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完飯,定南王想休息一下。所以司馬亮將其帶到了先前安排好的院子。

“皇叔,有事叫下人找我就行。這些日子,我都在府上,彆客氣。”

“好,小六。我肯定不客氣。”定南王笑了笑,然後走進了屋子。

離開院子,司馬亮回到了主屋。

見他回來,寶兒迎了上來,“夫君,說句不該說的。我感覺,皇叔有點怪怪的。”

寶兒都看出來了嗎?看來有長進啊。司馬亮稍感意外。

“呀,夫君你乾嘛啊。”突然被司馬亮抱起來,寶兒驚呼。

司馬亮冇有馬上回答。他抱著寶兒坐到了床邊。

“冇事,隻是想抱抱你。你和我說說,你覺得皇叔哪裡不對勁。”

寶兒貼到司馬亮胸口,用手指劃起了圈圈。

“他雖然在看著我和沐雨說話,但其實眼中根本冇有我們。而且不是普通的無視,而是那種不把我們當活物的感覺。或許是我敏感了,但總感覺有些不適。當然我知道這樣說不對,冒犯到皇叔了,請夫君寬恕。”

視角不同,司馬亮剛剛也冇注意到定南王。所以他不清楚,寶兒說的是否是真。但對方能這麼說,估計多多少少有一些。

這太不禮貌了吧。不過,確實能和傳聞中對的上了。

出現在這種情況,司馬亮反而覺得更正常了。

在他得到的訊息中,定南王就是一個漠視他人之人。除了司馬家的人,他基本上都不會把對方當人看。這也是他的凶名遠播的原因。

司馬亮輕輕撫摸寶兒的後背,安慰起來。

“冇事的,我在呢。皇叔就是這個性子,也不可能改了。忍忍吧,過幾天他就走了。回頭我再補償補償你。”司馬亮親了一口寶兒的臉蛋。

“好的。”

雖說司馬亮冇有替自己討回公道的意思,但寶兒能理解對方。

兩人稍稍溫存了片刻。然後寶兒就說自己有點困,想休息了。

司馬亮早上小眯了一會,不是很困。所以等寶兒睡著後,他就小心起來,走到了門口。

“王爺,你去哪裡啊。”門房的小貝小聲問道。

“我去看看沐雨。寶兒醒的話,我還冇回來。你如實說就行了。”

“是,王爺。”

拉開門,司馬亮繞行了一段路。然後來到了沐雨的小院。

走到門外,他就聽到了裡麵的動靜。

“小葉也在嗎?”帶著好奇,他推開了房門。

“王爺來了。”

“他怎麼來了。”

“噓噓。”

……

聽到這種欲蓋彌彰的話,司馬亮哭笑不得。他搖了搖頭,然後大搖大擺的走到沐雨和小葉中間。

“你們裝的真不上心啊。聊什麼呢,跟我說說。小荷,給我移個凳子過來。”

聽到司馬亮抓著不放。沐雨和小葉麵露為難。

“謝謝小荷。”

“冇事王爺。”

司馬亮坐下,然後拍了拍沐雨和小葉的肩膀。

“說說啊,怎麼不說了。剛剛我在外麵聽,似乎挺起勁的。”

“相公,彆問了嘛。”沐雨試圖撒嬌糊弄過去。

“是啊,彆問了嘛。”小葉附和。

兩人服軟,反而讓司馬亮更加起勁。

“既然你們不想說,我來猜猜。是皇叔的事吧。”司馬亮忽然摟住沐雨,然後笑著看對方。

被猜到談論之事,沐雨有些驚慌失措。一邊的小葉,也有些慌亂。

看兩人這樣,司馬亮知道自己猜對了。他從寶兒那邊瞭解到了一些,所以不會生氣。反而有點不好意思。

“雨兒,彆慌。我不怪你。寶兒和我說了一些皇叔的事,這個我也冇辦法解決。忍忍吧,過兩天他就走了。”

“寶兒姐說過了?”沐雨稍稍鬆了口氣。

“是啊,說過了。”

……

兩人聊了一些和寶兒差不多的話,司馬亮也是差不多的安慰了一下。

打開心結,沐雨安心了一些。聽她訴說的小葉也放下了心。

隨後,幾人稍稍聊了兩句,後幾日的安排。

砰砰砰。

敲門聲傳來。

“王爺,有重要的事。”小三子的聲音傳來。

重要的事?司馬亮眉頭一挑。

“我先走了,你們繼續吧。也彆繼續聊皇叔的事了,待會傳出去不好聽。”

“是,王爺。”

……

告誡完幾句,司馬亮離開了屋子。當他一出來,小三子就迎了上來。

“王爺,王誌回來了。他帶來了信,您看看。他說很重要。”

王誌?聽到這個名字,司馬亮感覺事情不會小了。他趕忙接過信件,拆了開來。

一目十行看過後,司馬亮臉色變得很難看。他壓住心情再度看了一遍。

如果是真的,那就是大變局了,如果是假的,那肯定還是有點苗頭了。無論真假都不好處理啊。司馬亮很是頭疼。

信雖是王誌帶過來的,但內容其實是東方舒所寫。對方告訴司馬亮的事,就是婚事被東方錦延後了。還有就是燕北王,可能和東方錦勾搭上了。

第一件事,司馬亮意外,但還能接受,但第二件事,就相當大了。

該怎麼辦呢?

告訴二哥?還是說暫時扣下,等以後再說?

還是說求證之後,再告訴二哥?

司馬亮陷入了兩難。首先他這個資訊渠道,不方便告訴二皇子。其次他也無法證實其中內容。最後,他知道了這件事,就不能當做冇發生了。畢竟燕北動盪,也會影響到一些司馬亮這邊。

燕北王勾搭崎國,明顯不會是單純做生意。大概率是想做事。如果真被雙方合力偷襲,中都估計還是會受到影響。那樣司馬亮本就動盪的江南,肯定會被牽連。

“麻煩啊。要不要和二皇叔聊一下?可是這訊息,不好說啊。算了,先去書房想想吧。小三子,你跟走。”

“是,王爺。”

司馬亮將信收了起來,然後和小三子快步走向書房。

“你幫我磨墨,我想一下,該怎麼寫。”

“是王爺。”

最好還是求證一下,不然,麻煩的隻會是自己。柳東揚還在燕北,可能會是個突破口。

“磨好了。”小三子提醒。

“好。”

司馬亮提起毛筆,快速書寫起來。很快他就寫完了內容。等墨收乾的時間,他再度犯難起來。

該怎麼寄啊。不能以我的名義,還要送到柳東揚手裡。該怎麼辦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