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不其然,小二口中的定南王,基本冇有好話。

殘暴無情,喜怒無常,獨斷專行,甚至還有老糊塗這種評價。

哪怕說了那麼多壞話,定南王麵色依舊不改,甚至還補充詢問了幾句。彷彿說的人,根本不是自己。

麵對這種情況,司馬亮哭笑不得。若是定南王不在身邊,他估計都要笑出來了。

真有意思啊。不知道皇叔現在這麼想的。應該有點生氣吧。

司馬亮剝了點花生送到了嘴中,繼續聽定南王滔滔不絕。

“傳言定南王,除了王妃外,還有不少風流韻事。據說時常和山民少女,那個……”

聽到這個傳言,定南王繃不住了。他砸吧了一下嘴巴,不停眨眼睛。看樣子在想,為什麼會有這種奇怪的傳言。

最終他憋不住了,問了出來。

“前麵的還算靠譜。這個山民少女也太怪了吧。到底是哪裡傳出來的。要我知道,定南王可是不好女色的。彆說山民少女了,哪怕國色天香的氣質美人。對方也不會在意吧。”

聽到定南王反駁,司馬亮暗暗發笑:有意思了。

估計說得太起勁,小二有點放肆。他坐到了定南王身旁的長凳上。

“皇家的事,我不太確認。但小人相信一件事,無風不起浪,估計是有點吧。至於資訊最早的來源,我也不清楚。因為這種差不多的,聽到不少。畢竟這種事,傳播的比較多。”

顯然這種回答,並不能讓定南王滿意。他宛如吃了怪東西,很是難受。原本出遊的好心情,蕩然無存。

“這種謠傳雖說不觸犯律法,但也太過分了吧。一點可信度都冇有。算了,就當玩笑聽過吧。”定南王喝下涼掉的茶水,緩了緩。

“走吧,賢侄。休息的差不多了。”定南王恢複了平淡的表情。

看來還是往心裡去了。這也難怪啊,估計真是無中生有的事。司馬亮暗笑一聲,然後點了點頭。

“行吧,那我們繼續吧。”

司馬亮拿出一些銀錢遞給了小二。

當兩人準備離開時,小二卻再度發問。

“有點冒犯了。這位爺,我剛纔講那麼多,您可滿意?這打賞?”

看到這種架勢,司馬亮再也憋不住了,露出了笑容。

定南王則是哭笑不得,然後摸了摸口袋。

“我冇帶錢。賢侄你幫我打賞吧。”說完這些,定南王頭也不回的上了馬車。

司馬亮搖了搖頭,隨後從口袋中,掏出碎銀遞給了對方。

“下次,說話收斂一些。這種皇家之事,要是被有心人聽到了,可能引來禍端。”司馬亮提醒了小二幾句。

“知道了爺,以後肯定不會亂講了。”收到賞錢,小二很是開心。但應承還是有些敷衍,估計以後還是會胡亂講話。

司馬亮再度回到車內,氣氛有了微妙變化。

“現在民間訊息還挺靈通。那小二說的大部分,確實差不多,但有些真假你也能辨彆,我就不多說了。”

“民間就這樣。有些東西三人成虎,習慣就好。我肯定不會在意的。”司馬亮很想笑,但還是忍下笑意,安慰了一下定南王。

駕。

馬車再次行駛,車窗再度被打開。

穿過雁鳴灘小鎮,來到碼頭岸邊。

“停下吧。我想看看船和海。”望著碼頭中的船隻,定南王露出了嚮往的目光。

“行吧。”

馬車停下,司馬亮和定南王下了馬車。

冇有太多遮蔽,寒風迎麵吹來。司馬亮瑟縮了一些身子。

“皇叔,會不會太冷了。”

“小六啊,你有點虛了啊。少近點女色吧。”定南王嘲笑了一下司馬亮,然後往碼頭遠處走去。

司馬亮被嘲諷,有些尷尬。心想:我隻是有點冷,又不是怕冷。

“皇叔慢點,等等我。”見定南王越走越遠,司馬亮趕忙追了上去。

踩著碼頭的木板,兩人來到了儘頭。隨之風也更大了。

司馬亮被凍得發抖。而定南王則是張開手臂,麵對大海。

“知道嗎小六。自打儲位被你父皇搶走。我就有了一個新的夢,那就是揚帆遠航,看看那天邊到底有什麼。”

“挺好的啊。要是皇叔走,我可以提供船。”司馬亮半開玩笑的說。

定南王笑了笑,冇有回答。他看著略顯灰暗的海麵許久,才轉頭看向司馬亮。

“冇機會了,我老了。而且我的身份,和屬地的事,也不可能讓我遠航了。不過這樣也好。有個夢,總是美好的。”

有個夢嗎?我的夢是什麼呢?

榮華富貴?混吃等死?還是說權勢滔天?似乎都成真了,那我真正的夢,是什麼呢?

司馬亮陷入了沉思,他從未想過太遠的東西。基本都是想些自己能做到的事。

“皇叔不愧是皇叔,就是活的明白啊。聽你這麼一說,我也該早點安排以後的事了。要不然等老了,很多事都做不了了。”

定南王拍了拍司馬亮的肩膀,“慢慢來,經曆多了,就會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。”

“會的。”

司馬亮和定南王站在碼頭上,吹了一會風。然後折返回了馬車。

接下來,兩人沿海做了許久的馬車,但冇有再下過車。

天色漸暗,司馬亮看了一下即將落下的太陽。

“皇叔,天色晚了,回去吧。”

定南王看了看即將落山的太陽,然後看向年輕的司馬亮。隨後,他歎息一聲。

“是啊,該回去了。年紀大了,都冇怎麼下馬車,都感覺累了。”

“皇叔還硬朗,彆說喪氣話了。”

定南王笑而不語。

繞了一大圈,再度回到王府,天色已經黑了。

由於定南王的要求,晚餐隻是熱了一些中午的剩菜,所以不用等太久。

飯桌上,定南王一如既往的沉默。而且吃飯的速度,比中午還快上不少。很快,他就放下了碗筷。

“小六啊,我吃飽了。我先下去休息了。你的話,慢慢吃吧。今天我玩的很開心,希望接下來的幾天還能這樣吧。”

“好,皇叔。”

定南王快步離開。寶兒和沐雨,雙雙鬆了口氣。

司馬亮歎息一聲,然後繼續吃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