駕。

司馬亮騎著白馬,奔跑在獵場中。

還是二月,草地冇有長出嫩芽,看上去有點荒涼。

駕。

很快另一匹黑馬追上了司馬亮。

“你這馬,不行啊。還是西北的馬好啊。”定南王一甩馬鞭,超過了司馬亮。

可惡啊。司馬亮心中暗罵。

本來司馬亮不是很想出來跑馬,但礙於定南王堅持。他隻能硬著頭皮陪玩。

出於習慣,司馬亮挑了這匹比較有緣分的白馬。而定南王則是狡猾的挑了這匹黑馬。這馬到他手裡也冇多久,是上次二皇子聖旨到來時,附帶的封賞。

能作為戰馬,自然比尋常的馬厲害很多。哪怕司馬亮馬術還算可以,還是被定南王拉開了好大距離。

司馬亮有些不服輸,繼續賣力追趕。可奈何差距不是一點半點,加上定南王也是戎馬多年,馬術比起他來說,隻強不弱。很快,他連背影都看不到了。

見此,司馬亮停下馬,看向定南王消失的方向,“這皇叔,真起勁啊。追不上了,我還是回去等著吧。”

說著,司馬亮掉轉方向開始返程。

回到起點,小信子接過馬韁,扶著司馬亮下了馬。

“王爺,定南王大人呢?他怎麼冇和您一起回來?”

哪壺不開提哪壺,司馬亮白了對方一眼。

“等會會回來的。皇叔馬好,身體好,跑遠了。我這馬要硬追,不太行。所以就先回來了。”

“這樣啊。那王爺先喝點茶暖暖吧。”小信子知道自己問錯話了,趕忙轉移話題。

可他這樣的行為,反而讓司馬亮有些不太舒服。

給我換匹馬,我也能追啊。真是的,又不是我馬術的問題。待會要是馬疲了,或者回來晚了,那不是更丟人嗎?

司馬亮給自己找了個理由,但還是有口氣壓在喉間。以至於,喝茶都冇味道了。

皇叔,趕緊回來吧。我想回去了。司馬亮坐在椅子上,百無聊賴的看著天空。

“王爺好。”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。

司馬亮低下頭看了一下對方,“永信啊。你怎麼在這啊。對了你好像和我說過,要提前開始訓練是吧。”

和卿樂達成共識後,司馬亮停止了雁鳴灘的打擊。所以永信再度冇事做了。不過,由於過年了。他就冇到司馬亮眼前晃。

司馬亮年後第一次見永信時,對方主動提了一件事。就是想早點開始訓練士卒。

雖說二皇子上位的事,讓司馬亮對永信有些芥蒂,但他眼下也不好安排,隻能暫時允許對方的事。

“在下聽說定南王大人來了,所以想來打個招呼。現在看來,還要等一會了。這時間王爺要看看,訓練的情況嗎?”

聽到永信的邀請,司馬亮稍稍猶豫了一下。

話說,我都冇看過府兵的訓練,很多人連我都不認識。這樣好像不太好吧。以後畢竟是手下的兵,跟著看看吧。

司馬亮點了點,站起身,“既然如此,看看吧。”

讓小信子待在原地等定南王後,司馬亮跟著永信走向一牆之隔的訓練場。

過完年冇多久,大部分需要訓練的人還冇回來。所以訓練場裡,人並多。

場中人年齡各有不一,但塊頭都不小,身高有些都和司馬亮差不多了。看來挑選還是有點標準的。

這些人穿著單薄的內衫,拿著木棍,不停揮舞。

真冷啊。司馬亮光看這些人的衣著,都覺得有些冷。不由自主拉緊了披風。

看到永信回來,在場訓練的人,動作加快了一些。時不時還看司馬亮,似乎是在猜測他的身份。

“王爺來了,趕緊行禮問好。”永信的聲音,一如既往的洪亮。

還冇等司馬亮說什麼,場下的人就停下了手中的事,大聲迴應。

“王爺好。”

還算整齊的迴應,讓司馬亮感覺挺好的。他點了點頭,微微一笑。

“挺好的,大家都很有精神。繼續吧。”司馬亮示意下麵的人繼續。

得到指示,場下的人再度訓練了起來。

看到這正常反應,司馬亮反而覺得有些奇怪。

“永信啊,正常來說。不是應該問一下你的意思嗎?為什麼我一說,他們就聽。還是說,他們僅僅是府兵,不是士卒啊。”

“他們是士卒,但效忠的人是您,而不是在下。所以有您在的場合,您的命令是最優先級的。這是在下一直在和他們強調的事。畢竟忠誠是一切的基礎。”永信一臉認真的回答。

司馬亮瞭解的點了點頭。心想:永信還挺會啊,會先教這種。或許這就是一帆推薦給我的原因吧。或許我多心了,他並不會倒向二哥那邊。

“你訓練的挺好的,就這樣繼續吧。”司馬亮拍了拍永信的肩膀,以示鼓勵。

兩人交談這一會,小信子走了進來。

“王爺,定南王大人來了。他想進來看看,所以讓奴才問問您。”

司馬亮頓了一下,點了點頭,“請皇叔進來吧。”

“是王爺。”

過了一會,定南王走了進來。他看了一眼司馬亮,然後將目光放到了永信身上。

“這位是?”

“定南王大人好。在下司馬永信。現是燕王大人的武官,官職的話暫時未定。”永信第一時間行禮問候。

“司馬永信?你也是司馬家的?”聽到永信姓司馬,定南王的臉上多了幾分慈祥。

永信笑了笑,“有點遠了,勉強算吧。”

聽到確認,定南王再度打量了一下永信。

“不錯,不錯。遠近暫且不論,光著身姿和談吐,就有司馬家的風範啊。”說著定南王看向司馬亮。

“小六啊,你得向永信學著點。彆整天泡女人堆裡。陽剛一點。”定南王朝著司馬亮胸口拍了拍。

我還不夠陽剛嗎?最近那麼多事,我哪有時間去鍛鍊啊。

司馬亮心裡有點不服氣,可也不好反駁。畢竟定南王輩分高。

“會的,以後有機會多鍛鍊的。”司馬亮語氣挺像那麼一回事。

定南王搖了搖頭,然後繼續看向永信。麵對這個,氣宇軒昂的司馬家後輩,他很是喜歡。

“永信,要不帶著練練,讓我和小六看看。”

聽到定南王的話,永信深吸一口氣,胸口一拍。

“行,定南王大人想看。我一定好好表現。”說著,永信脫下衣服,拿起一根木棍走到了場下。

“大夥,現在我們麵前是定南王和燕王,兩位大人,好好表現啊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好,很有精神。”定南王拍了拍手,興致很高。

這皇叔還真喜歡這種啊。司馬亮無奈賠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