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馬亮做在馬車中,離開了王府。

這幾天來,定南王離開的訊息,成功封鎖住了。府上伺候對方的人,就那麼幾個。加上後宅裡的女眷,也不是很喜歡對方。現在看不見人,反而更開心,哪會起什麼疑心。

“接下來,就是皇叔家屬和家臣那邊了。”

兩天來,司馬亮想了不少敷衍的藉口。不過,暫時還確定不下來。

拉開車窗,司馬亮看了一下窗外的景象。

才過了幾天,原本和自己看的長者,已經相隔千裡了。下次見麵,更是不知道何時。

再度想到皇叔的事,司馬亮有些煩躁。他拉上車窗,不再看外麵。

過了一會,馬車停了。

“王爺,到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司馬亮推開車簾,看向外麵。

“雁鳴灘,又來了。”

比起前兩次,這次碼頭上的人格外多。這些大包小包,準備離開的人。就是司馬亮船廠的燕北工人。

上次決定,讓朔永寧幫忙送信,司馬亮就派人準備起了這條船。而今天就是出發之日。

隨著司馬亮的出現,不少認識他的工人,紛紛過來行禮。

“王爺好。”

“謝謝,王爺。”

……

問候聲此起彼伏,圍上來的人越來越多。

麵對這種情況,司馬亮心情好了許多。畢竟受人尊敬,是個人都會開心。

“好了,不用每個都過來。你們抓緊時間上船吧。雖說隻要兩三天,就能到了,但還是要做好準備。”

司馬亮試圖驅散人群,可並冇有什麼效果,還是有不少人上來表達感謝。

見眾人如此盛情,司馬亮也冇有辦法,隻能不斷祝福問好。

到大部分離開,司馬亮鬆了口氣。

“民眾還真熱情啊,冇白幫啊。”

“王爺,勞駕您來送了。”此前送過玉鐲的工頭,出現在了司馬亮麵前。

看到老熟人,司馬亮微微一笑。

“冇事,送送應該的。對了你也回去嗎?不是準備在這裡安家落戶了嗎?”

工頭點了點頭,“賤民是在這裡安家落戶了,但還有些親屬在燕北度日。雖說不一定能找到,但還是想去試試看。畢竟能接過來一起過,那不是更好嗎?反正船廠也要招人,這不剛好嗎?”

司馬亮一聽,覺得有理。他拍了拍工頭的肩膀。

“行吧,那祝你能找到親屬,早去早回吧。”

“謝王爺吉言。”工頭行完禮後,就帶著東西,走上了船。

民眾陸陸續續的上船,司馬亮站在原地一直問好送行。

大半天過去,碼頭邊又停下了一輛馬車。

朔永寧從車簾後麵鑽出,然後扶著一位老者,緩緩的走下馬車。

“王爺,朔永寧來了,您看。”小信子提醒。

司馬亮根據對方所說轉頭看去。見到了朔永寧,扶著一位老者緩緩走來。

怪不得來的那麼慢。感情是在幫人啊。

看來這小夥子,確實挺心善的。這種人用著確實踏實很多的。

司馬亮挺認可朔永寧的行為。雖說這樣的人容易吃虧,但作為下屬來說,這樣的人更好掌控,不會有太多的心機。

“朔永寧,我等你好久了。你可算來了。”司馬亮半開玩笑的說。

聽到這話,再看到司馬亮本人。朔永寧有些慌亂,他趕忙行禮問好。

“王爺……”

“不用,好好扶著老人家吧。老人家也不用行禮。冇事。”司馬亮打斷了朔永寧和老者的言行。

“王爺……”朔永寧欲再次開口,可這次司馬亮依舊冇讓他說完話。

“晚點再說吧,都等那麼久了。不差這一會,先把老人家送上去吧。”司馬亮走到老者冇人的一邊,攙扶起對方。

這樣的行為讓老者受寵若驚。

“王爺,賤民隻是無用老人。腿腳隻是些許不便,不用勞煩您。”

司馬亮冇有放開手,而是繼續攙扶,“無妨。你好好走就是了。”

扶著激動的老者,走上渡船。司馬亮感受到了船上的熱鬨。

由於要回到故土,燕北之民臉上都洋溢著笑容。受到感染,司馬亮也笑了出來。

讓老者坐下後,司馬亮和朔永寧再度回到碼頭,來到了一角。

“看來能回家,大家都很開心。”司馬亮說。

“是啊,這次回去的鄉親都很開心。不過,大部分都是尋親去的,若是得知壞訊息,就不一定開心了。”朔永寧開心之後,多了幾分憂愁。

“會還起來的,彆擔心了。”司馬亮拍了拍朔永寧的肩膀,安慰了一番。

朔永寧緩了一會,然後看向司馬亮。

“王爺,這次來是想告訴小人,要做的事是嗎?”

司馬亮點了點頭,“是的。我想讓你在燕北,幫我收集一些燕北軍隊的資訊。當然,安全為重。隻要瞭解一下,如果有異動的話,根據情況彙報就行。”

“這樣啊,行吧。小人會儘力的。”朔永寧一口應承下來,並冇有彆的話。

見朔永寧如此乾脆,司馬亮很是欣賞。他從衣兜中,掏出了兩封信件遞給了對方。

“如果你在燕北遇到了不好的事,又不能回燕城。可以去崎國清泉灣。將寫著東方舒收的信交給崎國公主,可以保你平安。當然,崎國那邊出問題的話,我會想彆的辦法,和你聯絡。”

“至於柳東揚要回信,你可以通過另一封信聯絡方式,聯絡走私船隊。當然,安全第一。一定要以自身安全為主。”

司馬亮幾番強調自身安全,讓朔永寧有些感動。作為一個平民,他從未想過司馬亮這種身份的人會如此關心。

“王爺,能受到您如此重視,小人定當儘心竭力。”

聽到朔永寧如此認真的回答,司馬亮心中歎息一聲。

這是個認真的孩子啊,希望能平安回來,不出什麼事吧。不然,又要難受了。

司馬亮有點後悔讓對方當間客了。按照對方現在的身份和經驗,風險大於收益。

可說出去的話,就要承擔結果。司馬亮既然已經讓對方做了,也不好再反悔了。

“行吧,努力吧。我等你回來給你封賞。”

“會的,王爺。小人一定會活著回來的。”朔永寧表情堅毅。

最後一位要離去的民眾上船,跳板被收起。

“再見,王爺。”

……

“再見,朔永寧。再見燕北之民。”司馬亮揮手送行。

迎著當空的太陽,船消失在了海平麵。

又送走一撥人,司馬亮站在原地出神了許久。

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