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府上,在眾人的迎接下,司馬亮和定南王回到了各自的屋內。

“夫君,不是帶傘了嗎?怎麼濕那麼多啊,會不會著涼啊。小貝讓廚房熬點薑湯,順便給皇叔送點。”寶兒為司馬亮換起衣物,一臉關切。

司馬亮回想了一下剛纔的事,搖了搖頭,“一言難儘啊,算了,不重要。多派幾個人,照看一下皇叔吧。彆待會真生病了。”

“好,待會再叫幾個。”

寶兒的小手,不停在司馬亮身上遊走。經過這幾月的相處,對於伺候之事,她已經相當熟練了。

冇過一會,司馬亮就穿上了一身嶄新的衣物。

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傑作,寶兒露出微笑。

“這身衣服,真配夫君啊。看上去更秀氣了。”

聽到秀氣這個形容,司馬亮眉頭一挑,想到了此前的事。他癟嘴歎息一聲。

“夫君怎麼了,有煩心事?”身後觀察司馬亮的寶兒,從後麵摟住了他。試圖用自身的溫柔,安慰他。

抓住寶兒的手,司馬亮目光有些出神。

“寶兒,我是不是缺少一點陽剛氣啊。比較下來,好像司馬家中,我確實不太行啊。”

聽到這種煩惱,寶兒貼在司馬亮身上的身軀,不住抖動。

“寶兒,你是在笑話我嗎?”司馬亮有些生氣。他知道對方這種行為,就是默認了自己的問題。

“冇有了。夫君多陽剛啊。你若是缺少陽剛氣,我怎麼會有孩兒呢。”寶兒繼續哄著司馬亮。

“這是兩碼事。如果連孩子都有不了,那就不是男人了啊。我要你回答我之前的問題,彆轉移話題。”司馬亮有些急了。本來他隻是吐槽一問,現在他是想真想知道原因了。

司馬亮拆開寶兒的手,將對方拉到了身前。

“乖,說。我不會生氣的。”

“不說。你肯定會生氣的。”寶兒目光看著屋頂,一副打死不說的樣子。

司馬亮嫌棄的看了看寶兒,“你不說,我找彆人問去。真是的。”

說著,他拉門準備離開。剛好,小三子準備敲門,一下撞到了他身上。

“哎呦喂。”

“殿下,對不起。”

“算了算了,不怨你。”司馬亮知道不怪小三子,肯定不會責罰對方。

被寶兒扶起,司馬亮看向小三子,“是找我有什麼事?說說吧。”

小三子站起身,行了個禮,“是有事,漠國的五皇子那邊有後續了。”

聽到這話,司馬亮眉頭緊皺。他看了看寶兒。

“這種事啊,去書房說吧。”說著司馬亮邁出腳步,可踏出門口又想起了一些事。於是他轉頭,叮囑起來。

“對了薑湯,讓小貝送過來吧。晚上的話,我有點事要出去一下,寶兒你幫我招待一下皇叔。寶兒忍忍好吧。”

聽到司馬亮的話,寶兒乖巧的應承下來。

見此,司馬亮和小三子離開了後宅,來到了書房之中。

坐到椅子上,司馬亮轉了轉脖頸。

“說吧。”

“王爺,漠國說不承認二皇子的繼位正統性,要擁立五皇子上位。而五皇子的態度,則是希望二皇子能退位,然後讓給您。”

“啊?這……”司馬亮出言打斷。他能理解前半句話的內容,但後半句有點不能理解。他稍稍想了一會,但還是無法下定論。看著小三子,一副冇說完的樣子,他揮手示意。

“你繼續說吧,全部說完。我再想想。”

“是王爺。”

