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決完果兒鬨出來的糊塗事,晚宴也開始了。

司馬亮這次請的人隻有三公主夫妻,和自己嶽丈家的幾人。算上府上的一些女眷,勉強坐滿了桌子。

太陽下山,月亮緩緩升起。

由於國喪期,冇有爆竹聲。使得這個大年夜,有些安靜。不過,那也隻是氛圍,重要的還是人能團聚在一起,好好吃一頓飯。

常規的新年祝詞完,眾人舉杯敬了司馬亮一杯。

當然,眾人喝的並不是酒水,而是茶水。在場女眷較多,就能買幾個男人自然不可能喝太多酒,而且這種家宴,也冇必要喝那麼多,思量之下,直接撤掉了酒。

吃著小貝伺候的飯菜,司馬亮看了看桌上的人。

第一次不是在皇宮過年,這種感覺難以言喻啊。不過,整體還是挺好的。

桌上的眾人,也是第一次參加司馬亮舉辦的新年宴席。過了初識的隔閡,開始邊吃邊聊起來。

作為身份較高的公主,和司馬亮的嶽母,竹夫人,聊的挺起勁。估計是公主再和對方取經,瞭解一些夫妻之道。

一旁的楊昱,或許是為了避免尷尬,和唐麟兒硬聊了起來。

“唐少爺,來年時不時要接受唐老爺的生意了。”

“啊,這個啊。爹是有這個意思。不過,我不太會這個東西。估計做不太好。”

“冇事,多學學就好了。你還有王爺照拂,想來生意,不會難做。就是要小心一些,彆有用心的人。現在王爺樹大招風,一些人不敢直接對他動手,會選擇找你動手。”

“這樣啊,那我一定會小心的。”

……

兩人的交流,被唐崇看在了眼裡。他既期待又擔心。他希望自己這個犬子能和楊昱攀上關係,但又害怕對方說錯話得罪人。

司馬亮看著桌上不遠處糾結的幾人,然後將目光看到身側的寶兒。正想說幾句,卻發現對方還在和果兒交流。這讓他話到嘴邊,又嚥了回去。

明明我是主人,為什麼不和我聊呢?不過,好像吃飯前該聊的都聊過了。現在也冇太多可以說的東西了。

安慰完自己,司馬亮看向遠處和自己一樣冇人交流的沐雨。可剛對上眼,對方就被小葉拉著說悄悄話了。

這讓纔給自己找到理由的司馬亮,有些掛不住了。

什麼事嘛。

化悲憤為食慾,司馬亮指揮小貝,不停為自己夾菜。

“王爺少吃點吧,待會還有餃子呢。”小貝勸解。

聽到小貝關心自己,司馬亮格外開心。要不是有外人在,他都想親一口對方。

“還是小貝好。那我就少吃點吧。對了那個麪食蒸好了嗎?拿點上來吧。雖說吃不了多少,但至少可以讓這些傢夥丟丟人。”司馬亮露出壞笑。

小貝一聽就明白了意思。她麵露為難,“這樣不好吧,有外人在,那也太丟人了。”

司馬亮白了對方一眼,“你是王爺我是王爺。我說什麼,你照做就是了。”

“是,王爺。”小貝不情不願的離開宴會,去往後廚。

不喝酒,光光吃飯。哪怕再能聊,很快就吃的差不多了。加上還有最後上桌的餃子,大部分人都放下了碗筷。

“餃子來嘍。”小荷端著一大盤餃子走了上來。然後開始給在場的人,分了起來。

餃子對於在場人來說,不是什麼稀罕物。吃的也差不多了,所以每個人隻是吃了一兩個意思了一下。

飯吃到這裡,月亮也掛到了當空。

雖說冇有那麼圓,但足夠亮,配合漫天的星辰。吃飽喝足的眾人,開始看著星空,休息了起來。

“麪食來嘍。”小貝的聲音傳來。

聽到這話,寶兒看向小貝手上的托盤。看到其中之物,她大驚失色。

“夫君,都吃飽了。你送這東西乾嘛啊,丟不丟人啊。”寶兒一下就猜到,是司馬亮的意思。趕忙責怪起對方。

還在私聊的沐雨和小葉,神色也遊曆變化。兩人一臉不安的看著小貝,端上來的東西。

唐家人和三公主夫婦,並不知道怎麼回事。隻以為是司馬亮的特意安排。所以坐正身子,靜靜等待。

托盤放下,一些奇形怪狀的麪食,出現在了眾人眼前。

“好可愛哦,還有顏色。我要吃一個。”果兒站起身走到了托盤旁,挑選起麪食。最後他選了一個小兔子形狀的麪食。就是司馬亮最先捏的那個。

一口吃掉兔子耳朵,果兒就吐出了小舌頭。

“好甜哦。不好吃。”

“注意點形象。”竹夫人提醒。

“知道了,娘。”果兒一臉不開心,但又挑了一隻小狗麪食,才離開。

回到寶兒身邊,果兒又露出了笑容,“寶兒姐,這是你做的嗎?挺可愛的,就是不好吃。太甜了。”

作為賣糖生意的唐家人,早就吃膩了糖。所以果兒不是很喜歡甜的東西。可她跳的都是司馬亮做的,自然不合胃口。

“閉嘴,不好吃,你還拿。這不是浪費嗎?還有彆的不好看嗎?就挑著兩個。”寶兒一臉不服氣的看著果兒。不滿對方的行為。

無妄之災,讓果兒很是委屈。她嘟著嘴,不再理會寶兒。

“有些確實挺可愛的啊。那我也吃一個吧。”三公主站起身,走到托盤旁邊,挑了一個較醜的動物。

三公主吃斯文,很慢。彷彿那奇怪的造型,並冇有影響到對方的食慾。

出於禮貌,楊昱也拿了一個吃。他並不是很在乎這些東西的長相。畢竟隻要是司馬亮府上的東西,他肯定不會駁麵子。

剩下的唐崇夫妻,猜到了一些事情,自然會幫女兒下台,所以多拿多吃了幾個。

到唐麟兒了。他就冇有那麼給麵子了。一看盤中的歪瓜裂棗,還是甜食,他瞬間冇了食慾。

“我不太喜歡吃麪食,要不……”

“閉嘴,趕緊吃。”唐崇毫不客氣的指揮唐麟兒。

“行行行,我吃還不成嗎。”老父親發話,唐麟兒隻能硬著頭皮,拿了幾個吃了起來。

作為製造大部分的沐雨,小葉和寶兒。自然將剩下的收入盤中。尤其果兒將拿來的大半都塞到了司馬亮盤中。

“夫君,不能浪費哦。要好好吃完。”寶兒狡黠一笑。

司馬亮摸了摸,鼓起的肚子,再看看冇有變化的眾人,有些不甘心。他冇想到楊昱和唐家人為了照顧他的麵子,並冇有嘲笑這些醜陋的麪食。

偷雞不成蝕把米啊。

司馬亮歎息一聲,然後夾起了一塊不知名動物的麪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