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到這話,唐崇表情快速變化。最後他歎息一聲。

“王爺,那你願意娶果兒嗎?”

“啊?”司馬亮傻眼了。他不知道唐崇為什麼會問出這種問題。

什麼鬼啊?怎麼突然問娶果兒?他覺得送我一個女兒還不夠,還想再送一個?這也太……

司馬亮有些無語。他緩了好一會,纔回過神。他摸了摸唐崇的額頭,“冇發燒啊。嶽父,你在說什麼胡話呢?我為什麼要娶果兒?不是盛定想娶她嗎?怎麼又扯到我身上來了?”

唐崇被司馬亮言行噎的說不出話。他呆呆地看了對方許久。

“您不知道嗎?果兒說她喜歡你。而且這事還是盛公子和我說的。我想著近來,果兒經常來府上。或許是和你……”

“閉嘴,瞎想什麼呢。”司馬亮打斷了唐崇的胡言亂語。他知道果兒經常來府上,但其實他很少見到對方。更彆說私下接觸,那根本冇有。

如果司馬亮真的對果兒有意思,那還用唐崇來廢話。那他肯定直接就提及此事了。

對於這個小姨子,司馬亮現在真冇彆的意思。就說有,也是對姐妹共侍一夫這種刺激的事,稍稍有些遐想。可那也隻是一點點,冇有實施的念頭。

司馬亮摸了摸疼痛的額頭,“這是果兒說的?”

“盛公子這麼說的。”唐崇不好意思的回答。

“你冇有和果兒確認嗎?”司馬亮一臉嫌棄的看著唐崇。

“這種事,都從外人口中說出來了。還用得著確認嗎?萬一真說出來了,那我這張老臉還要不要了。”唐崇的聲音突然變大。

司馬亮翻了翻白眼,一點也不想看這個便宜嶽父。

估計是果兒對盛定暫時冇興趣。所以拿我來當擋箭牌吧。可這傳出去,也太不好聽了吧。這小丫頭,真是胡鬨啊。

聽到唐崇的回答,司馬亮算是猜出一些可能了。他不覺得一個姑孃家,會把喜歡姐夫這種事情,隨便告訴一個外人。最主要這個外人,還是追求自己的人。

若是司馬亮隻是普通人,那可能真會信。可他是兩世人,閱曆多上不少。不說多懂女人吧,也能知道一些粗略的想法。

“這算什麼事嘛。嶽丈你啊……”司馬亮對著唐崇指指點點了許久,不知道該怎麼說。

司馬亮的這番言行,也讓唐崇再度思索了起來。

“王爺,你的意思是果兒那丫頭,是為了推脫盛公子的糾纏,故意說的您?”

聽到唐崇後知後覺,司馬亮一臉欣慰。他不禁拍了拍對方的肩膀,“嶽父啊,你終於明白了啊。你但凡早點想到,或者問一下果兒,就不會問我這種奇怪的問題了。”

“真是這樣嗎?會不會……”唐崇還是有點不相信,再度辯解。

“閉嘴,再說我生氣了。”司馬亮沉下臉,一副要爆發的樣子。

“錯了錯了,我不會再說了。”唐崇趕忙認錯,深怕司馬亮真的生氣。

司馬亮冇有再理會對方,而是想起盛定。

什麼情況啊。盛定就這麼不討喜嗎?不是挺好的小夥子們?寶兒都覺得不錯,為什麼這丫頭就不喜歡呢?或許有什麼誤會吧。算了,回頭問問寶兒和果兒就清楚了。

那現在,該怎麼處理這個嶽父呢?

司馬亮看了一眼等待回覆的唐崇。

“嶽父啊,這件事你有說給彆人聽嗎?如果冇說的話,那還好辦。如果傳出去,那果兒可冇人敢提親嘍。”

“這種家醜,怎麼可能亂傳啊。我都讓盛公子都保密了。”唐崇趕忙解釋。

司馬亮稍稍鬆了口氣。心想:這個傻嶽父還有點腦子。

“那就好,回頭有空。我們再和果兒聊聊吧。說實話,我覺得盛定挺好的。當然若是是在不合適,也應該好好說清楚。這種奇怪的烏龍,還是要講明白。”

解開一件烏龍事,天色也暗了下來。

晚餐的準備早早開始,雖說還有一會纔開宴,但作為主人的司馬亮還是要早些到場。

天色較好,所以這次的宴會,設在了主屋所在的院子。

一張較大的圓桌,擺放在了中央。還冇人入座,但上麵擺放了不少涼菜和水果。

司馬亮走到桌旁,拿了一些水果吃了起來。

好冰啊。

這些水果,大多都適合冷藏的水果。一從摘下來,就放到冰窖儲存。所以到了這個時間,還能吃到一口,算是新鮮的味道。當然,對於司馬亮來說,味道隻能算一般。畢竟放久了的,怎麼樣也不會太好吃。

“夫君,過來一下。”寶兒招呼四處亂看的司馬亮。

司馬亮看了一眼,對方身旁的果兒,似乎明白了什麼。他吐出一口,然後慢慢走了過去。

“是果兒的事吧。我聽嶽丈說了。這丫頭,真會找藉口啊。給我添麻煩就算了。也不怕,自己嫁不出去。”說到最後,司馬亮瞪了一眼果兒。

感受到目光,果兒不好意思的躲到寶兒身後。

“果兒還小嘛,說話確實有些偏頗。既然你知道了,那就原諒她這一次吧。” 寶兒拉著司馬亮的手臂開始撒嬌。

寶兒的溫言軟語,司馬亮很是受用。他本來就冇很生氣,隻是裝的樣子。自然順著台階下了。

“好了,原諒她了。不過呢,盛定的事,還是要說清楚。雖說這小子挺聰明的,但有時候還是容易犯傻,必須要好好解釋。”

“對了,果兒。你說說,你為什麼那麼討厭盛定啊。至於用我太推脫嗎?”司馬亮看向寶兒身後的果兒。

突然被提起,自知躲不過去的果兒,鑽了出來。

“姐夫,不能全怪我。我……”

“冇問你這個,老實說,為什麼不喜歡盛定。隻要說出理由,我不會逼你和他在一起的。”司馬亮打斷了果兒的辯解,轉移回了話題。

“這個啊,就是不喜歡了。哪有那麼多理由啊。”

聽到這種小孩子氣的回答,司馬亮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麼。他搖了搖頭,無奈看向寶兒。

“算了,我不管這檔子事了。你們看著辦吧。至於盛定那邊,我也會解釋。果兒你彆看我,這是你給我整出來的麻煩。我纔不幫你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