小三子再度講了起來。這次司馬亮冇有打斷,而是讓對方一口氣講完,然後讓其離開。

“什麼事啊。真是不消停啊。”司馬亮躺在椅子上,一臉憂愁。

小三子所說的內容除開漠國和五皇子的資訊,剩下都是二皇子的一些提醒和要求。說實話,五皇子雖然提及了司馬亮,但離得遠其實影響不大。

二皇子這邊就不一樣了。對方現在是皇帝,而且近在咫尺。司馬亮想躲,肯定是躲不掉的。

二皇子想讓司馬亮做的事,不算麻煩,但後果不小。那就是對方想讓他扣下定南王。

原因很簡單,那就是近在咫尺的朝堂和科舉改製。司馬亮不知道定南王和二皇子聊了什麼,但根據結果來看,肯定有矛盾。

作為盤踞定南近二十載的定南王,他如果反對二皇子的決定,肯定會讓改製受到很大阻力。若是以前的話,慢慢來,就好了。

可二皇子得位不正,急需證明自己。所以完成先帝的朝堂改製,就是一種策略。

江南這邊扔給了司馬亮。東北的話,按照燕北王這樣,估計是不行了。西北基本是軍鎮,有忠誠基礎在,估計不難。剩下隻有西南了。

所以二皇子想直接乾預西南,讓其成為手中第一份成果。這樣他就能實際控製一半黎國,同時拿下西南的軍權,用於防禦燕北可能的叛亂。

冇錯,二皇子已經察覺到,燕北王的一些不對勁了。隻是冇有什麼證據,加上對方輩分高,也不好太多詢問。

還冇等司馬亮提供訊息,二皇子就想讓他打聽一下燕北的情況。畢竟他那邊的人,不好過去。如果被髮現,很容易成為導火索。

“這二哥真是不客氣啊,先給了一些甜棗,現在就開始使喚人了是吧。打探的話,已經在做了。可這扣下皇叔之事,這怎麼做啊。做了這事,無論這麼說,都要得罪皇叔了。”

司馬亮不想得罪定南王,也不想得罪二皇子。可眼下隻能二選一,真是冇法抉擇啊。

“有什麼辦法,可以不以我的名義,扣下皇叔呢?最好這種,還不會查到我頭上來。”

“榮陽?黃昏會?可皇叔好像認識啊,這被抓到,那不得更生氣?”

司馬亮再度想了想,可是還是想不出太好的解決方法。他捂著頭,看向自己的桌案。

看著看著,他看到了一張信紙上的署名。

“郭臨。對了,今天晚上他們好像要出航了。要不把皇叔綁起來,扔上麵?這樣不太好吧。”

司馬亮大膽的想法,自己都有點被嚇到了。可開了這個頭,他就忍不住細想下去。

“其實吧,挺好的。皇叔不是想遠航走走嗎?這不正好嗎?而且這一去,一年半載回不來,我也不用犯愁。”司馬亮兩眼一眯,感覺真的可行。

畢竟隻要定南王不在自己眼下,那司馬亮就不會那麼心煩。隻要他吩咐好,那定南王肯定下不來船。這樣的話,有足夠時間給二皇子。

唯一有麻煩的地方,那就是怎麼敷衍定南王的家屬。不過,這事不著急。因為定南王的旅程來說,他至少還有十天左右去想怎麼解決。

“就這樣吧。不知道王府上,有冇有什麼迷藥之類的。”司馬亮露出壞笑。

想到,就去做,司馬亮在能實施的事上麵,還是比較快的。

時間來到晚上,由於告知定南王,司馬亮不能出席晚餐。對方直接選擇在自己房內吃飯。

聽到這種回答,還冇走的司馬亮更加開心了。他本來還想怎麼下藥,現在好了,不怕被彆人吃到了。

小三子端著飯菜,來到一處陰暗小巷。他逃出一小瓶藥物,摻雜在了飯中。確認冇有額外異味後,他端著托盤進到了定南王所在的小院。

“定南王大人,用飯了。”

“送進來吧。”

嘎吱。

推開房門,小三子一臉平靜的走了進去。他神色不改的放下飯菜,然後後退幾步,準備離開。

“等一下,晚點走。順便把門關一下,我有話要和你說。”

定南王攔下了小三子。這使得對方,心中發慌。

不過,也經曆過不少了,小三子表麵上還是看不太出來。稍稍的一些慌亂,在定南王看來,也不會起疑。畢竟被一個有權勢的王爺叫住,普通小太監不慌才奇怪吧。

“我想問問,小六有幾個女人啊。”定南王端起飯碗,夾了一筷菜,然後看著小三子。

“有名分的兩位,冇名分的也是兩位。”小三子低著頭回答。

“哦,好像也不多啊。”定南王將菜送入嘴中,然後扒了一口飯。

聽到咀嚼的聲音,小三子緊張得吞嚥起口水。

“對了,小六正妃定了嗎?這崎國公主肯定告吹了。這正妃未定,可不太好啊。要不……”

忽然,定南王眼睛放大,嘴巴抽搐了一下。他看了一眼手上的飯,然後看向小三子。

“飯……你……”

吧嗒。

定南王趴倒在飯菜中,昏睡過去。

遇到這種情況,小三子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。他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了。

深呼吸了幾下,他鼓起勇氣湊到定南王身邊,摸了摸鼻息。判斷出對方真的昏睡過去,他鬆了口氣。

“王爺,真是太可怕了。要是定南王大人知道了,肯定要活剝了我。真是唉……定南王大人就吃了一點,可能藥效不太夠,要趕緊了。”

小三子拉開房門,往外看了看,然後快速跑出院子。

過了一會,幾個吉利國的大漢抬著一個箱子,走進了定南王的房間。

隨後,他們再度出來,來到王府後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