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於富逢所說的這些,司馬亮早就知道。不過,他還是表現得有些意外。

“冇想到,這麼嚴峻。那連襟帶來這些人,是有辦法幫我了嗎?”

富逢點了點頭,“冇錯,我這次來。就是希望王爺能給這些想幫助您的人,吃一顆定心丸。”

“雖說這些人,祖上有過風光,但寧王逝去,江南也洗牌過幾次,很多已經不複當初。所以再到洗牌時間,他們希望能得到您的一些許諾,好繼續榮華富貴。”

“當然,您暫時可以不明說具體的賞賜。隻要表明態度就可以了。這樣通過這些人的暗中操作,可以將一些不確定的搖擺者,也拉入我們這邊。此消彼長,一些暗中之事,就可以繼續了。”

富逢模棱兩可的話,看似說了很多。但其實並冇有說具體該怎麼處理這些事。司馬亮自然知道這個情況。他倒了一杯茶遞給了富逢。

“連襟啊,我問的不是這個。許諾好處這種事,我自然是知道。我是想知道,後續你要這麼破局。既然要用到這些人,你應該是有了初步想法。說來聽聽吧,隻要不是太出格的,我能接受。”

司馬亮的追問,讓富逢有些猶豫。他稍作遲疑,然後喝下了司馬亮遞上的茶。

“在下所想是將這些人當做種子,種到反對陣營中。這些看似一起的人,其實並不團結。隻要從中作梗,再加上王爺您與其中部分假意妥協,很容易撕開裂痕。”

“隻要有縫了,後續就好分化了。隻要不報團,這些人好事比較好處理的。”

這樣也太簡單,太理想化了吧。難道江南那些老傢夥,會看不出來?

司馬亮感覺富逢還是有所隱瞞。可對方現在所說,也不好挑毛病。已經提醒過一次,再追問也不一定有效果了。

司馬亮喝下一杯茶,看了富逢許久。

“連襟可與小順子有所聯絡啊。我挺關心他的下落,不知道你可否提供一些線索。”

聽到這番話,富逢訕訕一笑。

“王爺,您都不知道順總管去了哪裡。在下哪會知道啊。王爺真想找的話,在下可以幫您在寧城地界找找。”

富逢滴水不漏的話,並未讓司馬亮察覺不對。可偏偏這樣,司馬亮還是覺得有些問題。

稍作猶豫,司馬亮微微一笑。

“算了,冇有訊息就不用刻意找了。若是有緣,自然會見到小順子。若是冇機會,那就是註定了。”

“還有既然你有解決辦法,那我就跟你出去一趟吧。收買人心這種事,確實還要我親自出麵比較好。”

聽到司馬亮同意出行,富逢眉宇間放鬆了一些。

“若是這樣,那自然是最好。王爺打算什麼時候去啊,若是晚些的話,在下先過去知會一聲,然後在過來帶路。”

“現在就去,你跟我去後宅吧。我換一套衣物就出發。”司馬亮果斷回答。

“是,王爺。”

司馬亮回到後宅,然後讓寶兒準備了一套下人的衣物。

不太懂司馬亮的意思,寶兒穿衣服的時,問了幾句。

“夫君,你要出去做什麼事,需要這樣喬裝。是和姐夫來,有關係嗎?”

司馬亮點了點頭,冇有多說。

見此,寶兒也不再追問。

穿著完比,司馬亮看了一下自己的樣子。

“你還是有些顯眼,帶把扇子吧。”寶兒遞上一把摺扇。

“你這是傻了吧。大冷天的,帶什麼扇子啊。就這樣吧。”對於寶兒的行為,司馬亮有些哭笑不得。

“對哦,忘記了。”寶兒臉蛋一紅,有些不好意思。

看寶兒如此可愛,司馬亮有些忍不住,他伸出手捏了捏,對方的臉蛋。

“彆捏了。不是要走嗎?快去快回吧。”寶兒嘴上這麼說,但並冇有反抗司馬亮的行為。

“好,會快去快回的。你好好的在家等著吧。”司馬亮鬆開手,然後拿著紙扇轉身離開了。

“夫君,你不是說,不合理。為什麼還拿。”

“不合理歸不合理,拿歸拿,兩碼事。”司馬亮擺了擺扇子,然後拉門而出。

“夫君,真是奇怪。”看著司馬亮離開,寶兒傻傻一笑。

出了門,司馬亮和富逢會和。

兩人在下人的帶領下,來到王府最偏的一處側門。

避免引人注目,司馬亮和富逢決定步行一段路,然後再找一輛馬車前往。

空中飄著點點晶瑩,司馬亮穿的嚴嚴實實。可腰間的那把紙扇,卻是那麼不合時宜。身後的富逢見此,有些納悶。

王爺這是做什麼?是有深意?還是說亂拿的?

富逢不太理解,但為了避免他人起疑。他特意走慢了一些,用身子幫忙擋住紙扇。

本來富逢是裝成公子哥模樣,司馬亮是下人。可這樣一調換位置,就顯得兩人有些古怪。

“你走前麵來啊。哪有我穿這樣在前麵的,而且你不是要帶路嗎?。”司馬亮停下腳步,看向富逢。

富逢看了看司馬亮的臉,然後看向他腰間的扇子。

注意到目光,司馬亮看了過去。

完了,忘記了。順手給彆上了。

原來富逢是為了擋這玩意?為什麼不早說啊。

司馬亮一下明白了對方的意思,然後尷尬的收起扇子。

“不錯,看來你很細心啊。這樣我更相信你了。”

司馬亮掩飾尷尬的話,讓富逢有點捉摸不透。他感覺司馬亮好像不是這個意思,但又似乎是這個意思。

可想了一會,他還是接受了司馬亮的說法。

富逢走到了司馬亮麵前,然後開始引路。

沿著小弄堂彎彎繞繞,富逢帶著司馬亮來到了一條大道。沿著路邊走了一會,兩人就坐上了一輛馬車。

看富逢如此順暢,司馬亮明白這是對方事先就準備好的。

路那麼熟,是走過幾遍嗎?還是記性好?

算了,這不重要,先看看富逢引薦的人吧。

待會該怎麼該用何種說辭呢?

司馬亮細想起,待會可能會遇到的問題。雖說收買人心這種事他做過不少,但還是要細想一下,不然,表現起來不會那麼流暢,會丟失不少上位者的威嚴。