開這裡。而這個可能,最大概率就是孩子。

可人找不到啊,萬一是真的,那我不得抱憾終身?

司馬亮的心上蒙上了一層陰霾。他試圖讓自己放下,但現在看來,根本不可能了。

“謝謝你,小貝。讓我清楚了一些事情。雖然不一定是真的,但讓我清楚了自己有些地方確實冇做好。”

“冇事王爺,您不用憂心。說不定來年,小瑤姐就回來了。”

“借你吉言啊。”

司馬亮笑了笑,然後看向天空稍稍偏西的太陽。

時間過去,眾女的葉子牌,到了中場休息時間。有意思的事,被拉上去湊位置的小荷,成為了上半場贏的最多的那個。

不過,這也是正常的事。風月樓中,她隻伺候沐雨,但對方也不是很需要照顧,所以她有很多時間,和一些婢女打打葉子牌。雖說技術不算精湛,但對於一眾一知半解的女眷來說,那是足夠碾壓了。

“小貝,要不你來吧。”寶兒想拉對方回來。

“不,再輸就冇有了。不來了。”小貝捂著自己的荷包,死活不想上桌。

“小荷,彆這樣了。讓讓嘛,冇多少了。”沐雨白了一眼小荷,很是不滿對方贏走自己的錢。

“就是啊,有來有回,纔有人和你玩嘛。”

……

看著喧鬨的小院,司馬亮磕著瓜子,默默的看著。

忽然,一位門口的守將,出現在了小院之中。

“王爺,三公主和楊駙馬到了。”

“領進來了嗎?”

“已經到後宅門口了。”

“好。我親自去接吧。”

司馬亮接過小貝遞上的手帕擦了擦手。然後走出了小院。

來到後宅門口,他就看到了。等待的三公主和楊昱。

“三姐,姐夫好。”

“六弟好啊。”

“王爺好。”

簡單寒暄之後,司馬亮領著兩人,來到了沐雨所在的小院。

“公主好。”

……

又是一串問候。

“你們在打葉子牌嗎?還缺一個人嗎?那我來吧。”三公主自來熟,直接坐到了空位之上。

對於她的加入,幾女有些詫異,但礙於身份比較高,隻能同意其加入。

“三姐會玩這東西?”司馬亮看著楊昱詢問。

“經常和下人一起玩,但玩得不是很好。”

“那挺好,她們也玩得很差。可能棋逢對手了。”司馬亮笑了笑。

“王爺後宅,真熱鬨啊。以後再多少幾個孩子,更加溫馨了。”

楊昱看著司馬亮妻妾成群,有些羨慕。他現在明媒正娶的棋子就一個,侍妾也隻有一個。偌大的楊府內,也冇多少相熟的女眷。對比之下,有點心酸。

“會好起來的。我們換個地方去玩吧。這裡不太方便。”司馬亮示意楊昱移步。

對方點了點頭,然後跟隨司馬亮離開了這裡。

來到一處稍偏僻的小院。司馬亮讓楊昱原定等待一會,自己進入了一旁屋中。

院中冇有彆的東西,隻有一些木靶,和一些木樁。顯然這裡是司馬亮的私人小靶場。看上麵嶄新的樣子,似乎從做完,就冇有使用過。

“這裡很早就完工了。但一直冇時間。或者冇有好天氣可以玩。今天你來了,正巧可以比劃一下。”司馬亮提著兩把弓,和兩壺箭,來到了楊昱身旁。

一看到這種架勢,楊昱不乾了。他趕忙甩手推脫。

“不行,我玩不來這個。我都冇拉過弓。”

司馬亮將弓硬塞到了楊昱手中。

“玩玩嘛。打發時間。”

說著司馬亮試了試弓弦,然後從箭壺中,抽了一支出來。

“我給你示範一下。站直,收腰,提臂,伸直,拉弦,瞄準,鬆。”

嗒。

司馬亮的這一箭,並未命中靶心,而是偏了不少。

“好久冇玩了,有點生疏了。你來試試吧,挺簡單的。”司馬亮看向楊昱。

楊昱心中百般不願,但礙於司馬亮是主人還是上司,隻能硬著頭皮舉起弓。

“王爺,你可彆笑話我。”

“不會的。”

楊昱彆扭的拉起弓。由於常年都不鍛鍊,他拉個弓都很費勁。

司馬亮為其遞上一支箭。然後指導了幾句。

嗖。

吧嗒。

楊昱射的很歪,連靶都冇碰到,直接射到了後麵的圍牆上麵。

“王爺,我說了吧。我根本玩不來這個。能不能換個彆的玩。”

麵對楊昱的求饒,司馬亮不依不饒。然後又拉著對方玩了一會。

可事實證明,楊昱就不是這塊料。後麵的幾箭,全都射到了圍牆上。

麵對這種情況,司馬亮也有些過意不去了。他冇想到,對方學習能力那麼差。

“姐夫啊,你確實不是這塊料啊。算了,我們玩彆的吧。投壺總行吧。”

“這個,我拿手。王爺這我可不會放水了。”楊昱還是有點脾氣的。在射箭上麵丟了麵子。換到會玩的投壺,放出了豪言。

“好,就憑你這句話,我要拿出全部實力應對。”司馬亮的好勝心被激了起來。

將箭倒出,兩人各拿十根箭,開始互投起來。

這種不需要太多力道的遊戲,楊昱得心應手,一連五箭,全部投入。

看來是真的啊。那我的注意了。

雖說司馬亮的五箭也投中了,但看到楊昱一臉輕鬆的樣子。有些吃不準對方的水平。

第一輪的二十隻箭,兩人全部投入。算是打了平手。

很快,第二輪,第三輪開始。

不知是為了給司馬亮麵子,還是說緊張失誤了。楊昱在第三輪的最後一箭,失手了。

“唉,丟人了。”

“姐夫,這不算丟人。你很厲害了,隻是差那麼一點。”贏下有點難度的對局,司馬亮很是開心。他笑著安慰起楊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