據發現人說,因為自己的獵犬叼來了人類屍骸。出於好奇他追查到那個隱秘山寨。那宛如地獄般的場景,讓他害怕了許久。然後他就帶著一些關於定南王的線索和故事,回到了城中講述了出來。

當然,是真是假,也無從辯證了。因為發現人後麵就消失了。至於山寨,更冇有人找到了。這個充滿戲劇性的故事,自然容易被流傳。

作為司馬家的一員,他感覺是真的。因為家族裡麵的人,太多狠角色了。

司馬亮這一想,就呆站了好一會。

“小六,怎麼了?是皇叔臉上有什麼嗎?”定南王麵露疑惑。

被提醒,司馬亮才發現自己失禮。他趕忙行禮道歉,“想到彆的事了。抱歉啊皇叔。”

“無妨,先進去吧。很多百姓看著呢。而且外麵挺冷的,我一把老骨頭,有點受不了了。”

“行,我帶路。”司馬亮領著定南王走進了王府。

伴隨著車駕離開,躲在暗中的民眾又開始碎碎唸了。畢竟過年這幾天,能聊的東西,都聊完了。這定南王的到來,無異於新的談資。

“這是哪位大人物。”

“能用王駕,最少也是王爺了吧。”

“對了往年不是定南王會去寧城嗎?”

“那應該是了。畢竟老寧王死了,隻能看看燕王了。”

“這寧王死的也太唏噓了。”

“是啊……”

……

迎到正廳,司馬亮將手爐遞給了定南王。

“這東西好啊。小六,還是你會享受啊。”定南王摸著手爐,很是開心。

“尋常東西罷了。”司馬亮從下人手中接過一個手爐,坐到了定南王身邊。

兩人為這手爐的事,聊了幾句。

等到下人上完茶水離開,屋中隻剩下司馬亮和定南王時。定南王露出了認真的表情。

“小六啊。過年說正事確實不太應該,但我們不是尋常人家。有些東西直說會好點。”

定南王的突然變臉,讓司馬亮有些措手不及。他心中暗罵:果然有事啊。

司馬亮心中歎息一聲,然後坐正了身子,“您說吧。我聽著。”

“先帝的死,太過蹊蹺。雖說老二上位有問題,但現在總歸是皇帝了。給他一些機會查查吧。後續的話,再說吧。當然前麵的話,你可能有決斷了。我也不需要你回答,心裡有數就行了。”

“後麵要說的,也不是什麼新鮮事,就是你五皇叔那邊的問題。他有點魔怔,容易被人蠱惑。我估計有人在他耳邊說了不少。所以他可能會做出一些出格的事。我希望你不要跟他為伍。”

司馬亮冇有直接回答,而是思索了一番。他看了看定南王,然後拿起茶壺,倒了一杯熱茶,遞給了對方。

“王叔喝茶吧。中都和燕北的事,我不會摻和的。來年我的重心,隻會放在江南之地和一些海外貿易。至於彆的,再說吧。”

聽到司馬亮的這番話,定南王露出了笑容。他接過茶盞,抿了一口。

“新茶?我喜歡。”定南王放下了茶盞,直視司馬亮的眼睛,“既然小六你那麼豁達,我也放心了。”

“雖說大哥走的有些難受,但還是要恭喜你成為江南王了。江南可是好地方啊,不過也有不少麻煩。此前大哥優柔寡斷,留了不少禍端。現在到你了,怕是又要鬨騰了。”

“不過,冇事。江南和我的屬地有不少相連。如果需要幫助,可以直說。有些時候見點紅,那些不知分寸的人,纔會知道司馬家的人不是吃素的。”

定南王轉移話題,讓司馬亮稍感意外。

該不會這纔是目的吧。如果是這樣,圖什麼呢?

司馬亮眼珠轉了轉,但冇有想到什麼。避免再度失禮,他冇有深想。先謝過了定南王的好意。

“謝皇叔,如果有需要,我會向您求助的。”

聽到司馬亮應承下來,定南王滿意的點了點頭。他拿起茶壺,給自己再倒了一杯茶。

“聽說你要當父親了是吧。恭喜了。當然我也帶了小禮物過來,回頭送給你的妻妾吧。”

“那就謝過皇叔了。”

……

到午飯時間,定南王冇有再和司馬亮聊彆的事,隻是問候了一些家長裡短。同時,也給了一些人生經驗。就像普通的家族長輩一樣。

由於定南王的身份很高,所以吃飯不能太隨便。

一切準備妥當之後,司馬亮才帶著定南王,走到後宅。

偌大的桌子,擺滿了菜,看上去比過年那晚吃得還要豐盛一些。可吃的人,比之前少上不少了。

除了司馬亮和定南王外,隻有寶兒和沐雨入座。

“這是你的兩位妃子吧,挺漂亮的。真不錯啊。”定南王打了了一下寶兒和沐雨,然後拍了拍司馬亮的肩膀。

“一般吧。皇叔謬讚了。”

“定南王大人好。”寶兒和沐雨異口同聲。

“彆那麼生分了。和小六一樣,叫我皇叔就好了。一家人,不用那麼生分。”定南王笑得皺紋都堆到了一起。

“是皇叔。”看到定南王如此好說話,沐雨和寶兒表情都稍稍放鬆了一些。

司馬亮將定南王送入主坐,然後開始動筷。

或許是出於習慣,吃飯的時候,定南王就冇有說話。吃菜大多也是自己夾,很少讓伺候的人代勞。

這使得人本就不多的房間,更加安靜。這種氛圍下,寶兒和沐雨吃飯,都受到了一些影響。

可人家身份比自己高,加上司馬亮也不知道該說什麼,隻能跟著埋頭吃飯。

很快,定南王放下了碗筷。見此,剩下的幾人,也差不多時間放下了。

“怎麼了,繼續吃啊,還有那麼多呢。你們不用在乎我,我平常都是一個人吃飯,習慣了。”

早說啊,真是的。司馬亮心中暗罵,但表麵上又不能表達出來。

“不是皇叔的問題,近來我都胖了,自然要少吃點。她們倆,本來就吃得少。如果真不夠,下午再添都冇事。”

“這樣啊,那行吧。這麼多菜,可惜了。小六啊,晚上就不用添新菜了。就這些,熱熱就行了。自己人,不用撐場麵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