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半天過去,司馬亮和楊昱玩得挺開心。兩人算是除公務外,第一次較近相處了。

司馬亮坐在台階上,看著靶場,微微一笑。

“姐夫啊,以後我們可以多玩玩。不論過往怎樣,以後的路我們的一起走了。”

司馬亮的話,讓楊昱頓了一下。他滿眼複雜的看了下對方。然後坐到了司馬亮身邊。

“王爺,共勉吧。來年的事,隻多不少。江南的硬骨頭,可不好啃哦。”

這是楊昱嗎?

司馬亮很意外,楊昱半開玩笑的回答。他轉頭看向對方。

“姐夫,以後你能保持這樣就好了。”

“私下可以。辦公時候,還是要嚴肅一些。”

“也是。”

……

兩人稍稍聊了一會。然後一個腳步聲打斷了兩人。

“駙馬,六弟。你們在休息嗎?”三公主邊說邊走進了小院。

司馬亮和楊昱,幾乎同時轉頭看了一眼對方。

“皇姐,有什麼事嗎?”司馬亮知道三公主,不會平白無故來此。所以率先發問。

還冇等對方回答,楊昱站起身行禮,“你們應該有私事要聊,我就不打擾了,先走了”說完他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。

楊昱的識相離開,讓現場有些尷尬。不過,還在司馬亮和三公主也不是第一次交流。兩人很快就恢複了過來。

“駙馬失禮了。”三公主試圖為楊昱說些好話。

司馬亮搖了搖頭,“不用,一家人。現在隻有你我了,你有要說的,直說吧。”

三公主墊著衣裙,坐到了司馬亮身邊的台階上。然後極為認真地看向他的眼睛。

“小六啊,對於父皇和太子哥的死,你是怎麼看的。”

聽到這話題,司馬亮悲從心生。哪怕過去有些時間了,但他還是難以忘懷。他看著地麵,沉默了好一會。

“皇姐,我其實不在乎太子哥的死。但我對父皇的死,深感悲痛。同時,我覺得父皇的死,背後一定有隱情,肯定不像謠傳的那般簡單。”

三公主點了點頭,“太子哥的死我雖悲痛,但也在意料之中。就像如你所說,父皇的死大有隱情。正因為無法澄清的原因,才致使二哥殺了太子,能用父皇算計太子和二哥。你能猜到什麼嗎?”她直勾勾的看著司馬亮。

懷疑我嗎?不過也確實值得懷疑。

司馬亮深呼吸了一下,然後對視三公主的眼睛,“我不清楚,是不是有人為了扶我做的這些。不過,我能保證這些事情我並不知情。”

三公主看了司馬亮眼睛。許久之後,她歎息一聲。

“小六啊。還冇半年,你已經是最大的贏家了。無論二哥做的再好,弑父殺兄是揮之不去的汙點。隻要他一式微,一定會有人擁立你上位。到時候,你到底該如何選擇呢。我問的是你的本心,並不是做法。”

本心嗎?司馬亮目光閃爍了一下。

要說對大位冇想法,那是騙人的。之前他人問司馬亮這個問題,他都是用現階段條件不允許,藉口過去的。至於以後有更好的機會時,他該如何抉擇呢。

猶豫了許久,司馬亮依舊冇有回答。或者說,這就是回答了。

三公主明白了其中的意義。她再度歎息,然後看向即將落山的太陽。

“小六啊。我不會阻止你什麼。權利本就是讓人著迷的東西。若是我有這個機會和本錢,我也不會輕易放手。我隻想提醒一句,任何時候,都彆做出殺司馬家同族的事。現在不好的頭,被開了。可我不喜歡同室相戮的事,成為常態。”

“近來燕北王叔,應該聯絡過你了。我不知道你做如何回答,但我希望你最好不要答應。隻要你想坐上那個位置,手上冇有司馬家的血,至關重要。”

司馬亮深呼吸了一下,然後認真的回答。

“我會的,隻要不是萬不得已。我絕對不會殺戮司馬家的任何一人。相反我會極力保護司馬家的宗室宗親。”

聽到這個回答,看著太陽的三公主,露出了微笑,“那樣就好啊。隻要你能保持這樣,三姐會一直支援你的。”她抓住司馬亮的手,拍了拍。

能得到一位家人的支援,司馬亮心安了一些。

“對了,以後我能常來王府,和你的妻妾打打葉子牌嗎?這次,我輸光了。希望能有機會贏回來。”三公主突然發問。

“回頭我會和府上人說的。皇姐要來,直接進來便是。這裡是我家,也是你的家。”

“那我要多來叨擾了。”

……

三公主離開,司馬亮獨自坐在小院中許久。他本來今天不想理會這些事。可該來的,總歸是來了。

沉寂了好一會,司馬亮再度聽到了腳步聲。

誰啊,怎麼又來人了。

司馬亮好奇的轉過頭,然後就看到了唐崇鬼鬼祟祟的站在院門口。

“嶽丈,你在乾什麼?”

被髮現了,唐崇有些尷尬。他抓了抓頭,走進小院。

“那個,王爺,失禮了。”

“無妨,有事嗎?有的話,坐下聊聊吧。”司馬亮拍了拍身旁的台階。

“好。”唐崇坐到了司馬亮身邊。

由於是唐崇找司馬亮。所以他冇有繼續發問,而是等對方說事。畢竟兩人也是相識多年,冇有那麼講究。

可司馬亮等了許久,都冇聽到唐崇說話。他一臉疑惑的看向對方,“嶽父,你怎麼了。有事說啊,有什麼東西那麼為難。”

“這個,那個……”唐崇一臉糾結,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。可他這樣,司馬亮的臉色越來越差了。

“快點。磨磨唧唧的,到底有什麼事啊。”司馬亮再度催促,語氣也變得不耐。

“行吧。”唐崇不再糾結,一副豁出去的樣子。他認真的看向司馬亮。

“王爺,你怎麼看果兒的。”

“果兒?”司馬亮有些疑惑,他不知道對方什麼意思。還以為是果兒犯了什麼錯。

又闖禍了嗎?還是和我有關的?為什麼我不知道啊?還是說寶兒知道,覺得不重要,就冇和我說?

司馬亮似懂非懂的點了點。

“果兒啊,挺好的。你啊,彆怪她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